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美国

我看美国 -6- 聪明的高层和老实的基层

“Power is when we have every justification to kill, and we don’t.” — 《辛德勒的名单》

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我注意到硕士生和本科生的学位帽子形状差不多,上面都是一个规则不变形的方形,好像顶着一块硬纸板。而博士的帽子则完全不同,用软布 制成,也有棱角,但是戴在头上之后整个形状千变万化。我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历史和文化的渊源,但我对此有一个解释:硕士生和本科生对所学的东西只能说掌握谈 不上彻底领悟,所以办事情要循规蹈矩;而博士生应该已经顿悟,他们不是用崇敬而使用俯视的眼光去对待这点所谓知识,做事情当然可以从心所欲,思想象帽子一 ...

我看美国 -5- 关于律师的三个定律

假设中国和美国空间距离无比遥远,以至于国家只能派你一个人到美国出使,并命令你发电报报告美国强大的原因,电报上还只能写一句话,你写什么呢?是投票民 主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投票民主,怎么菲律宾,印尼他们就该贪污贪污该扯皮扯皮强大不了呢?亚洲四小龙经济起飞时期都不民主,怎么还能强大呢?
我认为这份电报上应该写两个字:法治。

法制在美国强大的历史过程中起的作用我不必多说:第一有了强制执行的法律人民才能有纪律,有了纪律才能分工协作;第二有了法制人和人之间才能有信任,有了信任才能有合同,有信用卡,有支票账户,现...

我看美国 -3- 言论自由与主流媒体

美国到底有没有言论自由,这个问题在国人中很有争议。一方面美国报纸上整天批评政府有时候还揭露黑幕,所以有人认为美国的确有言论自由;另一方面有人说要是真有言论自由为什么美国媒体上没有支持萨达姆和金正日的文章?
我的观点是美国的确有言论自由,这个自由是真的,但是有言论自由并不等于什么话都能出现在报纸上。同时我还想说明,言论自由不仅仅是批评政府的自由。

如果比较一下美国和香港台湾两地的媒体,一个人很可能得出结论说港台比美国有更多言论自由。港台媒体充满了政治八卦新闻,完全是从迎合读者而不是对社会 负责的角度去报道新...

我看美国 -2- 共和党还是民主党

如果胡锦涛在六中全会的报告中用三分之一的篇幅批评李银河,并且呼吁人大专门立法禁止换妻行为,不知道我国人民会作何感想。然而美国就是这么干的。几个月 以前布什呼吁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来禁止同性婚姻,是当时全国性的辩论话题。难道美国社会是如此的先进,在其他国家忙着扶贫,发展经济和反腐败的时候美国所 有的内忧外患只剩下了同性恋问题?又或者是美国的同性恋现象是如此的普遍,以至于一旦允许同性婚姻就会在缴税和福利方面对经济造成重大影响?

美国有伊拉克问题,有能源问题,有医疗保险问题,。。。可能还不比中国少。但是共和党一定要大...

我看美国 -1- 选举的三个境界

这几天正好赶上美国中期选举,昨天投票结果,民主党12年后重夺众议院,目前看掌握参议院也几成定局,到今天拉姆斯菲尔德辞职,真是一次精彩的选举游戏。 最近一个月以来油价降了一块多钱,大家都认为是共和党为了选举给老百姓点好处,昨天同事们还戏称说赶紧加油明天选举结束就要涨价了。我不太相信这个理论, 这不是赤裸裸的现用现交么?结果今天一上班别人就告诉我今天每加仑涨了10美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本文试图谈论我理解的美国选举。可能跟国内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太一样,美国现在选举的主要功能不是让好人上台让坏人下台,这样政客们为了选...

我看美国 前言

“中美比较学”一直是中文论坛的一门“显学”,有无穷多篇文章在讨论这两个国家哪个更适合中国人生存,哪个更有潜力,或者哪个即将崩溃。作为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六年多的人,我现在也打算写几篇文章谈谈美国。

在一个国家呆了六年也不见得就了解这个国家,何况像我跟这里的“社会”接触也不多。美国普通人的生活,或者说美国“社会”的情况,应该由那些跟美国人结了婚的人来写,或者至少是那些加入了美国国籍在这里生活了数十年的人。那么现在我凭什么要写?

因为我发现国内的朋友谈到美国仍然有些误解。一种是把美国神化,反正自由民主就是好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