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Social Atom

权威的合法性从哪里来?

(首发于“得到”App付费专栏,2016年8月18日)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畅销书《大卫与歌利亚》可能很多人都已经读过了,我也曾经写过书评。这本书说的道理有点像中国人爱说的“辩证法”:强的东西可能是弱的,弱的东西也可能有强大的一面,最后也许匹夫就能逆袭。

今天我想说的是这本书中可能有点被忽视了的一个内容,它说的是权威的“合法性”。这个“合法性”,并非特指搞政论的人爱说的“政权合法性”,它跟民主选举之类可能没什么关系,倒是在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中都有用处。

小孩不服家长管教,学生蔑...

不服管的人永远是年轻

(首发于《罗辑思维》,2016年5月31日)

世界上有管人的人和被管的人,前者比后者幸福得多。似乎大多数人只能被管,但管与被管其实不是地位,而是思维模式。不论你比生活还是比工作,我敢说那些就算管不了别人也至少能做到不服管的人,都是赢家。

他们就如同王小波说的特立独行的猪一般健康而且能干 — 不过我这篇文章要说的道理,来自严肃的科学研究。


1. 恐怖养老院

1970年代,有人拿养老院里的老人做了个实验[1]。研究者让大学生来探望老人,这对寂寞的老人们是个福利,而且每人都会获得多次探望。老人们被分成两组。“强...

该死就死的市场经济

(《南方周末》,2015年4月16日)

我想讲两个关于进化的故事和一个关于垄断的故事,听完你可能会发现,一般人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是错的。

进化生物学家John Endler拿南美洲的孔雀鱼做过一次特别有意思的实验。他搞了十个鱼池来养这种长度只有两厘米的小鱼,每个池子底部有不同的鹅卵石或者碎石图案,并在一些池子中放入强弱不一的捕食者。结果仅仅过了十四个月各鱼池的情况就变得很不同。没有捕食者的鱼池中的孔雀鱼多有漂亮多彩的花纹,而那些生活在有捕食者的鱼池中的孔雀鱼都长得非常平庸,没什么色彩,身上的纹路也与池塘底部的石头相一致,显然是一...

怎样杀死海星

(已发表于《瞭望东方周刊》,2014年10月)

我知道这种类比可能会让人反感,但新疆暴恐案的恐怖分子和比特币、p2p盗版下载,以及维基百科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去中心化的组织形态。

我们熟悉的组织,比如公司、军队和政府,通常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底层听从中层指挥,中层接受高层领导,而高层则是整个组织的大脑,负责研究战略和制定计划。想要击溃一个这样的组织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司令部”消灭,整个组织就算不立即死亡也会瘫痪。

可是在网上反盗版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在互联网时代的最早期,所有公共内容都要放在中...

夺魁者本色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4年8月3日)

我上初中的时候经常踢足球,大部分男生都参加,而且是一本正经地分队比赛。有一次极其难得,几个女生要求跟着一起踢。她们在场上几乎不起作用,但已足够让我们受宠若惊。比赛中一个女生问了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令我终生难忘。

她问我,为什么球出界了让对方掷界外球 — 难道不应该谁踢出界谁负责把球捡回来发球吗?

苍天啊。掷界外球是一种权利!你想怎么发就怎么发,你获得了一次进攻的机会!但是女生不这么看。她们也许认为踢球是一种社交活动,就如同舞会,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跑到场外捡别人踢出去...

为什么高考作文题目是可预测的?

(百度知道,2014年6月2日)

很多中学老师认为高考题目是可以预测的,他们声称自己能感觉到出题的趋势,并且在考前帮着学生押题。我上学的时候总觉得押题是个不靠谱的事,难道出题的人没有自由意志吗?事实是,我们都没有自由意志。

百度最近出了个新东西,“百度预测”,目前提供针对世界杯、城市、景点和高考四大项目的预测。尤其在高考方面,百度通过数据分析认为[1]2014年高考作文题目将会出现在“时间的馈赠”、“生命的多彩”等六个领域之中,并且给出了各领域命中的精确概率。直接告诉你高考作文题是什么当然不可能,但是有了这个范围,学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