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Conventional Wisdom

高效能任性

(发表于《商界评论》,2015年第4期)

如果成功者都是坏人,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好人?

这句话不是反问,而是真诚的疑问。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好人会有好报,但这并没有什么科学根据。不仅如此,现在心理学家们搞了一系列最新的研究表明,得了“好报”的人,大多不是“好人”。

我们有时候会在决策中面临两个方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和对得起自己良心的方向。如果你是一个理性的人,你应该怎么选呢?


高效能人士的一个习惯

我最近看网上流传一篇文章《一到思考题》[1],其中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困境:假设你发现自己的上司...

高中是个把人分类的机器

(已发表于《中国青年报》,2015年3月30日)

中国的应试教育就如同不断恶化的空气质量: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大问题,但是大家都习惯了,仿佛这已经不是一个毛病,而是一个特色。想上名校,就得有为了考试而学习的觉悟。

可是河北衡水中学还是有本事把应试教育的问题玩得更大了。据报道[1],衡水中学是这么准备高考的:洗脑式的激情教育、高压式的管理和控制、反人性的成功学。学生们打饭跑操都带个小本子记单词,禁止任何娱乐活动,连课外书都不能看,“一名高一女生因为感冒嗓子疼,在自习课上喝了一口水,班主任便通知其远在邢台市的母亲来校,女生...

有一种歧视叫自利

(《瞭望东方周刊》,2014年12月25日)

我最近在微博推荐了哈佛大学搞的一个“内隐联系测验(IAT)”,这个测验可以用非常巧妙的办法发现一个人是否有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微博评论中有多人反馈,说他们的测试结果是他们对黑人的印象比对白人更好。看来恒大外援埃尔克森说得对,中国没有种族歧视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歧视。中国有地域歧视,有性别歧视,有年龄歧视,这些歧视并不比种族歧视好 — 而且如果你把它们想明白了,也许会发现种族歧视也没...

健康也是有价的

(此文是去年《万科周刊》的约稿,现在贴出来也不算晚。)

工作重要还是健康重要?这个问题不是心灵鸡汤问题,而是经济学问题。据统计,我国大城市白领中因为经常加班而处于过劳状态的接近六成,其亚健康的比例高达76%。每个人都知道加班可能损害健康,然而大多数人在工作和健康之间仍然选择了工作优先。某些心灵鸡汤派人士对此显然持鄙视的态度,难道你们不知道没有健康一切都是零么?这些人难道是集体处在一种非理性状态,都挣钱不要命了么?

如果每加班一小时都一定能使寿命减少五分钟,世界上恐怕不...

用癌症换核电的哲学计算

(果壳网,2011年3月22日)

与其说日本地震引发的核泄漏是对核电这种能源前途的考验,不如说是对公众科学素养的考验。“核”使人想到原子弹,本来就不是一个形象好的词,而“核电”则更进一步使人想到癌症。以前人们不喜欢核电,现在人们恐惧核电。最近“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甚至说核电“一旦出大事,四川话都面临消失的危险”。

其无知如此。

所以我们有必要看看核电站能出什么大事。最近有无数篇文章介绍核泄漏的相关知识,这些文章说来说去都是“日本目前辐射剂量多少,天然辐射剂...

科学无定论:从手机辐射到全球变暖

(《新知客》,2010年8月)

你相信全球变暖么?你相信手机辐射致癌么?这也许是两个愚蠢的提问 — 手机辐射和全球变暖是纯粹的科学问题,应该由科学家来回答。科学事实怎么能谈“相信不相信”呢?只能谈“知道不知道”,“理解不理解”,真是如此么?

好的科学家给人的印象常常是冷酷无情的真理提供者:他们从不考虑任何人的爱憎,敢于跟教会,政府和广大公众的偏见唱反调,是愚昧众生中的孤胆英雄。而一般人则应该学习科学家们提供的答案,最好再把答案传播出去,与利益集团和偏见无知者作斗争!不是么?比如全球变暖,2009年的调查显示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