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介绍过去两年以来两个美国人对于历史和社会发展的一些最新思想,并继续探索分形历史学。

很多人认为历史按照某种可以事先知道 的规律运行,比如说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就算这个规律有时候不精确,历史的前进也一定有一个方向,比如说科技应该越来越进步。我所听说过关于 历史发展规律的最极端学说不是黄宗羲定律,更不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甚至也不是邵康杰的《皇极经世》,而是一本物理书。

这本 书的名字我不记得了,应该是当年《第一推动》丛书中的一本。有人看到这里可能猜想我要说的是机械历史理论。在量子力学被发现以前,人们认为假设我们可以知 道宇宙中每一个粒子的位置和速度,那么我们就可以比如说通过一台超级计算机来计算未来,因为说到底一个人不就是一堆原子么。那么既然未来都是确定了的,我 们还有”真正的”自由么?首先这个问题非常矫情充满了小资味道,其次量子力学出来以后这个问题就已经不存在了。我看的这本物理书则说了一个更酷的历史理 论。

物理学中有个特别妙的东西叫做作用量。比如说你预测一个抛出去的小球的运动,你可以用最直观的牛顿力学解方程 F=ma,但这是中学生的玩法。物理学家的做法是比如你要研究小球,或者一个光子,从A点到B点(A, B可以是时间)怎么样运动,你可以定义一个作用量,比如说把拉格朗日量乘以时间,或者广义动量乘以广义坐标,沿路径做积分。当你抛出一个小球,你不知道它 会走什么样的路径,但你可以把所有可能的路径都计算一个作用量。而物理定律这时候说话了:真实发生的路径,也就是说小球真实的运行情况,是作用量取极值的 那条路径。这个也叫做”最小作用量原理”。也就是说本来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光子打出去有无穷多种路线可以走,但是光子最后选择的路线一定是使得作用量最小的 那一条。

每个物理系的学生都知道作用量,所有物理书都讲作用量。但这本书提到,有人认为也许历史的发展存在一个作用量。身处任何 一个历史时刻,我们总是觉得未来会有无穷多种可能性。这就好比说当你抛射一个小球的时候总会感到这个小球说不定会去哪里,它有无穷多种可能的路径。可是在 无穷多种路径之中小球总是选择作用量最小的一个路径!如果历史也有作用量呢?如果历史也总是向着某个作用量最小的方向前进呢?

当我读到历史作用量,我脑海浮现了两个字:天意。为什么这么怪异的事也能发生,为什么那么应该发生的事却没有发生,天意?历史作用量?我曾经猜测,也许历史作用量是人类的进化速度,历史事件也许总是向着能让人类更快进化的方向发展。

天意太玄。也许天下大势才是一个更好的概念。比如说《三国演义》认为中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是天下大势。再比如说未来互联网的发展一定是宽带越来越宽,也是天下大势。

“天下大势学派”认为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大于偶然性,历史是偶然中的必然。但这一学派最大的本事是事后诸葛亮。日本人侵华失败了,这叫侵略必然失败,正义 必然战胜邪恶。可是历史上无数次野蛮战胜文明怎么说?枪炮取代刀马是不是天下大势?那么是不是应该哪个民族更容易接受枪炮哪个民族在战争中有优势?可是为 什么后金建奴居然战胜了热衷先进技术的大明军队?原来这回是另一条天下大势起了作用:土地兼并和腐败就要挨打?

所以”天下大势学 派”的第一个困难是只能解释过去,而无法预测未来,因为不知道这个大势什么时候起作用。比如说两岸统一当然是天下大势,等到哪天台湾真回归了,历史学家们 肯定会说你看我早就知道台湾必然统一,统一是天下大势嘛。问题是你早干什么去了?谁敢说2010年统一还是2030年统一?比如说朝鲜金正日政权太专制 了,他的失败当然也是天下大势。可是请问金家政权什么时候失败?如果我是一个外交官,我关心的是朝鲜未来四五年之内的稳定。如果我是一个从事中朝边境贸易 的小商人,我关心的可能是未来几个月朝鲜的局势。那么你的天下大势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

“天下大势学派”的第二个困难,也是根本 上的困难,就是有时候历史的发展对于天下大势的背离,甚至不是微绕不是noise,而是绝对的相反。在中国唐朝和西方古罗马统治的数百年历史中,两个文明 都很善于修路。假设有一个当时的历史学家看到这些路,一定会说路越修越好,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是天下大势,将来人类修的路一定比现在好得多。可事实是中国一 直到明朝,境内最好的路还是唐朝修的。欧洲一直到古罗马灭亡好几百年以后,境内最好的路还是古罗马修的!历史总在进步么?如果你说唐朝和古罗马”早熟”, 不要忘了两者都有好几百年的历史。真站在唐朝谁会认为这一切都是早熟?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又有谁敢保证300年以后地球上的公路一定比现在的好?

我以前认为一定要把握天下大势,而且天下大势是可以把握的。但过去一段时间读到的两本书使我彻底改变了这个想法。这两本书都认为未来本质上是不可预测 的。大量的事实证明,天下大势学说从本质上不可能预测未来,而且甚至不可能很好的解释过去。哪怕仅仅是IT业界十年以前的过去,有那么多报道那么多数据的 情况下,天下大势学说都解释不了。

Michael E. Raynor 2007年的商业畅销书《The Strategy Paradox》认为,就算你把握了天下大势,你也不一定成功,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想的那个天下大势什么时候起作用,甚至你根本就不可能真正把握天下大 势。这本书研究公司战略,一出来就立即被很多商学院选为MBA必读书。其实大多数MBA看这书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因为这本书专门研究CEO应该怎么干。

另外一本书,2006年出版的《The Age of Fallibility》,则认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什么天下大势,根本不存在什么科学社会主义,甚至社会科学就根本不是科学。这本书的作者很牛,乔治索罗 斯。很多人认为索罗斯是个金融投机家,我查到他的boom-bust模型被很多经济学论文引用。但其实索罗斯是个思想家,他的理论和黑客帝国电影引用的哲 学思想一样,直接推动现代西方哲学的进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