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收到一封来自白宫的信。我还以为是布什的刺激经济退税计划给的支票,心想怎么这次不用IRS,直接从白宫发支票啊,难道是为了让大家直接感谢布什?拆开一看居然是一封写给我的信:

“。。。代表布什总统感谢你对总统2009年度预算的意见。我们对你的观点表示赞赏,欢迎你的建议。。。。”

我任何时候都没给布什写过信。这个事的缘起是这样的。最近一两年,美国对物理科学科研经费的拨款跟不上需求。这倒不一定是说拨款逐年减少了,而是增加的 不够。最近两次参加的APS(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会场上都有工作人员专门摆个电脑拉人过去签名留地址,让大家直接给议员写信抱怨。今年问题更是严重,大 笔基础科学的研究经费被削减,直接导致费米实验室和斯坦福直线加速器被迫裁人。本来许诺今年要拨给 ITER(国际受控核聚变实验)的一千六百万美元,也不给了。ITER 是一个国际合作项目,虽然实验是在法国,但参与的各国都要拿钱,然后分享结果。美国这一承诺了又不给钱,ITER项目本身仍然会继续下去,但美国在此的声 望会受到重大打击。所以今年年初的时候,APS又号召所有会员都到其网站签名表达意见。

作为APS会员,无论是现场签名还是自己上网我都做了。我所在州的议员一两个月之内都回复了电子邮件。白宫的反应速度是慢了一点,但是回了一封真正的信,还花了纳税人42美分邮票。

那么谁应该为科研经费的削减负责呢?直观上可能更多的人会指责布什政府。是布什集团拼命在伊拉克花钱,才导致国内没有科研经费。然而考察整个事件的过 程,布什在这件事上可能还真不应该负责。美国预算的制定过程是这样的:政府各个下属部门首先制定自己的预算,总统汇总之后拿一个方案提交给国会,国会批准 才能执行。布什虽然爱在国外花钱,这次在科研经费上还不算含糊。本来,在总统向国会提出的预算草案中,对物理类基础科学的投入是大幅增加的,目标是10年 内翻一番。问题出在国会这一步。在国会批准的最后一刻,国会削减了增加的部分。不但如此,国会还对科研经费的结构作出了重大调整:
– 原本承诺应该今年给两个国际合作项目的资金,ITER 和 ILC (国际线性加速器),直接取消,不给了
– 国内 R&D 部分,削减用于长期 Research 的资金,增加用于短期 Developement 的资金。

国会的这个思路是非常明白的:搞科研可以,要搞就在美国国内搞,不要把钱给外面;搞科研,最好多搞点能对国民发展立竿见影的东西,粒子物理实在太形象工程了。

我突然想到,如果这个预算是关于中国科研经费的,让中国网民来做投票决定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中国在本国科研经费远远不如美国多的情况下,也参与了 ITER 项目,承担的经费大约是美国的一半或更多。我猜测,大多数网民一定会认为在本国经费不足的情况下似乎没必要把那么多钱给外国;在节能环保研究还缺钱的情况 下似乎也没必要花那么多钱搞粒子物理的”形象工程”。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中美两国大多数老百姓想法是一致的。跟美国不同的一点是,中国人大似乎不像美国 国会那么代表直接民意。

最近的一个类似例子是加油机订单。几个月以前美国军方有一笔重大的空中加油机采购,竞争者是美国波音的 KC-767,和欧洲空客的KC-30。最后五角大楼决定把订单给了空客。这个例子体现了自由贸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也许背后还有美国与欧洲关系的政治考 虑。但是可以想象,会有很多人认为这个决定”不爱国”。实际上今天我就看到一篇文章,有人呼吁国会反对这个采购,认为影响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我认为这两件事说明了同一个道理:政府部门作出的某些决定可能有着长远的考虑,而有时候这种考虑是不被民意和代表民意的国会所理解的。

最近几十年以来,随着议员竞选的日趋激烈,竞选经费的投入越来越大,这种”远见-民意”矛盾有加大的趋势。当初设计政治制度的时候,参议员任期六年,以 确保他们不要整天想竞选,能够从国家长远利益去考虑问题;众议院任期两年,以便让他们更多的代表”直接民意”。然而现在竞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一个议员 每年平均200多天跑竞选,我怀疑他们还有多少时间学习”什么是国家长远利益”。这样的结果就是议员直接都代表直接民意去了。

也就是说跟几十年以前相比,现在的美国议员与其说是政治家,不如说是一个”民意中转站”,是政客。他们越来越多的不是自己独立思考国家应该往哪个方向走,而是取悦选民,把自己只是当作选民的传声筒。他们不是”人民中的优秀代表”,而是”各种人民各种想法的代表”。

以前中国曾经有个笑话。某人质疑为什么那些演员不懂政治也能当人大代表,有人对此的回答是,人民中有的懂政治,有的不懂政治,这些演员就是代表了那些不懂政治的人民啊。我相信美国国会之中,相当多的议员就代表了那些不懂政治的美国选民。

最后再回到白宫的这封来信。我签名之后最先收到的是几个州议员的电子邮件,这些电子邮件显然跟这封信一样都是同样的文字发给不同的人,但内容上还是有点 区别的。议员的电子邮件都特别提到”我一贯认为科学研究非常重要”这个观点,也就是说那些议员至少真读了我们的意见,知道我们抱怨的是科研经费。而总统这 封信呢?对科学这个字都没提。换句话说,很可能不管是谁,因为什么原因质疑预算,总统都是这封信。

看来还是议员更亲民,真看了你的信,而且迅速回信。

然而亲民归亲民,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点点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