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的时候,为了争取人心,使用了一个被后世多次效法使用的技术。陈吴二人抓了好几条活鱼,把写有”陈胜王”三个红字的丝昂塞进鱼腹,然后 再把鱼放生。等到无知渔民第二次抓到这些鱼,发现字条,就会认为天意要陈胜为王。参加大泽乡起义的”民工”队伍中并非全都是农民,其实很多人是社会中上层 阶级,甚至是官吏,因为触犯了苛刻的秦法而被抓了强制劳役。如果说秦二世已经侮辱了他们的人格,现在陈胜的这个造势法又侮辱了他们的智商。

然而事实证明,侮辱别人智商自古以来都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现在我们有时候把这个办法称为”忽悠”。现在的人也许不再相信鱼腹字条,但仍然相信别的荒诞事情。

以前的人起义,现在的人竞选。那么在竞选中,到底是老老实实告诉选民事实和科学的解决方案好呢,还是忽悠选民好呢?也许有人认为答案取决于选民的素质。那么通过最近美国总统选举中发生的的两件事,我们可以看看美国选民是什么素质。

当前美国的选举形势是共和党已经确定总统候选人麦卡恩,民主党则仍然需要从奥巴马和希拉里中挑选一个候选人。希拉里明明落后而不放弃,也就是说尽管大家都认为最后共和党肯定没戏,但麦卡恩现在处在一个坐山观虎斗的有利局面。

看着民主党忙于内斗,麦卡恩不甘寂寞的打出了一张牌:现在选民都抱怨油价很高,他号召在今年夏天来一个”gas-tax holiday”,不收汽油税。

麦卡恩侮辱了美国选民的智商。四月底,美国油价达到了每加仑$3.6,其中的汽油税只有$0.184。第一个问题是,你减少这点汽油税对于油价有多大意 义呢?这不是杯水车薪么?第二个问题是,就算有人会因此可以多加点油,那么这样的结果会不会导致油价的进一步上涨呢?事实上,马上就有40个经济学家联名 反对这个提议。

《时代周刊》则用一组数据(杂志上有个很好的曲线图,但网上没有)进一步说明了此提议的荒诞性。美国大多数高速 公路都不收费,其保养来自于这每加仑$0.184的税。从1997年到现在,此税始终未变,但是公路上多了18%的汽车,汽车的行驶里程也增加了18%, 而美国公路总里程只增加了2%。也就是说,现在同样的路被更多的使用,保养税却没有增加。直接结果是,到2009年之前,修路的资金将出现赤字。显然在这 种情况下应该做的是加税,而不是免税!

但选民就是喜欢听免税。如果说麦卡恩弱智,难道希拉里也弱智么?事实是希拉里立即声明支持麦卡恩的提议!我猜测,有一种卖国是把国家前途卖给本国选民,希拉里决心跟麦卡恩争相卖国。

奥巴马反对这个提议,他的主要理由是这点税钱可以忽略。那么奥巴马是不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政客呢?

华尔街日报5月16日的一篇报道说,奥巴马跟一帮农民谈论自由贸易。奥巴马说,日本市场不卖美国牛肉,这种做法伤害了美国农民。然而事实是什么呢?日本的确在疯牛病期间曾经禁止进口过美国牛肉,但现在日本市场上明明是可以买到美国牛肉的。奥巴马睁眼说瞎话。

麦卡恩,希拉里,奥巴马,这三个人都绝对不是弱智。就算他们是弱智,他们精选团队中的经济学家绝对不是弱智。然而他们为什么还会发表这么弱智的言论呢?因为选民喜欢这些言论。

以前曾经有候选人,比如说鼓吹全球变暖的戈尔,是不爱说弱智言论的。戈尔当初跟布什竞选的时候说,布什的减税计划只对美国1%最富的人才有好处,对一般 人没好处。这么说选民听明白了么?戈尔输了选举。事后的调查表明,超过10%的选民认为自己就属于这最富有的1%,另有更多的选民认为自己即将加入最富有 的1%!戈尔能不吐血么。

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但选民是简单的,选民的眼镜是有色的。这就决定了搞竞选不是写论文,不要晓之以理,要动之以情。我曾经在《公民洗脑指南》这篇文章中说过,玩选举,最重要的技术是:
– 讲感情,不要讲实情
– 谈道德,不要谈道理
– 靠电视,不要靠电脑

麦卡恩,希拉里,奥巴马,这三个人中的一个将在几个月以后当选美国总统,这三个人都发表过弱智的言论。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总统选举已经成了一个比谁更弱 智的竞争。台湾更是如此。选举语言就必须要弱智。专制体制内,为了往上爬必须媚上;”民主”体制内,为了往上爬必须媚下。媚上必须卑躬屈膝,媚下必须弱 智。

现在的问题是,也许有人会说,好吧,就让我用这些弱智言论当选美国总统,只要我当选之后不弱智就行。真的行么?中国古代有 多少官员说,我愿意卑躬屈膝的往上爬,只要我爬上去以后能做几件有利于人民的事情就行。然而事实上一旦上去以后,很容易发现身不由己,必须继续干那些卑躬 屈膝或者弱智的事情。

让全体选民都参与决定来选总统,和让一个没多少见识的皇帝来任命宰相没什么区别。其特点都是作出任免决定的人本身素质不高,而竞选者必须迎合这个不高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