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到底有没有言论自由,这个问题在国人中很有争议。一方面美国报纸上整天批评政府有时候还揭露黑幕,所以有人认为美国的确有言论自由;另一方面有人说要是真有言论自由为什么美国媒体上没有支持萨达姆和金正日的文章?
我的观点是美国的确有言论自由,这个自由是真的,但是有言论自由并不等于什么话都能出现在报纸上。同时我还想说明,言论自由不仅仅是批评政府的自由。

如果比较一下美国和香港台湾两地的媒体,一个人很可能得出结论说港台比美国有更多言论自由。港台媒体充满了政治八卦新闻,完全是从迎合读者而不是对社会 负责的角度去报道新闻。苹果日报什么的不必说了,连文汇报这样有大陆背景的报纸都曾经报道过朱熔基女儿在香港结婚的假新闻。号称”主流媒体”的南华早报是 英文报纸,早年是港英政府的喉舌,现在居然也传出设坛驱鬼的八卦事件。再看社论文章水平,港台任何一家报纸曾经刊登过任何一篇有技术含量,在哪怕亚洲地区 有影响的政论文章么?除了在那里数政治局常委出席顺序之外别的本事没有。从看问题的角度到心胸度量都很像没什么文化整天议论邻居的家庭妇女。

“主流媒体”(mainstream media)和”小报”(tabloid)在美国的界限非常清楚。小报不谈经济政策,主流媒体上没有”波霸乔丹”。在美国主流媒体上你不会看到关于总统女 儿行踪的报道,你不会听到多少宫廷秘史,没人整天在那推测政府高官的健康状况或者政治斗争内幕。并不是说美国没人看小报,问题在于任何一个有点教养的人都 不会在外面跟人谈论小报上的内容。国内报纸经常转载关于克林顿或者布什女儿的花边新闻,要是一个中国人跟美国人说这些东西可能人家笑死了。

美国还有一种特殊报纸就是专门刊登虚假新闻的报纸,但是这些虚假新闻都是为了讽刺,比如说The Onion。最有意思的是国内严肃媒体有一次居然把一篇说格林斯潘威胁要辞职的”新闻”当成真的编译转发。

在言论不自由的社会,可能所有媒体都是政府喉舌。

在言论自由社会,媒体有多种选择,这个图像并不都是美好的:

— 媒体可能一切为了发行量,迎合大众,方法就是多报道犯罪,体育和准色情的低俗新闻;
— 媒体有了一定发行量之后可能为了钱什么文章都发,发一些实际上是广告的商业新闻;
— 媒体可能加入郎咸平说的”腐败铁三角”,成为腐败官员和腐败公司的喉舌;
— 媒体可能决心专门面向某一社会阶层,比如说”上层社会”,走精英化路线。
。。。
— 媒体也可能决心保持独立客观,在言论自由的社会刊登真正的”自由言论”。

可能很多人认为真正独立客观的媒体不存在,我也不敢肯定,但是至少那些做大了的媒体很难百分之一百独立客观。”主流媒体”的真正来源可能是面向主流社会 阶层走精英路线的媒体。但是这也有两种可能。如果一个社会的”统治阶级”人数太少,”主流媒体”也办不成,因为报纸必须有发行量才有影响力。最理想的情况 就是统治阶级人数众多,比如说美国的中产阶级。

我看90年代以前中国的的老电视,电影和流行歌曲,感觉实际上是精英化的,有时候会对国家前途什么的做些思考。以后就不行了,完全贫民化,港台腔。为什么呢?因为1990年代以后中学生成了音像出版物的消费主体。

作为主流媒体,最起码的一条是说话得负责任。出现假新闻是奇耻大辱。因为这个原因,如果你想看关于中国内部的政治传闻,实际上最好的消息来源不是什么港 台媒体,那上面每天都有新的谣言;最好的消息来源是纽约时报。重要的消息都是纽约时报发了以后中文媒体才跟上。我发现国内真正有价值的”消息人士”,似乎 更愿意把消息透露给纽约时报而不是别的报纸,例子太敏感就不说了。

主流媒体的另一个特点是立场代表社会主流意见。纽约时报每天都在骂政府,她的观点不但跟华尔街日报可能不同,甚至同一天的 op-ed 作者们说的看法也各不相同,但是不管怎么分歧都存在一个底线。
这个底线首先是政治正确,比如说你不能发表歧视黑人或其他任何少数民族的言论。第二,可能国内有人不服,就是爱国主义。主流媒体绝对爱国,报纸可能说打 伊拉克用这个办法不对,但决不会说萨达姆不该打。美国人发射航天飞机绝对不会有主流媒体跳出来说这劳民伤财太费钱。主流媒体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跟政府保持一 致。
我觉得”底线”的存在并不是因为政府压力,而是媒体的一种”自律”。因为你是主流媒体,你要代表主流人群的意见,否则别人不买你的帐,毕竟政府是民选的吧。就好比说在中国,就算再有言论自由,也不会有哪家负责任的大报敢公然支持藏独。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想”大规模地”发表不同于”主流意见”的观点,实际上很不容易,因为主流媒体不给你发。多年前那个寄邮包炸弹来逼迫主流媒体发表他鼓吹为环保废除科学的文章的哥们,很可能认为美国实际上没有言论自由。

想要大规模的发表”非主流”意见,唯一的办法就是创办自己的”喉舌”媒体,因为有言论自由,所以这种媒体可以创办。最大的喉舌媒体当然就是共和党的 Fox了。其实右派媒体很多,比如”华盛顿时报”(注意别跟华盛顿邮报搞混了),基本上凡是华盛顿时报的消息都不太可信。严格意义上讲,华尔街日报也不算 真正的主流媒体。

当然其中的问题是办喉舌媒体你的有钱啊。美国言论自由的关键在于理论上你可以办。

那么共产党可不可以在美国办报纸呢?至少美国共产党可以。我将在下一章谈谈我跟美国共产党接触的一段经历。

言论自由不仅仅表现在批评政府的自由,也表现在批评个人的自由,包括政府官员和社会知名人士,比如演员什么的。我认为首当其冲的就是”指名道姓的言论自由”。

国内报道负面新闻经常不说当事人姓名,甚至拍个电视剧,明明已经是虚构的了,仍然怕被告,把城市地名都得重新起一个地图上没有的。以前的电视剧更绝,干 脆就叫什么C省B市,演员念台词也不怕别扭。而在美国新闻报导除非涉及未成年人,都是真名,美国电视剧都是真实地名,《prison break》里面那个监狱真实存在。
因为美国媒体不怕告。美国法律对于涉及公众人物的名誉权案件要求明显偏向于保护言论自由而不是保护个人。比如对政府官员,你要告媒体侵权除了要证明事实虚假之外还要证明媒体是故意恶意,要求很高。
我google了一下,中国个人告媒体侵犯名誉权案,媒体败诉的概率是80%,而在美国,这个概率只有8%。如果知道概率这么低,干脆就不要告了,所以美国的侵犯名誉权案件很少。
最近丘成桐要告纽约人杂志,我看有点多余。相比之下杨振宁,国内那么多人骂他他也不生气,脾气多好啊。
说到底这跟主流媒体的出现也不无关系。主流媒体有自律,自律才能对新闻负责,才不怕别人告。

和选举政治一样,言论自由是一个国家强大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在没有成熟中产阶级的时候搞言论自由只会使社会上充斥小报和八卦恶俗新闻,看看港台就知道。

我打算在更后面的几篇探索一下美国强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