Archive for category 国是

美军的软创新

(首发于《南方周末》,2016年5月12日)

每年夏天找各路名人到毕业典礼上演讲,已经成了中国高校的新时尚。哈工大请了一位刚刚在海外立下战功的解放军指挥官,他演讲的题目是特种部队的训练故事对即将步入职场的青年有什么启发。其内容新颖而发人深省,被追捧的热度直逼马云,被视为当年最好的演讲。

这个画面……当然没有真的发生。这其实是美国的事儿。2014年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毕业典礼请来了以前的校友,美国海军三栖特种部队(SEALs,一般叫海豹突击队)的一个军官,曾经参与指挥了击毙本·拉登的行动的William H. McRaven。他这篇演讲[1]的影响力...

宇航时代为何还未到来

(《飞碟探索》,2015年10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真是全世界天文、宇航、科幻和飞碟爱好者的黄金时代。美国刚刚完成登月,苏联雄心未死,中国跃跃欲试,月球已经在手,火星就在眼前。人们认为宇航时代即将到来,憧憬着自己在有生之年就能目睹无数外星基地的建成,甚至能够亲身参与星际旅游。

那时候大概没有任何人能想到,此后五十年内,我们不但没有迎来宇航时代,甚至没有人再次登录月球!

这件事是如此荒唐,有人甚至据此认为美国登月是假的 — 宇航时代为什么没有到来?因为技术上根本不可行!

这种阴谋论当然不足信,但这个问题是个好...

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消费文化,“庶民的胜利”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4年3月23日)

我们正处在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富足时代,而人类对此有点不太适应。首先身体上不适应,过去食物一直是短缺的,所以人要尽可能地吸收和存储脂肪,而今天的身体仍然这么做就导致了肥胖症的增多。其次大脑也不适应,过去信息短缺,很多人保留对任何印着字的东西都感兴趣的习惯,而今天如果还这么干就根本没时间处理真正有用的信息了。再者很多人在精神上也不太适应,人们很难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更好,悲观的预测总是很有市场,当今各国也许只有中国人对未来最乐观。

2013年一个有意思的新闻是瑞士准备搞一次全...

​载人航天的确是形象工程

关于载人航天,我想说两个一般人可能不太知道,或者不太愿意承认的事实。

第一,载人航天主要是个形象工程

航天很有用,但真正有用,能带来大规模经济效益和科研应用的航天活动,是卫星、太空望远镜和深空探测器,这些都是不需要载人的。

有人可能说宇航员可以在太空修复望远镜,NASA可能对外也会这么说。但有科学家(比如 Richard Muller)认为,这种行为的实际意义并不大。望远镜坏了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发射一个新的。载人航天,是一个非常贵而且也非常危险的活动。

有人可能认为航天员可以做实验。但事实是并没有多少...

工作输给机器人以后……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2年3月25日)

在《超级魔鬼经济学》这本畅销书中,作者非常庆幸,同时又非常得意地讲了一个关于马车的故事。今天反感汽车尾气的人可能会认为马车这种纯天然的交通工具更环保一点,但历史上马车其实是个环境灾难。在没有汽车的时代,马车是城市交通的主力,越是发达的城市就越需要马车。然而跟机器相比,马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所以马车其实很容易失控。不但如此,如果一匹马垮倒在街头,通常你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当场杀死,然后要等它的尸体腐烂以后才能被切块清除。这一切都使得马车造成的交通堵塞比今天汽车要严重得多。这还...

“北京共识”说的中国智慧

最近“北京共识”再次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不过这一次的主题是反对意见。比如北大姚洋MIT 的黄亚生等都写文章反思。但我遍观这些文章,发现这些反对“北京共识”的人,似乎没整明白到底什么是“北京共识”。

姚洋和黄亚生眼中的北京共识,就是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国进民退。正如黄亚生的文章所说,政府主导经济这个做法一点都不新鲜,历史上很多国家都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时代。而“国进民退”,更是当前世界各国的普遍趋势,金融危机以来更是如此,尽管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