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风头浪尖

从Web 2.0到推荐引擎2.0

(《新知客》,2010年9月)

互联网应用的新概念似乎总是层出不穷,然而相对于2005年前后中国一下子冒出来的一大批 web 2.0 网站和最近几年出现的“云计算”,此时此刻的互联网业界似乎有点沉闷。人们开始谈论,互联网下一个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百姓网 CEO 王建硕,最近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发表文章《2011年注定是中国互联网第三春》,提出一个五年周期理论,认为每隔五年左右就会有一批人出来创业,就会有一批风险投资周转完毕转而支持新的项目,这样经过这两年的沉闷,2011年必将有新东西爆发。王建硕看好...

交通灯,学校教育与小趋势

我每天上班要走一段差不多10英里的准高速路。在这种限速55又没有坡度的路上,开得快不快跟汽车的好坏没什么关系,完全取决于开车者的进取心。我有时候就很进取,识别前方每一辆开得慢的车,想方设法超过他们。但是这条路有五个交通灯。我经常左冲右突好不容易取得领先之后正好遇到红灯,眼睁睁地看着一辆慢车悠闲地跟上来停在我旁边。

只要路足够长,开得快当然有快的好处,你可能被这个灯拦下,但是也可能因为开得快而正好赶上躲过下一个灯。

可是如果车与车之间是一个比赛的关系,需要排名次的话,交通灯就是限制竞争。虽然快还是有快的好处,但...

足球的统计

《足球的逻辑》这篇得到了不少有益的批评,以至于我很想写一个修改版,不过更有意思的做法是接着另写一篇。

本文继续分析足球。更重要的是,这回终于可以提供一点数据支持了。

1. 防守与体能

足球比赛的一个一般规律是下半场比上半场容易进球。在以下几个大赛中,上下半场的进球比率分别是:

98年世界杯:上半场39.2%,下半场60.8%
02年世界杯:上半场41%,下半场59%
04年欧洲杯:上半场42.6%,下半场57.4%
06年世界杯:上半场47.5%,下半场52.5%

首先,关于为什么下半场进球多,你可以猜测是到下半场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有些比分落后的球...

足球的逻辑

最近看世界杯有感,本文试图提供一个关于现代足球的“统一理论”。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球迷,但进行了一点思考,查了一点资料,不吐不快,乃做此文。这个理论不是什么标新立异的一家之言,而是想从客观科学的角度,谈谈现代足球应该怎么踢。我将避免零碎的规律总结,而是尽量使用逻辑推理的办法去“推导”这套理 论,且看我说的对也不对。

1. 足球是一个防守比进攻容易的项目。

我在中学当过守门员。一开始都是在操场上用砖头摆门,以至于初中时候第一次跑到正规球场踢球,我被真正的球门震惊了。我感到球门这么大进球太容易了,怎么可能守住呢?...

我们能从机器人世界杯学到什么

(《新知客》,2010年6月)

“如果你不知道往哪踢,就往门里踢”,多年以前施拉普纳曾经这样教中国队。也许这只是德国人调侃,但很多球队即将怀着这样简明易懂的战术参加本届世界杯赛 — 好在他们不是去南非,而是去新加坡参加另一场世界杯足球赛:机器人的世界杯。这项由日本发起的赛事规模越来越大,它的目标是在2050年,让一支机器人足球队战胜人类世界杯冠军。人类球员对此不必过分担心,从目前的发展水平来看,我们距离把足球比赛外包给机器人的那一天还非常遥远。

即使是这样,我们仍然能从机器人比赛中学到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价值不是关...

数字如潮人如水

结果这篇文章被CCTV2《第1时间》报道了:

欢迎来到数字时代。很可能你已经有了能够随时随地上网的手机,玩3D网络游戏,想看任何电影都能在几小时甚至几秒钟之内下载到高清版本。十五年前尼葛洛庞 帝的《数字化生存》中描写的那个无限带宽,一千多个电视频道外加无处不在的界面友好的计算机的世界,正在慢慢变成现实。然而相对于我们正在经历的另一场静 悄悄的数字革命来说,这个把数字化等同于玩电脑的境界已经过时了。

有这么一位富有的美国老太太,她的业余爱好是赌博。她经常抱着小赌怡情 的态度光顾赌场,输点小钱从不放在心上。可是如果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