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跟人闲谈之中得知两个有意思的故事,这两个故事也许可以令我们对民主和法治作进一步的思考。给我讲这两个故事的几个人都不是研究政治或经济的,所以我也不能保证其准确性。

– 故事一 – 欧元引起的涨价事件

2002年开始欧盟各国开始把本国原有货币变成统一的欧元。按照固定的比率,比如你本来有多少马克,银行给你换成欧元;比如这个东西本来卖多少马克,现在重新换算成欧元定价。规则非常简单易懂,什么东西就是计算一个乘除法,这总不会出问题吧?
还真就出问题了。如果你正好赶上政府换届,问题就会更大,甚至影响后面若干年的经济发展。

问题出在超市里卖的小商品上。没变欧元以前,消费者对于什么东西值多少钱心里一般有个数,有点价格变动大家都很敏感。但是一旦全部换算成欧元,消费者突 然之间失去了这种价格敏感性。在商店里看到一个价格,本来可以立即反应这东西涨价没有的,现在必须计算一番。如果是买什么大件,比如电视机之类的,消费者 会计算一下这么多欧元相当于多少”钱”。那么如果是牛奶,咖啡,酒吧,餐馆这样的小商品呢?可能大家就都懒得算了。

这就给商店提供了一个暗中涨价的机会。事实表明欧元刚刚推行的时候,德国,荷兰,西班牙,这些国家都发生了小商品趁机涨价的情况。这时候各国政府就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来制止。

但是意大利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意大利当时正好赶上了政府换届。开始实行欧元的时候已经是新政府了,而做出使用欧元这个决定的,则是上一届政府。新政府不喜欢上届政府做出的这个决定,干脆放任小商品涨价,以此来让上届政府”好看”。

于是商店就好像得到鼓励一样,继续涨价。里拉对欧元的比率是1欧元差不多等于2000里拉,使用欧元之前,一杯咖啡的价格是800里拉,结果后来居然涨到了1.2欧元。几乎所有日用品都涨价了。但是一般人的工资没有上涨,商店进货的价格也没有上涨。

如果按照常规方法在意大利做统计,得出结论必然是意大利没有显著的通货膨胀,因为汽车,电视机这样的大件商品,价格都没有上涨。可是老百姓每天买的日用 品价格在上涨,给人印象就是通货膨胀了。据说就是这个欧元引起的涨价事件,导致意大利经济至今低迷。与此同时的另一个后果是贫富差距加大,中产阶级人数减 少。

– 故事二 – 如果有第三个人参选总统

总统选举,任何人得到一定的支持(比如一定数量的签名),符合法律规定的都可以参选,然后选民从所有候选人中选择一个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当总统。假设所有人都遵纪守法没有贿选或者”枪击事件”什么的,也不管”民意”是否就是正确意见,选举结果应该能反映民意,这总没问题吧?
如果只有两个候选人,就没问题。如果候选人多于两个,就可能有大问题。

今天听说了一个意大利选举的故事。意大利主要选的不是总统,是总理。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当选的一次(我也不知道具体时间),就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本 来传统上意大利各个政党在总理选举前要分为两大联盟,也就是左翼联盟和右翼联盟,两个联盟各推举一个候选人,这样选民二选一。顺便说一句,意大利有三个共 产党和两个社会主义党。

那一次不知道怎么搞的,有几个左翼政党没有参加左翼联盟,而是在联盟之外又推举了一个左翼总理候选人,这样就变成了三选一。结果是贝卢斯科尼作为右翼候选人当选了。
这里面的问题在于,如果左翼没有分裂,而只推一个候选人的话,那么左翼是可以当选的。分出去的候选人只得到了少量选票,但是这少量的选票都是从那个多数的左翼候选人身上分走的,导致他不能当选。

20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其实也是类似的情况。最后戈尔跟布什的结果相当接近。当时参加选举的其实不止两人。其中有一个叫 Nader 的代表绿党,他获得了2.7%的选票。绿党的理念其实接近于民主党,也就是说如果 Nader 没有参选,那么那些投票给他的选民绝大多数会把票投给戈尔,这样就是戈尔赢。Nader 就好像世界杯小组赛里面的弱队,本身注定不可能出线,可是他却能决定谁出线。

现在的问题是,贝卢斯科尼和布什的当选,是否真正反 映了民意呢?假设有 A1, A2 和 B 三个人参选总统。其中A1, A2 的理念类似,但是支持 A2 的人很少,假设有30万人吧。对于这30万人来说,最好 A2能当,如果A2 不能当的话那就 A1 当,反正不能让B当。这才是真正的民意。
然而现在 A1和B 的差距也就是10万票,因为A2分流了A1的30万张票,最后导致B当选了。

这还是民意么?注意民意不仅仅是大多数人都不希望B当总统,更是大多数人都认为 “A1比B更适合当总统”

真正反映民意的做法应该像国际奥委会选奥运会主办城市那样,进行多轮选举,每轮淘汰一两个城市,然后给那些支持被淘汰掉城市的委员机会选择支持剩下的城 市中的哪个,直到最后剩下两个城市对决。甚至,其实”超级女声”的”选举”规则也比选总统更能体现民意。但是选总统是不能这么一轮一轮淘汰的,组织选举, 统计选票都非常麻烦,国家玩不起,四年一次已经够多了。

选票分流是个很常用的选举技术,美国历史上发生过好几次。我甚至怀疑共和党是否应该暗中支持 Nader 参选啊。

民主了,法治了,规则已经制定。仿佛只要人人都按规则办事,世界就变成美好的明天。可是这些规则有漏洞。而且根据歌德尔不完备性定理,规则是必然有漏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