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国是

封BT与中国P2P的未来

最近有好几件有意思的大事发生。哥本哈根正在开应对全球变暖的峰会,朝鲜突然均贫富一般地换发新货币,武汉至广州高铁通车。这三件事现在看起来已经很不简单,未来则都有可能对中国和整个世界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然而此时此刻,网上最热闹的话题却是广电总局封停了一系列的 BT 下载网站。这显然是个相当不得人心的“巨变”,网上很多文章都是情绪化地谩骂,本文试图以更为清醒的态度分析一下这个事件。

我认为,BT 被封的背后很可能没有什么阴谋。P2P下载作为一个行为,即使在在中国,也会与正版影视和谐共存。但 P2P 作为一个技术,即将过时。

一个...

穷人的普世价值

我听说有这么一种中学。在这个学校里,学生几乎没有任何自由。

怎么走路,怎么坐,走路的时候怎么拿东西,怎么回答问题,甚至上厕所之后怎么洗手,都有严格规定。

课堂上别的同学发言的时候,全班同学按规定动作看着他。在教室里,学生必须学会使用两种统一的音量说话,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使用哪种音量。如果哪个同学在课堂上有小动作,老师会立即停止上课,然后全班讨论怎么“帮助”他克服这个坏毛病。

这个学校的学生一般早上五六点钟就起床,在七点之前已经开始集体的学习。放学也比别的学校晚,一般要在下午六点以后,然后回家还要...

非功不侯的诺贝尔奖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中国人就要反思一下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本土科学家拿诺贝尔奖。我这两天看了不少这种反思文章,认为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除却和平奖和文学奖这两个特别不靠谱的奖项之外(如果诺贝尔奖只有这两项该多好啊 – 那样的话中国完全可以自行设立一个奖与之抗衡),诺贝尔奖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只看成果不看人。特别指出,这里所说的“成果”,不是你一生之中一系列 的大小成果都算,而是只看其中一个成果。也就是说,与其说诺贝尔奖是发给个人的,不如说它是发给特定的工作成果的。诺贝尔奖,不是什么“终生成就奖”。

汉...

这个时代的导播

哪怕最爱国的观众,也会痛骂CCTV转播阅兵的那个导播。
  
  不管用多少昂贵设备,再加上多少次重大活动,也喂不出来一个合格的央视导播。这次转播阅兵据说特意装备了什么“飞猫”,“360度摄像机”,可是最后拍出来的效果仍然是非常之差。我自己的突出感受是对部队的近距离特写太少,全是远景,特别是高空俯拍镜头太多。这帮没见过市面的土人,是不是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有高空设备了不用白瞎啊。难道转播阅兵所需要的技术是如此之难,以至于诺大的中央台居然找不到一个好导播么?
  
  导播问题可能根本就不是技术问题。其实就算是用那...

中国人指望政府,美国人指望 X-Men

2008年以来中国似乎有一个趋势,这就是人民越来越不信任政府。从政府角度说,就是政府的公信力似乎在下降。很多人可能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政府。是政府的无能和腐败使得它失去了人民的信任。而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我认为现在人民越来越不信任政府,是因为中国人民进步了。
  
  并不是说政府没有跟上人民的进步,所以人民不信任政府。不管政府怎样,进步的人民本来就不应该信任政府。
  
  有些民主爱好者可能会说因为政府不是民选的,所以人民就不信任政府。美国政府是民选的,美国人民信任美国政府么?
  
...

中国的效率与男人的智商

2008年1月,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个在大多数国人看来很不起眼的“通知”。这个通知要求从当年6月1日起,“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 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后来我家人跟我说,哈尔滨的超市里面真的就不给免费塑料袋了,很多人像多年以前一样,自己拿着 购物袋去商店。在2008年中国众多的大事之中,这似乎是一件不能再小的小事,然而此事却在美国的几个可能特别有影响力的思想者的头脑中,产生了很大的波 澜。

Thomas Friedman 的 Hot, Flat and Crowded 这本书的第四部分说的是美国怎么办,而在这一部分的第一章,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