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问题,制度问题,还是天气问题?

同人于野

古代中国要是遇上持续的不利天气影响农业,比如说大旱,好一点的皇帝首先会想到这是不是自己失德导致的?然后就斋戒沐浴,反省自己的过错,希望能感动上 天。今天我们看这些事情觉得很荒诞,古代二氧化碳排放量还不至于导致全球变暖,天气跟皇帝个人品质有什么关系?天气,纯粹是个客观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东 西。

其实一点都不荒诞。中国人书读得太多,出了什么问题一向都喜欢找主观原因,找领导人的原因,找制度的原因。古代的人认为天气 坏是因为君主品质恶劣,现代的人都说扯淡;可是当有人说古代的很多改朝换代事件只不过是因为当时天气不好,肯定要有不少人要开骂了。我国的哲学思想一直是 客观原因都是借口,就算有作用也不是主要作用。比如说一个小孩学习不好,大家一定会说是因为他自己不努力,如果他辩解说学习不好是因为家里隔壁是个商店太 吵,肯定有人说他狡辩。

商纣王为什么丢失了天下,周武王为什么得到天下,自古以来我国知识分子就喜欢解释成是因为纣王荒淫无道个 人品格有问题。其实纣王好色是好色,可是康熙也好色。纣王喜欢修了个灵台大工程,但是埃及法老们修的金字塔更大。纣王是杀了点人,但杀人本来就是商朝传 统,跟他伟大的列祖列宗相比,纣王杀的还算少的。商朝灭亡的真实原因其实是天气不好。以下抄潇水《青铜时代的蕨类战争》:
“从纣王的爷爷文丁 时代起,连连遭受自然灾害,王畿地区的洹水”一日三绝”,商朝经济与国力日渐衰弱,导致了四周方国开始敢于放肆地通过兼并周边小国而自我扩张。文丁老爷为 了遏止这种坏势头,就杀了周方国的领袖季历季牧师给大家看,结果激怒了周人。到了纣的老爹帝乙时代,东夷和周人开始从东西两个方向寻衅进攻,虽然都被镇压 下去了,但商王朝与周边方国之间历代积累的矛盾,互相进攻和杀戮,欠下的积久血债,至纣时已尖锐到了无法弥救的地步。
曾经有人做过统计,每次改朝换代,总伴随着气候的大波动,不是有了酷热旱灾,就是气温骤低导致北方游牧部落南下侵袭,以寻找粮食、草和居住点。商朝末年跟夏朝末年一样,也是干旱少雨。”

可见至少存在这么一种可能性,就是一个朝代的灭亡其实是因为正好赶上那几年气候不好。比如宋朝被蒙古人灭可能跟当时北方气候变冷有关。明朝末年可能本来 无论如何也不至于灭亡,只是可惜碰巧赶上了天灾导致农民起义太多(跟天灾相比,驿站下岗人员问题只能算小问题)。不过明朝更倒霉一些,除了气候之外还正好 赶上传染病流行,不然北京城也不至于那么容易被攻破。

除了天气之外,还有一个决定国家兴亡的重要因素,就是资源。为什么乾隆以后 清朝越来越弱?很可能不是嘉庆道光无能,而是人口急剧增多导致的资源匮乏。雍正朝首先推出摊丁入亩制度,不再按人头收税,到乾隆年间这个制度得以全面实施 的结果是农村人口激增。当人口突然增多却没有什么好的技术来提高土地产量的情况下一般人的生活水平必然下降。可见过去的人头税其实起到了一个计划生育的作 用。雍正当年估计没想到这一点吧。

清朝为什么不向宋朝明朝那样大力发展海上贸易?可能是因为木材不够。那时候木材是老百姓的主要能源和建筑材料,人口增加导致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木材奇缺。清朝一艘海船的造价是明朝的七倍,郑和下西洋用的那种大船在清朝已经根本造不起了。

明朝的海上贸易为什么不如宋朝发达?因为日本人学会当海盗了。还是客观原因。

甚至有人(《中国震撼世界》作者)提出,工业革命之所以没有在中国发生,并不是说因为中国古代不重视科学技术,而是当时人口太多导致能源不足。如果没有足够的能源,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是不可能出现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饥荒。有人认为中国饿死了三千万人,其实很多人是死于营养不良,得看怎么统计。不管怎么说吧,这次饥荒绝大多数 知识分子把它归咎于大跃进的政策失败。然而还有另一个解释,在我看来更有说服力。当时中国人口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激增,然而土地有限。特别注意一点当时中国 没有石油。一个是本国不产,大庆油田还没发现;一个是外国封锁,无法进口。如果没有石油就不能使用抽水机,土法灌溉下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农业的产量很可能是 无法养活那么多人的。再加上没有那么多汽车来运输调配粮食,导致饥荒是容易理解的。

最近的例子是朝鲜。朝鲜80年代也是”主题思想”,但是生活还不错,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因为西方对其制裁。关于朝鲜的饥荒与石油的关系,可以参考文佳筠写的《后石油时代的农业展望:北朝鲜与古巴的启示》这篇文章。

中国大街上有时候不少人随地吐痰,给人印象脏乱差,而美国街道干净整洁,可能很多人就得出结论是中国人素质问题。其实不是素质,是数量问题。美国人照样随地吐痰,纽约街道绝对不比上海干净。只不过美国很多小地方人口密度小而已。

这种“自然环境决定论”,其实早就有人提出来了,可以参考 Jared Diamond 的 《Guns, Germs, and Steel》和《Collapse》这两本书。

如果不看天气,不算资源,不问人口多少,把中国的什么问题都归结于人的素质和国家体制,这就是扯淡。然而我国文人恰恰是喜欢这么思维。比如说经常有人骂为什么北京要搞暂住证?为什么要有农村户口?为什么不允许人自由搬迁?看中国什么都不对,就是不知道去定量计算一下。

事实证明中国文人除了骂人之外就没有别的本事。当下中国文人的思维定势是这样的: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归结于政治不自由;解决的办法就是政治改革,改革的方向就是学美国。就是不去看看菲律宾也学美国,怎么经济整的还不如中国。

实际上中国的很多问题,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问题,都不是人的素质或者社会制度方面的主观原因造成的。这些问题恰恰是因为资源,人口和天气这些客观一时之 间我们无法改变的原因。我们受的教育总是强调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好像解决了”软件”问题才是根本上解决了问题。其实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渔不渔的问题,这 地方连鱼都没有我渔什么渔啊?


(12,907 views)
-------
Similar Posts:

49 Comments

  • #1 by goto2011 on 十一月 24, 2009 - 9:38 下午

    Reply Quote

    非常出色的文章。

  • #2 by baopao on 十二月 25, 2009 - 1:53 下午

    Reply Quote

    非常棒的新观念

  • #3 by qianli on 二月 14, 2010 - 1:40 上午

    Reply Quote

    郎咸平最近指出,薪资占GDP比重,“欧美最高平均为55%左右,南美州国家平均为38%左右,东南亚国家平均是28%左右,中东地区平均大约在25%左右,非州国家平均在20%以下……我告诉你们我们国家的薪资和GDP的比重只有百分之8”,全世界倒数第一。据刘植荣《世界工资研究》显示,中国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占GDP比例同样为159位——这还是在发展中国家的最低工资占GDP比例普遍高过发达国家的情况下。工资这么低,税是一毛钱也不少交,我国的财政收入在20年里增长了30倍,年均增长率19.5%,远远高于GDP的增速。而且税钱交了也是白交,全都被狗给吃了。据中新网报导,我国教育支出占GDP比例为2.6%,只有国际平均水平的一半;医疗卫生支出更是只有可怜的3.56%,美德英法没有一个国家是低于15%的。就这么3.56%还花不到老百姓头上,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中国的医疗公平性排名为全球倒数第四,80%的医疗资源被850万党政干部占用。我们的国足还要堕落多少年,才能混到全球倒数第四的水平?

    那省下来的钱被我们政府花到哪里去了?这还用我说吗,君不见当今中国满地的小白宫?据人民网报导,韩国首都一共只有公务车47辆,其中供领导使用的仅有4辆,而单单一个广东省国土厅,就可以一次性采购112辆CRV。王岐山曾在香港表示,中非合作峰会期间北京封存了50%的中央机关车辆和80%的市机关车辆,街上少了49万辆车,立即畅通无比,由此可以推算,北京的公车数量恐怕在80万辆以上,快要赶上香港的机动车数量总和了。08年公务员工资增幅达17.2%,几乎为GDP增速的两倍,世界各国公务员工资平均为最低工资的两倍,中国则为六倍。中国官方公布的每年的三公消费达到9000亿,足以支撑近30次08年美国大选!2005年中国行政管理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超过20%,是全世界行政成本最昂贵的国家之一,无怪乎在福布斯的全球负税痛苦榜上中国会排名第二,而且大有赶超第一名的趋势。

    经济方面的问题在国内还是可以公开谈论的,要看政治排名多半就要劈腿翻墙了——其实翻墙这个行为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透明国际”组织公布的全球廉洁度排名中,2009年中国再创新低,全球排名第79位——说实话,不是179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在英国《经济学家》的民主指数排名中,中国的表现更是惨不忍睹,我快速滚动鼠标,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我伟大的祖国。“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报告指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全球排名倒数第八。在《华盛顿邮报》的世界十大独裁者排名中,我国国王位居第六。前段时间“自由之家”组织搞了个全球国家自由度排名,新华网对此进行了报导,标题叫《美国评选出全球最不自由九个国家,朝鲜排第一》,聪明的你应该能猜出中国排在第几了吧?为了安抚大家受伤的心灵,我也有些好消息告诉大家:在中国科学院公布的《全球“国家健康状况”排行榜》中,我国在45个国家中排名第13位,处于“健康达标型”国家行列;在《全球“国家责任指数”排行榜》中,中国名列第一,美国则是倒数第一!你看,我们自己搞一套奇特标准出来,马上就牛逼了。很可惜,这个世界上还缺一个“脸皮厚度排行榜”。

    放眼这个国家,我们的教育部、卫生部、财政部、文化部、工信部、外交部、中宣部、计生办、网管办、国新办、证监会、国资委、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广电总局、铁路局、国土局、房产局、国税局、地税局、交管局、药管局、环保局、地震局、房管所、版署、作协、城管、CCTV、网瘾治疗所、中石化、电信网通、GFW、砖家叫兽、开发商……哪个他妈的有国足强?从“纵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到“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余秋雨,从“外地人进京应该实行准入制度”的张惟英到“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的孙东东,从“他胃疼关你什么事”的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到“从常理分析”的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从“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的逯军到“你们算个屁”的林嘉祥,从“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到“让领导先走”的新疆克拉玛依教委,从“中国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的唐家璇到“中国人权至少比美国好五倍”的沙祖康,从纸板老虎三鹿奶粉俯卧撑躲猫猫纸巾开手铐鞋带上吊到“我本人没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的胡锦涛,哪个不比“我的护球像亨利”更有内涵?

    相比这个社会的其它方面而言,国足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的骄傲了,至少他们曾杀进过世界杯32强,就在我码字的时候还3:0痛洗了韩国二队呢。要知道,我们的国足虽然踢得臭,但是他们从不避讳这一点,在中国,骂国足不仅没有任何风险,而且还可以骂出风格、骂出水平、骂出花样;相反,我们的政府虽然比国足还要臭,但你要稍微牢骚几句,不被跨省追捕,也要被网络上无数的脑残喷死。如今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国足的评价是多么得不公,终于成为了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每当看社会新闻气到吐血的时候,只有国家队的比赛,才能弭平我心灵的创伤。
    ——————针对这些社会现实,大家怎么看呢?

    不好意思,我更把这里当做了一个众人发表想法的公共舞台,实在是因为博主水平高,呵呵

  • #4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5, 2010 - 2:33 下午

    Reply Quote

    针对这些社会现实,大家怎么看呢?
    =====================
    我也在发达国家居住多年,却没有感觉到现在中国人过的日子比他们艰苦多少。所以,这些数字(例如8%)非常可疑。住在任何一个国家,要去寻找可气的事情,都是一抓一大把。只不过,在“民主”国家,你骂也没对象,谁让你们这些蠢货把他们这些蠢货“选”上去了?只好骂自己了。

  • #5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5, 2010 - 4:14 下午

    Reply Quote

    3楼这篇文章数字不可信:
    再比如郎咸平最近指出,薪资占GDP比重,“欧美最高平均为55%左右,南美州国家平均为38%左右,东南亚国家平均是28%左右,中东地区平均大约在25%左右,非州国家平均在20%以下……我告诉你们我们国家的薪资和GDP的比重只有百分之8”,全世界倒数第一。
    ==============================
    2007年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786元,城镇人口59379万人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140元,农村人口72750万人
    加起来,2007年全国人民的收入为111978亿元

    而07年中国的GDP为246619亿元。

    除一下,07年中国GDP中劳动收入占比重为45.4%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http://www.stats.gov.cn/

  • #6 by feiqu on 二月 16, 2010 - 12:59 上午

    Reply Quote

    哈哈,薪资和可支配收入应该是两码事吧?
    还有,楼上的没在中国农村待过吗?就算是在城市,做为“蚁民”的刚毕业大学生族群的生存状态您了解吗?不要说大学生了,我认识的一个中科院博士,工作两年,吃不饱饿不死,完全不敢奢望买房,结果一场大病,欠债十几万,他们书记戏称她是“新社会因病致贫的典型”,就因为救命的药品不在基本保险范围内。而另一位在德国的,遭遇车祸,医药费20万欧元,自己负担的微乎其微,休养之后回国还有余钱。
    有民主,这次选上了蠢货不但可以骂,还可以下次把它选下来,甚至可以直接弹劾让其马上下台。没有民主,我们只能任蠢货宰割,花我们的钱,还要封我们的网!

    • #7 by titan on 二月 16, 2010 - 3:22 下午

      Reply Quote

      从最后一句话看,你要不就是没看过选举,要不就在说瞎话。

  • #8 by feiqu on 二月 16, 2010 - 1:17 上午

    Reply Quote

    不是什么问题都是人口素质和国家体制的原因,但我认为大部份原因是国家体制问题,中国人不比其他国家的人笨也不比其他国家的人聪明,但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却的的确确是在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实行的专制制度。
    确实有很多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经济发展不如中国,但这不是中国不该实行民主制度的理由,也许实行了民主制度中国会发展得更好呢?不真正的实践谁也不知道。
    民主制度的强项是纠错,错了就能改,专制制度错了也不改,只能将错就错,死了算!
    还有,真的会有人乐观到以为20年前的坦克不会再碾压到自己吗?在一个政大于一切的国家,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

  • #9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5:31 下午

    Reply Quote

    不是什么问题都是人口素质和国家体制的原因,但我认为大部份原因是国家体制问题,中国人不比其他国家的人笨也不比其他国家的人聪明,但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却的的确确是在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实行的专制制度。
    ==================
    中国60年来的发展速度是全球第一。

    确实有很多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经济发展不如中国,但这不是中国不该实行民主制度的理由,也许实行了民主制度中国会发展得更好呢?不真正的实践谁也不知道。
    ======================
    谁说没有实践过?好几次都失败了。

    民主制度的强项是纠错,错了就能改,专制制度错了也不改,只能将错就错,死了算!
    ====================
    这是胡扯。

    还有,真的会有人乐观到以为20年前的坦克不会再碾压到自己吗?在一个政大于一切的国家,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
    ============================
    坦克压死的概率比死于交通事故小多了,哪里都不安全。

  • #10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7:28 下午

    Reply Quote

    哈哈,薪资和可支配收入应该是两码事吧?
    ======================
    哪个多?同样的总量,薪资用在职人数平均,可支配收入用全人口平均。

    这位翻墙高手天天看FLG被彻底洗脑,已经残疾了。

  • #11 by feiqu on 二月 17, 2010 - 8:22 下午

    Reply Quote

    不要做人身攻击,这会让我羞于与您辩论。
    如果不同意我的观点请拿事实来,不要下诸如“胡扯”这样的结论,这决不是科学主义者的作风。
    1,中国的发展是在改革开放的后30年,平均8%的增长率,比起当年斯大林时期的十几年每年15%的增长率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如果只看增长率,是不是全世界都得回去请斯大林来统治?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现行的是专制制度,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是这样的制度。
    2,对于胡扯这样的结论,我没有办法回应。
    3,在非战争状态下,在中国被坦克压死的概率应该还是比其他国家高吧?嗯,也许比朝鲜要小。楼上的那么喜欢专制,有没有兴趣移民朝鲜啊?
    (顺便提一句,现代人类的第一大杀手还是呼吸道疾病,希望大家珍视生命,远离感冒。)
    4,我不是翻墙高手,上礼拜刚学会翻墙,因为我们小区的网被中国电信强制装了绿坝,很多我常上的国内网站都上不去了,不得已做为电脑白痴的我紧急求救,才有好心人教会了翻墙。所以您所说的FLG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是在国外的政论性网站吗?给个链接看看,我真的有兴趣。楼上的见多识广,能不能推荐一些翻墙才能看到的国外的好网站?别让我白学会了翻墙。
    事实上我在很多方面都是菜鸟,对经济、政治方面的问题并没有办法很好的有理有据的辩论,所以我建议楼上的可以去看看牛博国际,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莫之许和醉钢琴,他们都是专业人士,也许您能发现一个新天地也说不定。
    就像真正的精神病很少认为自己精神有问一样,真正被洗脑了的人也很少认为自己被洗脑了。
    至于您所推荐的那篇文章我看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一个人吃了个鸡蛋说不好吃,母鸡说:“不好吃?不好吃你下一个我尝尝。”
    还有,我确实是残疾,不良于行,至少目前是。

    • #12 by 假同人于野 on 八月 27, 2010 - 8:25 下午

      Reply Quote

      我认同feiqu先生的观点,博主这篇文章本要指出人们思维之中的不合理出,但却有些矫枉过正。比如大跃进一段,只说没石油,少化肥,而不讲由于人为的原因,在地里糟践了多少粮食,老辈人都知道的。

  • #13 by feiqu on 二月 17, 2010 - 8:44 下午

    Reply Quote

    还有,中国从近代到现代确实有过多次的民主尝试,但都没有真正做到民主,甚至其实离真正的民主还很远就已经失败了。但与我们同文同种的台湾确实是在走向民主,不管他们的民主有多少缺陷,起码他们已经“在路上”了。特别是这次台湾大选,让我觉得看到了民主的希望。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民主,我自问不是搞政治的料,实际上也没太大兴趣,因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而我的特长显然不在这上。但我花钱上了网却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一问,原来是有人拿了我的钱(税)来封我的网,想不说草泥马都难了点吧?上世纪三十年代,有大学生问鲁迅:“做为大学生我们应当争取什么?”鲁迅回答说:“我们应当先争取言论自由,之后我再告诉你我们应当争取什么。”7、80年过去了,言论自由原来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 #14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10:47 下午

    Reply Quote

    呵呵,不必去看什么牛博了,最好你自己去发达的“民主”国家生活一段时间,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曾经在那里生活了十年,六十年代也挨过饿,但是没见到一个饿死的。纸上得来终觉浅,坐而论不如起而行,如今出国如此自由,何不出去多住几年?
    关于被坦克压死,那都是自己专程找了去的,只要你不特意跑去,不会碰上;而交通事故,倒是躲不掉的,人总不能不出门。

  • #15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11:56 下午

    Reply Quote

    再给你推荐一篇关于中国民主之实证研究的:
    http://news.ifeng.com/opinion/meiti/ph/200904/0403_1901_1090752.shtml

  • #16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2:11 上午

    Reply Quote

    六十年代我的确还没出生,但我奶奶是那会儿饿死的,我父亲、外公都是亲历者,亲自下乡去参与救人,死了多少人他们不会说谎。而且我相信真相始终在那儿,也在您自己的心里。
    不瞒您说,我确实很想出国,不过目前力有未逮而已。
    不过虽然自己没能出去,不等于不能接触已出去过和正在外面的人,我想该明白的您也应该明白,没有什么地方是天堂,我们只能致力于把自己的处境弄得更好一点。
    至于20年前的事,我确确实实认识有无辜失踪者。而且,为什么做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主人)不能在自己的国土上发表言论,不能在自己的首都待着,否则就会面临残酷的死亡?人既然可以闭上自己的嘴,也应该可以不出门,这样世界就太平了,是不是?
    您不至于胆小或傲慢到就不尝试一下,看看别人(专业人士)是怎么说的了吧?
    我毫不怀疑得相信,您一定不是搞政治学或经济学的,因为您的许多观念都太不专业了,不专业到连我这个外行都一下子就看得出来。
    关于六十年代的事,有一本杨继绳的《墓碑》,网上应该能找到,虽然是禁书。里面有详尽的史料和比较reasonable的分析,建议您去看看。不要说那是纸上得来的,至少他提到的我外公的那一段没说错,而且那段历史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所争的只是到底死了多少而已。

  • #17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2:24 上午

    Reply Quote

    如果您是个科学主义者,您就应该明白,我们所有的研究都是基于前人的基础之上,我们没有可能把所有的实验都再证实一遍,所以我们必须相信应该相信的。而且从社会学的角度说,一个人的经历和感受都是没有统计学意义的,民主做为一种普世价值却是经过无数论证的。我不认为我会傻屄到以为需要到国外去生活才会认识到什么是民主。

  • #18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06 上午

    Reply Quote

    您所推荐的文章我看了,不好意思,应该完全没有达到您所希望达到的效果。这个文章提出了一个很滑稽的术语:实质民主,接着引出了一个很滑稽的推论:在实质民主的国家,领导人只要有一个行为犯了众怒,他的legitimacy(合法性)立刻就失去了。很抱歉,没有监督就没有民主,我们有的就TM是专制。至于我们的所谓领导人有多少行为犯众怒就不用说了,远的血案就不提了,就离我们最近最切身的房价、拆迁、绿坝、黄短信,哪样不是犯众怒?失去合法性了吗?哈哈,应该说从来就没有合法过。您知道另一个滑稽事吗?TG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法的政党,因为它从来就没有依照宪法登记注册过。搞笑吧?一个非法的政党“合法的”统治了我们60年。
    至于我们的国民性,很悲哀,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改变。前一段时间,出于一些特殊原因,我看了不少篇《论语》,通篇只看到了一个字“礼”(鲁迅看到的是“吃人”)。在我看来“礼”就是不平等就是不自由,就是对人性的束缚。时至今日,不会再有人还会认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了吧?可是离开这个概念,在现实生活中这个观念实际上还是像幽灵一样影响着我们的方方面面,影响着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所以这就需要有人大喊一下,其实这个就是那个,其实皇帝就是没有穿衣服。也许喊了也没人听见,喊了也没人理会,但是如果一直不停的喊下去,总会有点效果吧?“因”与“果”在哲学上的关系还没有人能扯清楚,那我们不为“果”就光喊喊也行吧!
    对不起,一不小心就激动了。

  • #19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25 上午

    Reply Quote

    给您一个链接
    http://www.bullock.cn/blogs/drunkpiano/archives/69484.aspx
    讲《历史的终结》的

  • #20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8, 2010 - 4:18 下午

    Reply Quote

    看了你的《历史的终结》,可惜福山自己也不信那一套了。民主是什么?用数脑袋代替打破脑袋。确实成本下降了,可是无论是数脑袋还是打破脑袋,能导致正确的决策吗?理论上讲不通。我是搞科学的,博主也是,科学是一个极为成功靠得住的体系,看起来十分“民主”,任何人,不论种族性别出身谁都可以发言,但是有个条件,你那个发言不够水准就上不了专业杂志,一个行当里打头碰脸就那几位爷和他们的徒子徒孙,其他人想发言先去二十年寒窗。民间科学家天天推翻相对论也没人搭理,哥猜家的论文放在 素质问题,制度问题,还是天气问题? « 学而时嘻之

    素质问题,制度问题,还是天气问题?

    同人于野

    古代中国要是遇上持续的不利天气影响农业,比如说大旱,好一点的皇帝首先会想到这是不是自己失德导致的?然后就斋戒沐浴,反省自己的过错,希望能感动上 天。今天我们看这些事情觉得很荒诞,古代二氧化碳排放量还不至于导致全球变暖,天气跟皇帝个人品质有什么关系?天气,纯粹是个客观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东 西。

    其实一点都不荒诞。中国人书读得太多,出了什么问题一向都喜欢找主观原因,找领导人的原因,找制度的原因。古代的人认为天气 坏是因为君主品质恶劣,现代的人都说扯淡;可是当有人说古代的很多改朝换代事件只不过是因为当时天气不好,肯定要有不少人要开骂了。我国的哲学思想一直是 客观原因都是借口,就算有作用也不是主要作用。比如说一个小孩学习不好,大家一定会说是因为他自己不努力,如果他辩解说学习不好是因为家里隔壁是个商店太 吵,肯定有人说他狡辩。

    商纣王为什么丢失了天下,周武王为什么得到天下,自古以来我国知识分子就喜欢解释成是因为纣王荒淫无道个 人品格有问题。其实纣王好色是好色,可是康熙也好色。纣王喜欢修了个灵台大工程,但是埃及法老们修的金字塔更大。纣王是杀了点人,但杀人本来就是商朝传 统,跟他伟大的列祖列宗相比,纣王杀的还算少的。商朝灭亡的真实原因其实是天气不好。以下抄潇水《青铜时代的蕨类战争》:
    “从纣王的爷爷文丁 时代起,连连遭受自然灾害,王畿地区的洹水”一日三绝”,商朝经济与国力日渐衰弱,导致了四周方国开始敢于放肆地通过兼并周边小国而自我扩张。文丁老爷为 了遏止这种坏势头,就杀了周方国的领袖季历季牧师给大家看,结果激怒了周人。到了纣的老爹帝乙时代,东夷和周人开始从东西两个方向寻衅进攻,虽然都被镇压 下去了,但商王朝与周边方国之间历代积累的矛盾,互相进攻和杀戮,欠下的积久血债,至纣时已尖锐到了无法弥救的地步。
    曾经有人做过统计,每次改朝换代,总伴随着气候的大波动,不是有了酷热旱灾,就是气温骤低导致北方游牧部落南下侵袭,以寻找粮食、草和居住点。商朝末年跟夏朝末年一样,也是干旱少雨。”

    可见至少存在这么一种可能性,就是一个朝代的灭亡其实是因为正好赶上那几年气候不好。比如宋朝被蒙古人灭可能跟当时北方气候变冷有关。明朝末年可能本来 无论如何也不至于灭亡,只是可惜碰巧赶上了天灾导致农民起义太多(跟天灾相比,驿站下岗人员问题只能算小问题)。不过明朝更倒霉一些,除了气候之外还正好 赶上传染病流行,不然北京城也不至于那么容易被攻破。

    除了天气之外,还有一个决定国家兴亡的重要因素,就是资源。为什么乾隆以后 清朝越来越弱?很可能不是嘉庆道光无能,而是人口急剧增多导致的资源匮乏。雍正朝首先推出摊丁入亩制度,不再按人头收税,到乾隆年间这个制度得以全面实施 的结果是农村人口激增。当人口突然增多却没有什么好的技术来提高土地产量的情况下一般人的生活水平必然下降。可见过去的人头税其实起到了一个计划生育的作 用。雍正当年估计没想到这一点吧。

    清朝为什么不向宋朝明朝那样大力发展海上贸易?可能是因为木材不够。那时候木材是老百姓的主要能源和建筑材料,人口增加导致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木材奇缺。清朝一艘海船的造价是明朝的七倍,郑和下西洋用的那种大船在清朝已经根本造不起了。

    明朝的海上贸易为什么不如宋朝发达?因为日本人学会当海盗了。还是客观原因。

    甚至有人(《中国震撼世界》作者)提出,工业革命之所以没有在中国发生,并不是说因为中国古代不重视科学技术,而是当时人口太多导致能源不足。如果没有足够的能源,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是不可能出现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饥荒。有人认为中国饿死了三千万人,其实很多人是死于营养不良,得看怎么统计。不管怎么说吧,这次饥荒绝大多数 知识分子把它归咎于大跃进的政策失败。然而还有另一个解释,在我看来更有说服力。当时中国人口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激增,然而土地有限。特别注意一点当时中国 没有石油。一个是本国不产,大庆油田还没发现;一个是外国封锁,无法进口。如果没有石油就不能使用抽水机,土法灌溉下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农业的产量很可能是 无法养活那么多人的。再加上没有那么多汽车来运输调配粮食,导致饥荒是容易理解的。

    最近的例子是朝鲜。朝鲜80年代也是”主题思想”,但是生活还不错,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因为西方对其制裁。关于朝鲜的饥荒与石油的关系,可以参考文佳筠写的《后石油时代的农业展望:北朝鲜与古巴的启示》这篇文章。

    中国大街上有时候不少人随地吐痰,给人印象脏乱差,而美国街道干净整洁,可能很多人就得出结论是中国人素质问题。其实不是素质,是数量问题。美国人照样随地吐痰,纽约街道绝对不比上海干净。只不过美国很多小地方人口密度小而已。

    这种“自然环境决定论”,其实早就有人提出来了,可以参考 Jared Diamond 的 《Guns, Germs, and Steel》和《Collapse》这两本书。

    如果不看天气,不算资源,不问人口多少,把中国的什么问题都归结于人的素质和国家体制,这就是扯淡。然而我国文人恰恰是喜欢这么思维。比如说经常有人骂为什么北京要搞暂住证?为什么要有农村户口?为什么不允许人自由搬迁?看中国什么都不对,就是不知道去定量计算一下。

    事实证明中国文人除了骂人之外就没有别的本事。当下中国文人的思维定势是这样的: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归结于政治不自由;解决的办法就是政治改革,改革的方向就是学美国。就是不去看看菲律宾也学美国,怎么经济整的还不如中国。

    实际上中国的很多问题,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问题,都不是人的素质或者社会制度方面的主观原因造成的。这些问题恰恰是因为资源,人口和天气这些客观一时之 间我们无法改变的原因。我们受的教育总是强调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好像解决了”软件”问题才是根本上解决了问题。其实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渔不渔的问题,这 地方连鱼都没有我渔什么渔啊?


    (12,907 views)
    -------
    Similar Posts:

    49 Comments

    • #1 by goto2011 on 十一月 24, 2009 - 9:38 下午

      Reply Quote

      非常出色的文章。

    • #2 by baopao on 十二月 25, 2009 - 1:53 下午

      Reply Quote

      非常棒的新观念

    • #3 by qianli on 二月 14, 2010 - 1:40 上午

      Reply Quote

      郎咸平最近指出,薪资占GDP比重,“欧美最高平均为55%左右,南美州国家平均为38%左右,东南亚国家平均是28%左右,中东地区平均大约在25%左右,非州国家平均在20%以下……我告诉你们我们国家的薪资和GDP的比重只有百分之8”,全世界倒数第一。据刘植荣《世界工资研究》显示,中国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占GDP比例同样为159位——这还是在发展中国家的最低工资占GDP比例普遍高过发达国家的情况下。工资这么低,税是一毛钱也不少交,我国的财政收入在20年里增长了30倍,年均增长率19.5%,远远高于GDP的增速。而且税钱交了也是白交,全都被狗给吃了。据中新网报导,我国教育支出占GDP比例为2.6%,只有国际平均水平的一半;医疗卫生支出更是只有可怜的3.56%,美德英法没有一个国家是低于15%的。就这么3.56%还花不到老百姓头上,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中国的医疗公平性排名为全球倒数第四,80%的医疗资源被850万党政干部占用。我们的国足还要堕落多少年,才能混到全球倒数第四的水平?

      那省下来的钱被我们政府花到哪里去了?这还用我说吗,君不见当今中国满地的小白宫?据人民网报导,韩国首都一共只有公务车47辆,其中供领导使用的仅有4辆,而单单一个广东省国土厅,就可以一次性采购112辆CRV。王岐山曾在香港表示,中非合作峰会期间北京封存了50%的中央机关车辆和80%的市机关车辆,街上少了49万辆车,立即畅通无比,由此可以推算,北京的公车数量恐怕在80万辆以上,快要赶上香港的机动车数量总和了。08年公务员工资增幅达17.2%,几乎为GDP增速的两倍,世界各国公务员工资平均为最低工资的两倍,中国则为六倍。中国官方公布的每年的三公消费达到9000亿,足以支撑近30次08年美国大选!2005年中国行政管理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超过20%,是全世界行政成本最昂贵的国家之一,无怪乎在福布斯的全球负税痛苦榜上中国会排名第二,而且大有赶超第一名的趋势。

      经济方面的问题在国内还是可以公开谈论的,要看政治排名多半就要劈腿翻墙了——其实翻墙这个行为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透明国际”组织公布的全球廉洁度排名中,2009年中国再创新低,全球排名第79位——说实话,不是179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在英国《经济学家》的民主指数排名中,中国的表现更是惨不忍睹,我快速滚动鼠标,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我伟大的祖国。“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报告指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全球排名倒数第八。在《华盛顿邮报》的世界十大独裁者排名中,我国国王位居第六。前段时间“自由之家”组织搞了个全球国家自由度排名,新华网对此进行了报导,标题叫《美国评选出全球最不自由九个国家,朝鲜排第一》,聪明的你应该能猜出中国排在第几了吧?为了安抚大家受伤的心灵,我也有些好消息告诉大家:在中国科学院公布的《全球“国家健康状况”排行榜》中,我国在45个国家中排名第13位,处于“健康达标型”国家行列;在《全球“国家责任指数”排行榜》中,中国名列第一,美国则是倒数第一!你看,我们自己搞一套奇特标准出来,马上就牛逼了。很可惜,这个世界上还缺一个“脸皮厚度排行榜”。

      放眼这个国家,我们的教育部、卫生部、财政部、文化部、工信部、外交部、中宣部、计生办、网管办、国新办、证监会、国资委、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广电总局、铁路局、国土局、房产局、国税局、地税局、交管局、药管局、环保局、地震局、房管所、版署、作协、城管、CCTV、网瘾治疗所、中石化、电信网通、GFW、砖家叫兽、开发商……哪个他妈的有国足强?从“纵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到“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余秋雨,从“外地人进京应该实行准入制度”的张惟英到“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的孙东东,从“他胃疼关你什么事”的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到“从常理分析”的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从“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的逯军到“你们算个屁”的林嘉祥,从“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到“让领导先走”的新疆克拉玛依教委,从“中国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的唐家璇到“中国人权至少比美国好五倍”的沙祖康,从纸板老虎三鹿奶粉俯卧撑躲猫猫纸巾开手铐鞋带上吊到“我本人没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的胡锦涛,哪个不比“我的护球像亨利”更有内涵?

      相比这个社会的其它方面而言,国足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的骄傲了,至少他们曾杀进过世界杯32强,就在我码字的时候还3:0痛洗了韩国二队呢。要知道,我们的国足虽然踢得臭,但是他们从不避讳这一点,在中国,骂国足不仅没有任何风险,而且还可以骂出风格、骂出水平、骂出花样;相反,我们的政府虽然比国足还要臭,但你要稍微牢骚几句,不被跨省追捕,也要被网络上无数的脑残喷死。如今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国足的评价是多么得不公,终于成为了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每当看社会新闻气到吐血的时候,只有国家队的比赛,才能弭平我心灵的创伤。
      ——————针对这些社会现实,大家怎么看呢?

      不好意思,我更把这里当做了一个众人发表想法的公共舞台,实在是因为博主水平高,呵呵

    • #4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5, 2010 - 2:33 下午

      Reply Quote

      针对这些社会现实,大家怎么看呢?
      =====================
      我也在发达国家居住多年,却没有感觉到现在中国人过的日子比他们艰苦多少。所以,这些数字(例如8%)非常可疑。住在任何一个国家,要去寻找可气的事情,都是一抓一大把。只不过,在“民主”国家,你骂也没对象,谁让你们这些蠢货把他们这些蠢货“选”上去了?只好骂自己了。

    • #5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5, 2010 - 4:14 下午

      Reply Quote

      3楼这篇文章数字不可信:
      再比如郎咸平最近指出,薪资占GDP比重,“欧美最高平均为55%左右,南美州国家平均为38%左右,东南亚国家平均是28%左右,中东地区平均大约在25%左右,非州国家平均在20%以下……我告诉你们我们国家的薪资和GDP的比重只有百分之8”,全世界倒数第一。
      ==============================
      2007年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786元,城镇人口59379万人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140元,农村人口72750万人
      加起来,2007年全国人民的收入为111978亿元

      而07年中国的GDP为246619亿元。

      除一下,07年中国GDP中劳动收入占比重为45.4%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http://www.stats.gov.cn/

    • #6 by feiqu on 二月 16, 2010 - 12:59 上午

      Reply Quote

      哈哈,薪资和可支配收入应该是两码事吧?
      还有,楼上的没在中国农村待过吗?就算是在城市,做为“蚁民”的刚毕业大学生族群的生存状态您了解吗?不要说大学生了,我认识的一个中科院博士,工作两年,吃不饱饿不死,完全不敢奢望买房,结果一场大病,欠债十几万,他们书记戏称她是“新社会因病致贫的典型”,就因为救命的药品不在基本保险范围内。而另一位在德国的,遭遇车祸,医药费20万欧元,自己负担的微乎其微,休养之后回国还有余钱。
      有民主,这次选上了蠢货不但可以骂,还可以下次把它选下来,甚至可以直接弹劾让其马上下台。没有民主,我们只能任蠢货宰割,花我们的钱,还要封我们的网!

      • #7 by titan on 二月 16, 2010 - 3:22 下午

        Reply Quote

        从最后一句话看,你要不就是没看过选举,要不就在说瞎话。

    • #8 by feiqu on 二月 16, 2010 - 1:17 上午

      Reply Quote

      不是什么问题都是人口素质和国家体制的原因,但我认为大部份原因是国家体制问题,中国人不比其他国家的人笨也不比其他国家的人聪明,但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却的的确确是在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实行的专制制度。
      确实有很多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经济发展不如中国,但这不是中国不该实行民主制度的理由,也许实行了民主制度中国会发展得更好呢?不真正的实践谁也不知道。
      民主制度的强项是纠错,错了就能改,专制制度错了也不改,只能将错就错,死了算!
      还有,真的会有人乐观到以为20年前的坦克不会再碾压到自己吗?在一个政大于一切的国家,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

    • #9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5:31 下午

      Reply Quote

      不是什么问题都是人口素质和国家体制的原因,但我认为大部份原因是国家体制问题,中国人不比其他国家的人笨也不比其他国家的人聪明,但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却的的确确是在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实行的专制制度。
      ==================
      中国60年来的发展速度是全球第一。

      确实有很多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经济发展不如中国,但这不是中国不该实行民主制度的理由,也许实行了民主制度中国会发展得更好呢?不真正的实践谁也不知道。
      ======================
      谁说没有实践过?好几次都失败了。

      民主制度的强项是纠错,错了就能改,专制制度错了也不改,只能将错就错,死了算!
      ====================
      这是胡扯。

      还有,真的会有人乐观到以为20年前的坦克不会再碾压到自己吗?在一个政大于一切的国家,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
      ============================
      坦克压死的概率比死于交通事故小多了,哪里都不安全。

    • #10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7:28 下午

      Reply Quote

      哈哈,薪资和可支配收入应该是两码事吧?
      ======================
      哪个多?同样的总量,薪资用在职人数平均,可支配收入用全人口平均。

      这位翻墙高手天天看FLG被彻底洗脑,已经残疾了。

    • #11 by feiqu on 二月 17, 2010 - 8:22 下午

      Reply Quote

      不要做人身攻击,这会让我羞于与您辩论。
      如果不同意我的观点请拿事实来,不要下诸如“胡扯”这样的结论,这决不是科学主义者的作风。
      1,中国的发展是在改革开放的后30年,平均8%的增长率,比起当年斯大林时期的十几年每年15%的增长率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如果只看增长率,是不是全世界都得回去请斯大林来统治?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现行的是专制制度,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是这样的制度。
      2,对于胡扯这样的结论,我没有办法回应。
      3,在非战争状态下,在中国被坦克压死的概率应该还是比其他国家高吧?嗯,也许比朝鲜要小。楼上的那么喜欢专制,有没有兴趣移民朝鲜啊?
      (顺便提一句,现代人类的第一大杀手还是呼吸道疾病,希望大家珍视生命,远离感冒。)
      4,我不是翻墙高手,上礼拜刚学会翻墙,因为我们小区的网被中国电信强制装了绿坝,很多我常上的国内网站都上不去了,不得已做为电脑白痴的我紧急求救,才有好心人教会了翻墙。所以您所说的FLG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是在国外的政论性网站吗?给个链接看看,我真的有兴趣。楼上的见多识广,能不能推荐一些翻墙才能看到的国外的好网站?别让我白学会了翻墙。
      事实上我在很多方面都是菜鸟,对经济、政治方面的问题并没有办法很好的有理有据的辩论,所以我建议楼上的可以去看看牛博国际,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莫之许和醉钢琴,他们都是专业人士,也许您能发现一个新天地也说不定。
      就像真正的精神病很少认为自己精神有问一样,真正被洗脑了的人也很少认为自己被洗脑了。
      至于您所推荐的那篇文章我看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一个人吃了个鸡蛋说不好吃,母鸡说:“不好吃?不好吃你下一个我尝尝。”
      还有,我确实是残疾,不良于行,至少目前是。

      • #12 by 假同人于野 on 八月 27, 2010 - 8:25 下午

        Reply Quote

        我认同feiqu先生的观点,博主这篇文章本要指出人们思维之中的不合理出,但却有些矫枉过正。比如大跃进一段,只说没石油,少化肥,而不讲由于人为的原因,在地里糟践了多少粮食,老辈人都知道的。

    • #13 by feiqu on 二月 17, 2010 - 8:44 下午

      Reply Quote

      还有,中国从近代到现代确实有过多次的民主尝试,但都没有真正做到民主,甚至其实离真正的民主还很远就已经失败了。但与我们同文同种的台湾确实是在走向民主,不管他们的民主有多少缺陷,起码他们已经“在路上”了。特别是这次台湾大选,让我觉得看到了民主的希望。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民主,我自问不是搞政治的料,实际上也没太大兴趣,因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而我的特长显然不在这上。但我花钱上了网却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一问,原来是有人拿了我的钱(税)来封我的网,想不说草泥马都难了点吧?上世纪三十年代,有大学生问鲁迅:“做为大学生我们应当争取什么?”鲁迅回答说:“我们应当先争取言论自由,之后我再告诉你我们应当争取什么。”7、80年过去了,言论自由原来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 #14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10:47 下午

      Reply Quote

      呵呵,不必去看什么牛博了,最好你自己去发达的“民主”国家生活一段时间,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曾经在那里生活了十年,六十年代也挨过饿,但是没见到一个饿死的。纸上得来终觉浅,坐而论不如起而行,如今出国如此自由,何不出去多住几年?
      关于被坦克压死,那都是自己专程找了去的,只要你不特意跑去,不会碰上;而交通事故,倒是躲不掉的,人总不能不出门。

    • #15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7, 2010 - 11:56 下午

      Reply Quote

      再给你推荐一篇关于中国民主之实证研究的:
      http://news.ifeng.com/opinion/meiti/ph/200904/0403_1901_1090752.shtml

    • #16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2:11 上午

      Reply Quote

      六十年代我的确还没出生,但我奶奶是那会儿饿死的,我父亲、外公都是亲历者,亲自下乡去参与救人,死了多少人他们不会说谎。而且我相信真相始终在那儿,也在您自己的心里。
      不瞒您说,我确实很想出国,不过目前力有未逮而已。
      不过虽然自己没能出去,不等于不能接触已出去过和正在外面的人,我想该明白的您也应该明白,没有什么地方是天堂,我们只能致力于把自己的处境弄得更好一点。
      至于20年前的事,我确确实实认识有无辜失踪者。而且,为什么做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主人)不能在自己的国土上发表言论,不能在自己的首都待着,否则就会面临残酷的死亡?人既然可以闭上自己的嘴,也应该可以不出门,这样世界就太平了,是不是?
      您不至于胆小或傲慢到就不尝试一下,看看别人(专业人士)是怎么说的了吧?
      我毫不怀疑得相信,您一定不是搞政治学或经济学的,因为您的许多观念都太不专业了,不专业到连我这个外行都一下子就看得出来。
      关于六十年代的事,有一本杨继绳的《墓碑》,网上应该能找到,虽然是禁书。里面有详尽的史料和比较reasonable的分析,建议您去看看。不要说那是纸上得来的,至少他提到的我外公的那一段没说错,而且那段历史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所争的只是到底死了多少而已。

    • #17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2:24 上午

      Reply Quote

      如果您是个科学主义者,您就应该明白,我们所有的研究都是基于前人的基础之上,我们没有可能把所有的实验都再证实一遍,所以我们必须相信应该相信的。而且从社会学的角度说,一个人的经历和感受都是没有统计学意义的,民主做为一种普世价值却是经过无数论证的。我不认为我会傻屄到以为需要到国外去生活才会认识到什么是民主。

    • #18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06 上午

      Reply Quote

      您所推荐的文章我看了,不好意思,应该完全没有达到您所希望达到的效果。这个文章提出了一个很滑稽的术语:实质民主,接着引出了一个很滑稽的推论:在实质民主的国家,领导人只要有一个行为犯了众怒,他的legitimacy(合法性)立刻就失去了。很抱歉,没有监督就没有民主,我们有的就TM是专制。至于我们的所谓领导人有多少行为犯众怒就不用说了,远的血案就不提了,就离我们最近最切身的房价、拆迁、绿坝、黄短信,哪样不是犯众怒?失去合法性了吗?哈哈,应该说从来就没有合法过。您知道另一个滑稽事吗?TG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法的政党,因为它从来就没有依照宪法登记注册过。搞笑吧?一个非法的政党“合法的”统治了我们60年。
      至于我们的国民性,很悲哀,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改变。前一段时间,出于一些特殊原因,我看了不少篇《论语》,通篇只看到了一个字“礼”(鲁迅看到的是“吃人”)。在我看来“礼”就是不平等就是不自由,就是对人性的束缚。时至今日,不会再有人还会认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了吧?可是离开这个概念,在现实生活中这个观念实际上还是像幽灵一样影响着我们的方方面面,影响着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所以这就需要有人大喊一下,其实这个就是那个,其实皇帝就是没有穿衣服。也许喊了也没人听见,喊了也没人理会,但是如果一直不停的喊下去,总会有点效果吧?“因”与“果”在哲学上的关系还没有人能扯清楚,那我们不为“果”就光喊喊也行吧!
      对不起,一不小心就激动了。

    • #19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1:25 上午

      Reply Quote

      给您一个链接
      http://www.bullock.cn/blogs/drunkpiano/archives/69484.aspx
      讲《历史的终结》的

    • #20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8, 2010 - 4:18 下午

      Reply Quote

      看了你的《历史的终结》,可惜福山自己也不信那一套了。民主是什么?用数脑袋代替打破脑袋。确实成本下降了,可是无论是数脑袋还是打破脑袋,能导致正确的决策吗?理论上讲不通。我是搞科学的,博主也是,科学是一个极为成功靠得住的体系,看起来十分“民主”,任何人,不论种族性别出身谁都可以发言,但是有个条件,你那个发言不够水准就上不了专业杂志,一个行当里打头碰脸就那几位爷和他们的徒子徒孙,其他人想发言先去二十年寒窗。民间科学家天天推翻相对论也没人搭理,哥猜家的论文放在麻袋里没人看,他们愤愤不平也没用。这里没有一人一票,有的是真材实料。
      你所最推崇的台湾民主,大贪腐在那里一坐八年,你能奈何?你根本就不知道,扁下台之后外国银行来揭发,无非是他在台上时得罪了小布什,狗娘养的不是白骂的,否则他可以安享那些财富。民主就如同给政府安了一个把柄,让洋人太上皇随意操纵,不关老百姓什么事。

    • #21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8, 2010 - 5:10 下午

      Reply Quote

      看了杨继绳的《墓碑》,作者与我有一段时间呆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他的描述与我的记忆有很大出入,使得我不太信任他的说法。特别看了他的计算,也发现不少问题。反驳他的人也很多,兼听则明。
      还是博主的说法比较科学:

      不管怎么说吧,这次饥荒绝大多数 知识分子把它归咎于大跃进的政策失败。然而还有另一个解释,在我看来更有说服力。当时中国人口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激增,然而土地有限。特别注意一点当时中国 没有石油。一个是本国不产,大庆油田还没发现;一个是外国封锁,无法进口。如果没有石油就不能使用抽水机,土法灌溉下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农业的产量很可能是 无法养活那么多人的。再加上没有那么多汽车来运输调配粮食,导致饥荒是容易理解的。

      博主漏掉的是,当时中国化肥产量也很低。

      • #22 by Jackwheel on 十一月 6, 2014 - 5:43 下午

        Reply Quote

        只能从个人经历角度给您一点参考,看三年灾害到底是天灾还是人为。
        比如我们家在城市的海边,三年灾害期间是没有粮食吃的,但是下海捞鱼也是不允许的。家里三代人全部饿到浮肿。靠的是半夜偷偷到海边吊鱼,另外有家人在饭店工作,可以偷拿一点粮食。

        农村的粮食已经到了要收成的时候,不允许收割。而是要大炼钢铁。导致很多粮食在地里腐烂。农村人只能逃荒到城里要饭吃。

    • #23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8, 2010 - 5:34 下午

      Reply Quote

      杨继绳说他的父亲是饿死的,但是1889年出生的人在当时已经有70多岁,与当时的平均寿命也差不多。

    • #24 by feiqu on 二月 18, 2010 - 8:38 下午

      Reply Quote

      我看不懂您所说的“数脑袋”和“打破脑袋”是指什么,民主并不意味着正确的决策,在我看来它更意味着正确的态度,保证每个人的话语权,保证每个人的诉求尽可能的合理的得到。而结果是从统计学意义上民主做出的“正确”决策比专制多,因而成为了功利的人类的普世价值。
      台湾的民主还只是“在路上”,起码他们的“总统”贪了,可以被揪出来,我们可以吗?我喜欢小马哥是因为他非常注重程序,我认为在这种事情上过程比结果还要重要。
      《墓碑》不是我信息的唯一来源,书看过不少,更深刻的记忆来自家里亲人的讲述。不管多大岁数,饿死和正常死亡区别还是很大的,特别是老人,辛苦一辈子,临老因饥饿而死,特别得不忍心。我父亲至今还是耿耿于怀。至于我外公,做为三八式干部,他当年也是犯过错误的,这一点在他生前也是直言不讳的,他们那一代确实是理想主义的一代,但就是这样的理想主义害了中国。饥荒是确定无疑的,数字的多少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就像20年前的血案,到底死了多少人的数目字一样,并没有太大意义,完全不能改变事件的本质。
      人口多,没石油,没化肥我相信都是客观现实,但是这些决不会是主要因素,因为这些因素在之前长期存在,之后也长期存在(大庆能产多少油?都不够全国的公交车用的,中国到现在还是贫油国),但饥荒就发生在那几年,而且分析当年以及以后很多年的政策,确实就会造成那样的后果。
      我觉得您已经不是兼听和偏听的问题了,您简直是听而不闻了。搞科学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过事实上我接触过的许多搞科学的人还就是这样,极其主观,有人对我说搞科学就是这样,需要客观,可是做为科学家又需要主观,要坚持自己的信念。真是矛盾。

    • #25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二月 18, 2010 - 11:34 下午

      Reply Quote

      是啊,对于不搞科学的人而言“数字的多少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但是对于搞科学的人,没有数字,怎么能说“而结果是从统计学意义上民主做出的“正确”决策比专制多”?没有数字,“多”和“少”只能靠立场来决定了。你知道1911年到1949年每年饿死多少人吗?这是算得出来的,但我估计你不会算,因为你觉得数字没意义。

    • #26 by ambi on 三月 14, 2010 - 11:30 下午

      Reply Quote

      从文章的精神看,“只有gcd才能救中国”实在是一句p话,洗脑教育搞了这么多年都是白搭,还是把gmd请回来执政算了。反正一样会有文革和三年自然灾害的,也不会更坏。

    • #27 by 被讥笑为科学主义者的人 on 三月 15, 2010 - 11:29 上午

      Reply Quote

      #24 by ambi on March 14, 2010 – 11:30 pm

      Reply Quote

      从文章的精神看,“只有gcd才能救中国”实在是一句p话,洗脑教育搞了这么多年都是白搭,还是把gmd请回来执政算了。反正一样会有文革和三年自然灾害的,也不会更坏。
      ============================
      1949年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接受了gcd?
      那时很多人的逻辑是:gmd已经坏透了,无论谁上台都不会比gmd更坏了。
      gmd时代当然不会有三年自然灾害,那是每年均匀饿死的,当时平均寿命是30岁,大家拼命生孩子,人口也不增长。
      gmd时代也不会有文革,看看台湾岛,现在每天都在文革,永远没有收场的时候。其实文革就是一个巨大的民主实验,实验失败可以结束。但是台湾那样的失败却无法结束了,因为他们没有gcd,只好永远失败下去。

    • #28 by firta on 四月 19, 2010 - 3:06 下午

      Reply Quote

      我不赞成,典型的以偏概全。以前就有人说罗马帝国的衰亡是因为他们的锡制餐具不纯净,有毒——这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却不是决定性因素——就算餐具没有毒,蛮族和昏君一样会毁掉罗马帝国。
      如果是天灾毁掉了明朝,那我们两千年历史,多少超级天灾,都能毁掉一个朝代吗?
      最可恨的是,作者居然嘲笑反对暂住证的人,觉得他们应该去“计量一下”,是的,是该计量一下:北京作为伟大首都,占了全国多少教育资源、医疗资源、治安资源。很多小城市的病患都辛辛苦苦跑到北京来治病?为什么?小地方没设备没人,怎么治?!很多选择留在北京的人是为了吸北京的尾气吗?还不是孩子考大学能分数低点儿!
      是资源分配的不平等造成了大家都往北京上海大城市跑,造成了“暂住证”制度,而不是人口。德国的人口密度和中国一样,为什么柏林不查暂住证呢?
      老实说我刚看完这篇文章时候还挺生气的,但想想算了,各人有各人观点。我不同意作者的观点,但我支持作者说出自己的想法。只希望作者不要老说自己是“理科生”,因为我也是,但是我觉得:很多制度科学无能为力,素质和制度才能解决。

    • #29 by firta on 四月 19, 2010 - 3:13 下午

      Reply Quote

      对了,那本《Guns, Germs, and Steel》我也看过,我觉得此书很不错,但是书的本意应该不是”地理决定论“,更不是”天气决定论“。

      公元前,罗马与迦太基争夺地中海,最后罗马胜利,其实罗马的繁荣程度还不如迦太基,战船也不如迦太基先进,但是罗马有好的制度,他们在全军覆没之后还肯拿出钱来再造一支新海军,而汉尼拔辛辛苦苦打仗却得不到来自祖国迦太基的支援。我觉得这个例子很能说明,技术先进不能战胜制度先进。
      大清的北洋水师也是个例子。

    • #30 by moreylee on 五月 20, 2010 - 5:40 下午

      Reply Quote

      我看了很多回复,仔细的体会了feiqu 的观点,我觉得feiqu具有民主的济世情怀,从大的方向来说,他是对的,他为他的观点而辩论,而对方辩友只是因为自己不想输而辩论。而且,说到民主和精英政治上,我非常矛盾,我人生阅历不够丰富,不知道那样会更加好,但是抛去感情因素的话,我相信社会都会被精英主宰,不管怎样,不管是原始社会还是未来的社会,我们无法实现feiqu所想的那样的民主,不是这种人人生而平等的民主好不好,而是因为人类社会无法实现,搞不好机器人的社会可以(瞎说一句),台湾社会不是,香港社会不是,美国社会也不是这样,在我看来,其实制度的优劣根本无需争论,这个在多年前小平同志说: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学习好的东西,不管他是资本主义的还是其他什么主义的,抛弃不好的,而不为制度的原因去坚守错误的东西,给人民以实惠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只用精神和理论去宣传去鼓舞人民。

    • #31 by 硅基生物 on 六月 16, 2010 - 9:27 上午

      Reply Quote

      大家都是从非洲走出来的,先秦诸子和希腊古学者的行为似乎也差不多,为什么到了近代,中国和欧洲的差距会那么大,如果说客观环境改变人,人改变制度,制度决定科学,哪最初的客观环境差别和在?一起来讨论一下吧。

    • #32 by 假同人于野 on 八月 27, 2010 - 8:29 下午

      Reply Quote

      “中国文人除了骂人之外就没有别的本事”,这样的话我都怀疑是否出自博主您的博客

    • #33 by gongcheng on 三月 14, 2011 - 10:46 上午

      Reply Quote

      博主的大部分文章我都看了,只有这一篇我觉得观点有点太偏激了。

      民主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它是最不坏的。

      • #34 by akdjfie on 八月 2, 2011 - 1:45 下午

        Reply Quote

        民主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它是最不坏的。

        这句话一直不理解,绕来绕去的,到底应该怎么解释?

    • #35 by Probe on 三月 21, 2011 - 8:26 下午

      Reply Quote

      不同意博主的观点。
      博主大概想说资源决定了社会的发展,现实情况摆在这,何种体制也无法挽回。
      但这样说的前提是,当政集团打算公正的分配鱼,且设法为大家弄出更多的鱼。

      实际情况不必细说吧,我们现在是一小撮人霸占了渔网,捞够了就跑。照这么来就是一太平洋的水族箱也不够他们捞的啊。

    • #36 by Fan on 十一月 6, 2011 - 10:12 上午

      Reply Quote

      博主此文有矫枉过正之虞。另外,我其实更赞赏精英政治,盖因民众缺乏专业知识且易受感情和偏见的左右。但是像今日中国这样,13亿人民服务几百个特权家庭就特别令人恶心。今日中国的财富和权力的集中程度已无以复加,这样的统治阶层形成了一个正反馈的官僚系统,就像肿瘤组织一样无止境地占用资源,终究是不行的。

      • #37 by jh7086 on 十一月 8, 2012 - 3:30 下午

        Reply Quote

        也不至于“无止境”吧,长远来看,公平公正对特权阶层及其后代也是更有利的,如果够“精英”,这群人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情。而且,这个世界还有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国特权阶层并非一手遮天,这是他们的危机和动力来源,这一点不同于鸦片战争前的情况。就拿目前的朝鲜来说,特权阶层在国内必然是至高无上,但是走出国门恐怕内心只有自卑与焦虑,改革谋求发展是必然的趋势。

    • #38 by t on 十一月 9, 2011 - 10:34 下午

      Reply Quote

      客观原因在一定呈度上是决定发展好坏的重要因素之一。视而不见的态度决不可取。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制度,文化上的主观因素对社会发展同样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有时甚至是起决定性作用。看看现在朝鲜和韩国就知道了。这两国在天气,资源,人口因素上几乎无差别吧,就是因为体制和文化的原因,造成了它们现在的天壤之别。

      • #39 by vx13 on 十二月 26, 2012 - 7:32 下午

        Reply Quote

        我也觉得客观原因和制度文化都对社会发展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不过,朝鲜和韩国的资源应该是差异很大的,因为韩国可以通过外交贸易获取很多材料和技术等方面的资源,而朝鲜是受到经济制裁的国家。比如韩国的电子企业三星,没有国际性的物资和技术交流,它显然不能发展起来。

      • #40 by vx13 on 十二月 26, 2012 - 7:35 下午

        Reply Quote

        我想,东德和西德可能会是相对好点的例子,不过我对东西德的经济和外交不了解。

    • #41 by 石变玉 on 十一月 22, 2011 - 6:25 下午

      Reply Quote

      拿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做例子的仁兄一定没见过统计局统计国内房价。囧的很啊。

    • #42 by 包包 on 五月 31, 2012 - 10:14 上午

      Reply Quote

      贊!~

    • #43 by lcn on 十一月 6, 2012 - 12:14 上午

      Reply Quote

      Type your comment here


      null:

      我看了很多回复,仔细的体会了feiqu 的观点,我觉得feiqu具有民主的济世情怀,从大的方向来说,他是对的,他为他的观点而辩论,而对方辩友只是因为自己不想输而辩论。而且,说到民主和精英政治上,我非常矛盾,我人生阅历不够丰富,不知道那样会更加好,但是抛去感情因素的话,我相信社会都会被精英主宰,不管怎样,不管是原始社会还是未来的社会,我们无法实现feiqu所想的那样的民主,不是这种人人生而平等的民主好不好,而是因为人类社会无法实现,搞不好机器人的社会可以(瞎说一句),台湾社会不是,香港社会不是,美国社会也不是这样,在我看来,其实制度的优劣根本无需争论,这个在多年前小平同志说: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学习好的东西,不管他是资本主义的还是其他什么主义的,抛弃不好的,而不为制度的原因去坚守错误的东西,给人民以实惠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只用精神和理论去宣传去鼓舞人民。

      绝对意义的民主不存在,因为真正起作用的民主是明白人的投票,亦即所谓“精英”。“明白人”是民主的前提,问题是每个人生来不是明白人,需要相当的时间、教育和经历才能成为明白人。其实精英跟“明白人”只是有比较大的交集而已,并不是所有现在意义上的精英都是明白人。任何时候对民主最重要的都是言论自由,因为只有言论自由才能在诸事上让大家成为明白人,然后才能明明白白地决策。

    • #44 by lcn on 十一月 6, 2012 - 12:19 上午

      Reply Quote

      Type your comment here


      null:

      博主此文有矫枉过正之虞。另外,我其实更赞赏精英政治,盖因民众缺乏专业知识且易受感情和偏见的左右。但是像今日中国这样,13亿人民服务几百个特权家庭就特别令人恶心。今日中国的财富和权力的集中程度已无以复加,这样的统治阶层形成了一个正反馈的官僚系统,就像肿瘤组织一样无止境地占用资源,终究是不行的。

      还是法的体系和法的践行有相当的窟窿。昨天他们是贪了,这些窟窿让他们今天、明天能继续贪。贪腐的影响最重要的是对市场的破坏和竞争力的阻碍。但凡市场能自由参与,公共资源能被监督着使用,他们昨天的罪就由他去吧。

    • #45 by 龙小霞 on 十一月 23, 2012 - 10:49 下午

      Reply Quote

      素质问题,制度问题,还是天气问题?
      很明显是一个多选题,非要搞成单选,就是博主的问题了!

    • #46 by maxpayne200 on 六月 23, 2013 - 5:38 下午

      Reply Quote

      “人口增加导致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木材奇缺。”这句话存在严重谬误!首先激增导致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我是不相信的。

      但抛开其有无科学考据, 假设他是真的。但就算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 但是森林覆盖率是否下降和木材是否缺少没有本质关系, 是两件事。

      而且森林覆盖率下降表示更多的木头被砍了, 木材供应反而会增多。

      我怀疑此观点没有家庭作业, 是作者的主观思维, 只能算作猜测。

    • #47 by 挺有趣 on 十一月 18, 2014 - 5:14 下午

      Reply Quote

      博主,说真话可是要被小箭射的,中国腐儒何其多,以前是跟我学孔子包治百病,现在也不差,关键人家信仰还很足,我看跟YSL有得一拼。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太少了

    • #48 by sdxhff on 六月 16, 2016 - 5:35 下午

      Reply Quote

      前阵子看了点罗马建国史有感于地理环境对文明的影响,所以这文的观点颇合我胃口,人有时候是不是太过自大老把原因往主观上找,真觉得人类改造大自然的能力多炸天似的,实在有点可笑。想起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笑了(具体忘了)。尤其古代科技不如现代,你还不理地球这个大平台对我们这个物种的巨大影响,这么大个客观因素不理不睬实在不科学。

    • #49 by 加人 on 六月 20, 2016 - 4:08 下午

      Reply Quote

      我最近读到古巴共产党夺权后,发生大灾害饿死很多人。我突然想起
      朝鲜共产党执政后饿死很多人。今天朝鲜人民还在挨饿。
      加上前苏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都在共产党夺权后发生大灾荒。
      结论就是:=共产党夺权后必然出现灾荒饿死老百姓。
      中国饿死3千万人的灾荒过去后,一直是粮食短缺。直到邓小平搞修正主义。 中国才有了今天的物质丰富。 邓小平是伟大的中国领袖。
      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