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不研究李亚鹏打人事件。李亚鹏,王菲,香港娱记,我统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非常强烈的反对李亚鹏打人的做法,而为什么与此同时又有那么多人强烈的支持李亚鹏,认为打得好呢?本文谈谈认知科学。

李亚鹏打人了。这么一个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件,在不同人的眼中却完全不同:
– 有人看到的是李”打”了人,强调的是”打”;
– 有人看到的是李”为了保护孩子”而打娱记,强调的是保护。

打人这件事是对还是错,就好像有人喜欢古典音乐有人喜欢流行音乐一样,完全是观众的主观意见,而没有什么客观的科学意义。很多人可能会不同意这个判断, 讲一大堆道理来证明是非,然而正如美国关于禁枪和堕胎的是非争论一样,讲来讲去必定是谁也说不服谁。与其研究打人本身的正义性,不如研究,为什么大家对此 事的看法会如此不同?

认知科学是一个近年以来发展极快的科学。UC-Berkeley 的认知科学与语言学教授 George Lakoff,最近出了一本书,The Political Mind, 专门研究人为什么会对社会和政治问题有种种完全不同的看法。最根本的一点,这本书认为,人对事情的看法,往往是无意识和非理性的。也就是说,你对事情有这 样特殊的看法,绝大多数情况下并非因为你做了多少调查研究逻辑推理,而是因为你是一个”人类”,你的人类思维局限性决定了你的看法往往被自己的潜意识所左 右。

掌握了这一点,我们再看网上对李亚鹏事件的争论,就会发现这些争论只是反映了争论者自身的特点而已。就好比有人喜欢红色有人喜欢蓝色一样。

也好比有人支持共和党,有人支持民主党一样。

有人看希拉里是个女政治家,有人看希拉里是个总统家属,有人看希拉里是个为了权力连自己丈夫那么多外遇都能忍着不离婚的女人。客观的讲,希拉里本来是复 杂的。可是为什么老百姓总是倾向于把她简单化,把她的形象模式化呢?更进一步,既然希拉里有那么多模式可选,你为什么单单认同了”这个”特定的模式呢?

这是因为我们对社会问题的直观看法取决于我们大脑中的思维模式,而这种种的思维模式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给我们打下的烙印。

具体说来,存在两种最基本的思维模式:进步(progressive)和保守(conservative)。认知科学认为,进步派思维模式的根本来自于人脑的移情作用(empathy),推己及人,同情心,认为应该关心和帮助别人。而保守派则强调个人要自立,要有责任和纪律,训练,更倾向于服从权威。具体到美国政治,显然这两种思维模式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思维模式。

那么这两种思维模式从何而来呢?认知科学认为,来自于人头脑中喜欢把一切社会问题映射到家庭模式的一种比喻/隐喻性(metaphor)思维:把国家和社会看成家庭。两个思维模式,来自于两个理想化的家庭版本:

第一个版本叫做严父家庭(strict father family),对应于保守思维。这种家庭中,父亲是最重要的角色,是家庭中的道德领导,需要被服从。家庭为什么需要严父?
– 因为世界上有邪恶,需要严父保护
– 因为世界有竞争,严父可以赢得竞争,支持家庭
– 因为你生来不知道对错。严父可以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错了就惩罚,建立纪律,训练。
– 有了训练,你就可以进入市场,赚钱了。你就可以自我依靠,建立自己的家庭,成为下一个严父了。

第二个版本,则称为保育型家庭(the nurturant parent family),对应于进步思维。在这种家庭中,两位家长责任相同,没有性别限制,甚至单亲也可以。抚养(nurture)孩子,并教育他去抚养别人。训练是正面的,教育方法更倾向于赔偿(restitution)而不是惩罚:你做错了什么,你做些正确的事情去补救。

我们看美国西部片,甚至现在的动作片,其中父亲的形象就是严父型家庭的形象:作为一个父亲,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孩子!美国共和党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支持,也 是因为这种思维模式。英雄的父亲显然有权拥有枪支来保护家庭,而孩子一旦长大就应该独立出去,成为另一个英雄父亲,而不能什么都指望政府。内心深处支持严 父主义的人,一方面认为男人当兵打仗天经地义,另一方面对于本国伤兵却不怎么关心:你自己做出了当兵的选择,你就要为这个选择负责。实际上很多美军伤兵甚 至主动拒绝政府救济。对于学校教育,严父们支持竞争,支持让学习好的孩子脱颖而出,反对奶妈主义。

有严父家庭思维模式的人强调的是个人独立,有保育家庭思维模式的人则更强调不能伤害他人,甚至是强调要帮助他人。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喜欢多收税,喜欢提高福利。

如果你认为李亚鹏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打那些该死的娱记天经地义,你如果在美国的话很可能支持共和党。如果你认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打人,你想必支持民主党。

注意,人脑是相当复杂的。一个人完全可以在一些事情上使用保守思维模式,而在另一些事情上使用进步思维模式。一个人倾向于什么思维模式,也不一定是”他自己的童年生活”给他的影响。实际上所有人都有一点严父思维,也有一点进步思维。

但是这里认知科学的关键之处是 Lakoff 认为,不存在什么中间模式。也就是说你不可能在对待一件事情上既积极又保守。

尽管存在这样复杂的混合思维,在我常去的一个论坛,世界军事论坛中,几位网友一致认为李亚鹏打得好。这难道是一个巧合么?

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支持民主党,但是社会似乎也不能缺少共和党。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要认识到,所有人的思维都有非理性和片面的成分。而认知科学说,这是人脑的硬件所决定的。了解了这一点,就会发现跟别人因为观点不同而争吵实在没有什么太大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