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upporter once called out, “Governor Stevenson, all thinking people are for you!” And Adlai Stevenson answered, “That’s not enough. I need a majority.”』- Scott Simon

半个世纪以前,美国总统的演说词相当于十二年级学生的难度,而现在,美国总统在七年级层次上讲话。美国人民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上大学机会超过 50%)的同时,美国政治的水平却越来越弱智。敢于指出这一点,没什么了不起。实际上小布什时代以来,所有知识分子都在指责共和党愚弄选民,政客们的素质 越来越差。说政客愚蠢,不算皇帝新衣。

真正具备皇帝新衣水平的发言,是敢于指出不仅仅政客愚蠢,是敢于说出谁也不敢说的话:“人民”(The People)愚蠢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一共规定了五条自由权利,只有20%的美国人能至少说出其中两条,都能说全的美国人只有千分之一。相比之下,22%的美国人能把卡通辛普森一家的五个成员说全。最近备受我国青年愤慨的CNN电视台,其在美国的观众平均年龄是60岁。实际上大多数美国青年根本不关心什么时事。连在华盛顿的一个大学学习新闻专业的学生,其中每天阅读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的比例大约也只有10%!还能指望什么年轻人读报?(不用提上网,大多数青年上网也不是为了看新闻)

当年富兰克林说曾经说,所有美国人都是政治家 — 那是200多年以前。现在所有美国人都是消费者。主要通过偶尔看到的竞选广告来投票。

一句话,现在的美国选民越来越愚蠢。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老百姓。与全体人民为敌需要勇气。就连 Thomas Friedman (《世界是平的》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也只敢说”我们”愚蠢。

美国历史学家 Rick Shekman 最近出了一本书,《Just How Stupid Are We?》,副标题『Facing the Truth about the American Voter』。这本书说道:

第一,过去五十年的发展,美国政治水平越来越向着弱智化,娱乐化的方向发展,并且酿成了巨大的错误;
第二,美国人民越来越愚蠢:人民乐于相信”神话”(Myth)而不是”事实”(Truth),人民对政治事务非常无知,人民在做出政治决定的时候,往往是非理性的;
第三,因为政客们越来越多的依靠民调来决定自己的政策,迎合选民,结果是在一方面人民越来越蠢,另一方面人民对政治的直接控制却越来越大。

作者对这一切痛心疾首。决定选举结果的本来应该是政治家对”议题”(issues)的看法,然而现在的选民更关心政治家本身是不是更”像人类”。作者指出,布什土头土脑的样子其实是故意的,他在私下场合的表现要聪明得多。选民喜欢听的不是这个候选人的政策,而是他从底层一步步到顶层,从贫穷到富裕的奋斗故事。人们对真正的政治议题根本不感兴趣。

竞选专家研究电视广告,形象设计。你只能喊口号,而不能试图”解释”你的政治观点 – 因为只要你一开始解释,选民就会换台。不能在车贴上表达的思想基本上就不能传播。

人民愚蠢,人民直接左右政治事物,但是没人敢批评人民。现在是人民最大的年代。当初美国的建立者敢说,”让人民选地方官不等于让瞎子选颜色么?” 敢说,如果人民的权利不被制衡,就会变成暴民,民主就成了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现在再也没人敢这么说了。”精英”(elite)这个词,在中美两国现在都是贬义词。(几周前看一篇纽约时报文章说,在法国,精英仍然是一个好词)

作者在本书的最后,提出了一点希望。他认为在这个新时期,网络博客可以传播思想。他认为应该逼着大学生读报了解时事,每周进行时事测验,成绩与奖学金和毕业挂钩。如果他听说过中国学生考研有一门是考政治,没准还会提出表扬。

讨论当前美国政治的弱智化趋势的新书,我看过的就有三四本,比如戈尔和索罗斯,都专门写书说过类似的事情。实际上,这本书不管是内容还是思想都不新鲜。 尤其是布什第二任期居然能够连任,很多知识分子,包括经济学家,开始从指责共和党向反思整个个美国社会,甚至反思美国的民主制度转化。

被布什骗一次,是布什的错。现在美国人民被布什骗了两次,是谁的错呢?

是这本书的最大贡献是第一次指出,”人民”不是无辜的。民意之所以易于被政客左右,根本原因是人民自己很愚蠢。这本书作者写道,在所有”神话”之中,最 大的一个神话就是”人民”。这个神圣的词汇,其实非常空洞,甚至谁也说不清有什么意义。难道人民就不会错么?难道人民就永远神圣么?

这本书现在刚刚出版不久,作者本人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责难,还经常接受媒体采访,上电视做个节目什么的。显然,看这本书的美国人并不愚蠢,因为愚蠢的美国人都不看书。

这本书的博客地址是:http://howstupidblog.com/
另有一个一帮历史学家谈论时事的博客,History News Network (HNN):http://hnn.us/

另外最近另有一本新书,《The Political Mind》,用过去几十年内认知科学的最新进展来解释为什么人民是愚蠢的。相对于简单的指责人民,从人脑的局限性本身入手显然更有道理。

最后,套用本书前言部分引用的一句俗话: People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 –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