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不需要制造奇迹来反驳无神论。上帝平常的工作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存在。』– 培根

灵魂是否存在,人死之后是否可能转世, 对这个问题无论是简单的回答是或不是,都不符合科学精神。科学的态度是检验。然而单个的灵异现象案例总是偶然出现,不具备可重复性,从而无法令人信服。本 文试图根据现有的关于灵魂的传说得到的一般常识,提出一个验证”转世投胎”真实性的可行实验。这个实验不同于传统的”灵魂验证实验”,不涉及任何灵异现 象,不需要任何精密仪器测量,其本质是统计方法。这个实验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研究人员参与下进行,不需要气功师,不需要灵魂召唤师,实验过程可以重复。 本人既不信仰上帝,也不敢断定灵魂是否真的存在,这个实验的设计完全客观。

正如本文一开头引用培根的话,如果灵魂真的存在,那 么就应该无处不在,而不是非得有灵异现象才能证明灵魂存在。一个有灵魂的世界,每个新生命都不是完全”新”的,其灵魂必然已经经历过好几次别的生命;而在 一个没有灵魂的世界,每一个新生命都是完全新的。这两个世界的表现如果完全一样,那么也就是灵魂不可测量,那么有没有灵魂这个问题就毫无意义,再用转世轮 回学说去劝人向善也没意义(因为反正都一样)。因此我们可以假设,一个有灵魂存在的世界,必然存在某些可观测的量,代表灵魂转世对这个世界的影响。

通过阅读大量的灵异现象案例(也就是天涯鬼话的”经历贴”),我发现灵魂的一个性质:人死后的灵魂跟人活着一样,都走不太远。也就是说比如说一个人在某 村死亡,其灵魂一般就近转世,而不会跑到别的省去投胎。活着的人可以做火车坐飞机,但灵魂一般不会,走路似乎是唯一办法。这就是为什么为了让死者的灵魂回 家,必须派人”招魂”。我们不妨把这个性质称为”灵魂定域性原理”。

另外还有一个可以取得一般认同的性质,不妨称为”灵魂继承 性原理”。这个原理是说,一个人上辈子的一些生活习惯,个人品质等等,会或多或少的带到这一辈子来。比如苏东坡说”书到今生读已迟”,就是认为有些人这辈 子读书读不好,是因为他们上辈子没好好读书。这个原理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原理,这辈子和上辈子完全不相干,那么号召大家”不修今生修来世”的 宗教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根据灵魂定域性原理,在某地出生的婴儿,一般来说其上一世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附近死亡的。假设有一对土 生土长的广东夫妻在四川工作一年,在这一年之中怀孕生了一个孩子,那么存在一个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孩子上辈子应该是四川人。现在再假设,这对夫妇生了 这个孩子之后,立即返回了广东。我们进一步假设这对夫妇从来不吃辣,家庭成员,同事朋友,也都不爱吃辣。

如果上面提到的两个关于灵魂的假设都是对的,那么现在一个不是灵异现象的灵异现象就可能发生了:这个小孩特别爱吃辣。

如果不用灵魂转世理论去解释,没有别的理论可以完美解释为什么一个广东孩子居然爱吃辣。可惜广东孩子爱吃辣一般不会被人当成灵异现象,所以我至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任何类似的案例,这只是一个假想实验。

这个假想实验并不科学,因为它存在很多偶然性。也许决定一个人爱不爱吃辣纯粹是基因偶然变异导致的。甚至也许广东夫妇碰巧在四川生了一个”路过”的河南孩子,这个实验也会失败。

真正的科学实验必须这么做:在河南省随机选取2000对适龄夫妇,然后随机分为A, B两个组,每组1000对。在这2000对夫妇都没有怀孕的时候,A, B两组同时出发,做同样的交通工具,前往两个不同的地方。A组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河南,而B组则被送往了沙特阿拉伯。注意,整个过程完全封闭,到达各自的 目的地之后,两个组的人分别住在各种设施完全相同的两个大楼里面,以至于这两个组的夫妇完全不知道他们到了哪里。比如说可以告诉他们,他们都在北京。

两组受试者每天吃同样的饭菜,看同样的北京能收到的电视节目,作完全相同的事情,确保他们的确相信自己就在北京。比如说两个组吃的食物,完全从北京空 运,而绝不在当地购买。所有受试者,当然绝对不允许走出大楼。也就是说,除了地理坐标一个组在河南,一个组在沙特之外,这两个组的人所有其他方面都完全一 样。

2000对受试者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生孩子。在理想的情况下,2年之后,我们得到了2000个左右的孩子。然后两个小组再 乘坐完全封闭的,相同的交通工具返回河南。两个小组都解散,所有人过正常的河南生活。如果实验控制的好,不管是受试者本人还是外人看来,这两个组的夫妇和 孩子应该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如果转世是真的,并且”灵魂定域性原理”正确,那么一个显然的推论就是,A组的1000个孩子上一 辈子大都是河南人,而B组的1000个孩子上一辈子大都是沙特人。选择沙特的一个原因是那里的中国人较少,因此即使在转世投胎过程中灵魂更倾向于寻找本民 族的父母,也一时之间凑不够1000个中国灵魂。

进一步,如果”灵魂继承性原理”也正确,那么当这生活环境完全类似的2000 个孩子长大之后,我们可能会发现,B组的孩子对沙特语的学习很有天赋,而且倾向于伊斯兰教。甚至更进一步,B组的孩子长相上应该也带有一点沙特风格。如果 我们的确观测到了这些现象,那么这个实验就彻底证明了灵魂转世的真实性。另一方面说,如果没有发现这样的偏向性,那么就说明灵魂转世学说有问题。1000 个样本在统计学上足以说明问题,因此这个实验是可信的。

这是一个完美实验,唯一的问题是伦理问题。拿人做实验怎么说都有点像纳粹。有没有更简单的办法呢?一个办法是搜集”在四川出生的广东孩子爱吃辣”这样的案例。还有一个办法是用动物做实验。

我曾经听到一个说法,说大多数猪的上辈子和下辈子都是猪,不太可能变成人或者梅花鹿。如果加上这个假说,那么我们可以把上一个实验的受试者改成猪。B组 地点还是选择沙特,因为沙特这个地方不养猪。也就是说,B组出生的小猪,其绝大部分是几百年来第一次当猪;而A组的猪,则都是”有经验”的猪。没经验的猪 和有经验的猪在生活习惯上会有什么不同呢?我猜想总会有些可观测的不同点吧。

B组实验的另一个可能结果是其出生率远远小于A组。如果能排出其他所有可能性,唯一的解释就是沙特没有那么多”猪灵魂”的供应。

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实验角度去验证灵魂转世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