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游戏的三个境界

同人于野

一位大师给他的新徒弟解释“道”。“道存在于所有软件之中,不管是多么渺小的软件,” 大师说。

“手持计算器中有道么?” 徒弟问。
“有道,” 大师回答。
“游戏中有道么?” 徒弟继续问。
就连游戏中都有道,” 大师说。
“那么 DOS 操作系统里也有道么?”

大师咳嗽一声,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今天的课程结束了,” 他说。

— 翻译自 Geoffrey James, The Tao of Programming。

当一个人玩游戏的时候,他玩的是什么?当然,现在中文论坛给的流行答案是“寂寞”。据说是罗切斯特大学的研究结果,说游戏之所以让人上瘾是因为满足了人的心理需要:一个人的现实生活很平庸无聊,而在游戏中却可以呼风唤雨横扫千军。不管是寂寞论还是心理论,根本上都是说,电脑游戏,是 loser 的天堂。

曾经有过一个调查显示,与中国玩家大都是大中学生不同,美国游戏市场的最大消费人群,是一帮三十岁以上身体超重的宅男。可见游戏玩家的整体形象的确不怎么样。尽管如此,打游戏并不是一个特别愚蠢的活动。

我一贯敬重那些打游戏上瘾的人,就如同干一项事业一样,他们忠诚于游戏,有 commitment 。游戏为什么好玩?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仅关乎游戏,更关乎我们对事业的追求。打游戏有三个境界。

游戏的第一个境界是好玩。首先是“现实感”,或者说“超现实感”。一个游戏让人一看就觉得好玩,凭的就是能特别逼真的“做事”。比如说《魔兽世界》的一句宣传口号是“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机会拿一把斧子跟人对砍,从来没使用过魔法,更从来没骑乘过大鸟在天上飞。我从来没指挥过军队,没灭过别人的国家,实际上,我从来没当过英雄。在游戏里我可以做这些事情,如同做了一个好梦。

但这种现实超现实感只能短期内吸引人,再好看的电影,每天都看一遍也会无聊。一个游戏要做到有趣,要让人一整天杀怪而不觉得烦闷,还有一个诀窍,叫做“随机”。

杀死一个怪物之前,你不知道它会掉落什么。多数情况下可能只是一点布料和小钱,但存在某种可能性,它会掉落一件精良甚至史诗级的装备。人们沉迷于这种随机性,热爱这种小意外,好赌,真是人的天性啊。

一个沉浸在这种“好玩”境界中的玩家是快乐的。游戏是他们生活中的消遣和点缀。他们“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但这种浅尝即止走马观花的游戏者并不真正懂得游戏。这种低境界的玩家就好像在海边玩耍的小孩子,他们偶尔被几个好看的贝壳所吸引,而完全不能欣赏身边游戏世界的汪洋大海。

“被游戏玩”,才是高境界。一个真正热爱游戏的人打游戏并不总是轻松快乐的。真正的游戏玩家有时候甚至是拼命的,因为他们知道不吃苦就永远不会到达顶峰。游戏的第二个境界是追求成就感。

如果成就感仅仅是为了成为全服务器第一高手也就罢了。但为什么会有人为了凑齐一套装备反反复复地刷副本?为什么有人甚至为了仅仅是为了“打钱”而不眠不休地在一个地方杀怪甚至不惜因为这种纯低端的体力劳动而被人嘲笑?更重要的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精神用在真实世界中的学习和工作上?

这是因为有两件事只存在于游戏之中:第一,“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回报是即时的。

打赢一场仗,经验值立即上升,战利品立即到手。这个规则看似简单,在现实生活中却是非常少见的。即时的回报会给做事的人一个正反馈,使他马上更投入地继续工作,这种正反馈一旦运行起来,只有人的身体素质这种生理极限才能限制他的工作强度。我们经常看到一个政府职员在上班时间悠闲地看报纸,而一个小商贩却可能在工资更低的情况下拼命地加班加点地高强度工作,其中根本的技术原因是这个小商贩的每一个动作都立即转化为收益。即时正反馈,就是游戏上瘾动力学。

这个道理的应用是怎么从管理角度建立一个即时回报的系统。不过我觉得这种系统在很多情况下并不实用。这个反馈会把任何人置于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似乎只适合于简单体力劳动。因为脑力劳动者需要自由的空闲时间来想事儿。一个科学工作者如果陷入这种正反馈之中,比如每一篇论文都带来几万块钱奖金的话,将是非常可悲的事情,他会变成只会写论文的机器。而另一方面,体力劳动现在大多都是生产线,需要各人之间的配合,而不希望单独一个人凭借自身素质好逞英雄。

一个玩家一旦陷入这种即时正反馈系统之中,他就成了游戏的奴隶。我是尊敬这样的玩家,但有人可能会鄙视。另有一种玩家,却是值得所有人敬仰。

这就是游戏的第三个境界,体育和科学的境界。进入这个境界的玩家不是“玩”游戏,而是“训练”,甚至是“研究”游戏。他们不再对升级和获得装备之类的事情兴奋,他们追求的是技艺。

几年前玩《魔兽世界》的时候,我看过很多这样的玩家写的技术文章。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技能和魔法的性质,对他们来说都是基础知识。他们对每一次升级后的技能修改都敏感。他们试炼作战过程中的攻击方向和步法。有些暴雪拒绝公布的细节,比如说“威胁值”的计算公式,他们用搞科研的精神,去野外找怪物做实验。然后他们把发现写成一篇论文。

达到这个境界的玩家把打游戏变成了一个体育运动,甚至是一项科学研究。他们可以反复打某个单机游戏中的同一张地图而不觉枯燥,因为他们追求的不是简单的快感,而是更高的技艺水平,是艺术。他们仿佛在游戏之中,又好像在游戏之外。

所以打游戏实在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事情。如果你随便玩,你只能体验一点小小的快乐情调。如果你陷入即时正反馈系统不能自拔,你会获得更大的乐趣,和痛苦。只有当你进入更高的境界,你才可能成为游戏界的泰格伍兹,甚至是 Matrix 里的 Neo.


(31,735 views)
-------
Similar Posts:

43 Comments (and 8 trackbacks)

  • #1 by feng on 十二月 24, 2009 - 4:51 下午

    Reply Quote

    哥们, 给你推荐一个纪录片: the king of kong (http://www.imdb.com/title/tt0923752/). 就是讲一帮玩游戏到达一定境界的人物们.
    对于做任何一件事, 非常投入, 达到极致境界的人, 我都是尊重的, 哪怕是玩游戏(我个人对游戏不是很感兴趣), 烧菜, 玩滑板这种我觉得不值得花很多时间的事情. 我觉得举凡小事, 做到极致境界, 其中成功的道理也都是相通的. 可以引以为启发.

    • #2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5, 2009 - 5:08 上午

      Reply Quote

      这个片看来很好,相见恨晚啊!

      • #3 by feng on 十二月 25, 2009 - 9:22 上午

        Reply Quote

        前一陣子時來發個貼. 最近生活中的 priorities 有所變化. 來的少了.
        你文章開頭的話引起我想到這段:
        【原文】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痀偻者承蜩(1),犹掇之也(2)。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3);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4);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5)。吾不反不侧(6),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
        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痀偻丈人之谓乎!”
        【译文】
        孔子到楚国去,走出树林,看见一个驼背老人正用竿子粘蝉,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样。
        孔子说:“先生真是高水平啊!有道吗?”驼背老人说:“我有我的办法。经过五、六个月的练习,在竿头累迭起两个丸子而不会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已经很少了;迭起三个丸子而不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十次不会超过一次了;迭起五个丸子而不坠落,也就会像在地面上拾取一样容易。我立定身子,犹如临近地面的断木,我举竿的手臂,就像枯木的树枝;虽然天地很大,万物品类很多,我一心只注意蝉的翅膀,从不思前想后左顾右盼,绝不因纷繁的万物而改变对蝉翼的注意,为什么不能成功呢!”
        孔子转身对弟子们说:“运用心志不分散,就是高度凝聚精神,恐怕说的就是这位驼背的老人吧!”

        • #4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6, 2009 - 2:41 下午

          Reply Quote

          呵呵,我得恭喜你最近的变化:)

          • #5 by feng on 十二月 27, 2009 - 3:24 上午

            Reply Quote

            呵呵. 謝謝. 雖然未曾謀面, 感覺神交有日已. 我現在想到, 思維的樂趣固然無以倫比, 卻還是比之不上談戀愛的樂趣. 而后者輕易便 take over 全部的 processing power, 讓旁人看了仿佛抽瘋. 人 hardwired 本如此. 思維樂趣等后天 derived, acquired 的追求, 在百萬年進化出來的追求面前, 蒼白無力, 不堪一擊.

            • #6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7, 2009 - 4:31 下午

              Reply Quote

              完全同意。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人,如果读书读得脱离了人的本性,还不如不读:)

  • #7 by mysky on 十二月 24, 2009 - 5:20 下午

    Reply Quote

    不错,我也在关注网络时代下人们活动的特性。

  • #8 by 同人死忠 on 十二月 24, 2009 - 8:29 下午

    Reply Quote

    我女友知道我最喜欢看你的博客,圣诞节送我的礼物就是把你的博客的文章集合成的书。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 #9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5, 2009 - 5:09 上午

      Reply Quote

      我深感荣幸!

    • #10 by 路人甲 on 五月 30, 2010 - 6:35 下午

      Reply Quote

      请问电子书是怎么做成的?求技术支持。。我也想做

  • #11 by Bo.Z on 十二月 24, 2009 - 11:45 下午

    Reply Quote

    推荐一个文章,讨论为什么Geek们爱玩游戏,角度略有不同
    http://www.randsinrepose.com/

    • #12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5, 2009 - 5:09 上午

      Reply Quote

      多谢推荐!

  • #13 by baopao on 十二月 25, 2009 - 11:17 上午

    Reply Quote

    我没弄明白那个学生提到DOS系统时为何不提道的问题了…请博主释惑一下

    • #14 by feng on 十二月 25, 2009 - 3:02 下午

      Reply Quote

      hehe, 我作為好事者來解釋一下 — 如果我理解你的問題正確的話, 大師終于覺得DOS實在是真的沒有道之所存, 所以左顧言它, 回避了學生的問題.

      當然我們中國人理解這個笑話比老美還要深入一點. 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原是出于莊子: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
      莊子曰:「旡所不在。」
      東郭子曰:「期而後可。」
      莊子曰:「在螻蟻。」
      曰:「何其下邪?」
      曰:「在稊稗。」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
      東郭子不應。

      東郭子凡舉天下卑賤之事物, 以致屎溺, 不能夠問倒莊子, 而學生問倒了大師, 可見DOS之惡其甚! 但這么微妙的理解, 怕只有咱們老中能夠體會.

  • #15 by echo on 十二月 25, 2009 - 6:27 下午

    Reply Quote

    我对计算机一窍不通,谁能给我解释下DOS为啥比屎尿还烂?

    • #16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6, 2009 - 2:46 下午

      Reply Quote

      DOS 出来的时候,实际上早已有了一个相当成熟,而且非常高妙的操作系统,也就是 UNIX。 DOS 是微软为了商业目的(当时 UNIX 不能用于 PC)而投机出来的操作系统。程序员看不上 DOS,我猜除了结构性能等等技术方面跟 UNIX 不可同日而语之外,一个重要原因是 DOS 在商业上太成功了。这就好比说所有真正研读过庄子的人都要调侃一下于丹一样。

  • #17 by 猥琐男 on 十二月 26, 2009 - 1:47 下午

    Reply Quote

    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精神用在真实世界中的学习和工作上?

    这是因为有两件事只存在于游戏之中:第一,“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回报是即时的。

    ———————————————
    我认为回答提出的问题还可以再加上一点:“失败的代价是极低的”。而我认为这是游戏和现实世界最大的区别。“不可以输”是现实世界的生存法则,游戏中却没有,这也是很多游戏成瘾者逃避现实的原因。
    就像我踢足球时进球了就不可能像职业球员那样的兴奋,因为我可以踢不进,但好的职业前锋不行。这种爽是在巨大压力下成功才有的爽。
    像那些把游戏玩到极致的 职业 玩家才也有这种感觉。兽王Grubby一度因为战绩不佳,连与女友的恋情都被诟病,后来的重新登顶才封住了世人的嘴。那时的他有资本向世人宣告:“我们的爱无罪”。
    所以我认为游戏的至高境界就是Grubby的这种境界,面对压力,迎接挑战。恰恰是在压力最小的游戏世界中追寻压力最大的那条路。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游戏天才Grubby从小被炫丽的游戏所吸引,慢慢走过了文中所说的游戏玩家的第一层境界,第二层境界,第三层境界。去追寻游戏中很难提供的高压环境,其实也就是回到了残酷的现实,游戏对他而言已不是一个世界,只是一个职业。

  • #18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6, 2009 - 2:47 下午

    Reply Quote

    “在压力最小的游戏世界中追寻压力最大的那条路” — 我喜欢这句话。

  • #19 by 左岸读书 on 一月 6, 2010 - 7:18 下午

    Reply Quote

    看竞技游戏,很过瘾,虽然我现在已经不玩游戏了~

  • #20 by 入游魔 on 一月 6, 2010 - 9:28 下午

    Reply Quote

    为游戏而研究游戏,服务的只有游戏而已。
    以上,虽然这篇文章的观点我觉得很新,我很欣赏.

  • #21 by XDash on 一月 7, 2010 - 12:51 下午

    Reply Quote

    这里挺有意思,订阅之。

  • #22 by lupy on 一月 7, 2010 - 2:00 下午

    Reply Quote

    写得真好,虽然没玩过魔兽世界,但经常和同学玩真三,其间的乐趣想来应该差别不会很大,不过还是有区别的,魔兽世界是探索性的游戏,通过打怪获得装备和升级,而真三是对抗性的游戏,五V五很需要盟友之间的配合,完美的配合会带来很大的快感。其实有时候我想,除了游戏玩家之外,真正的高手是设计游戏的人,要设计出一个合乎众人口味的游戏,需要多大的想象力!

  • #23 by Agent_123 on 一月 8, 2010 - 12:13 上午

    Reply Quote

    我觉得游戏和诗歌小说一样,都是美的,美就是值得追求的

  • #24 by Lorenz on 一月 8, 2010 - 10:42 下午

    Reply Quote

    平时的生活中只有自己给予自己估计的嘉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正反馈。但是这种自我的认可有的时候容易受到别人认可的影响(有的时候也可能是别人的反对)。
    或者说,life is a huge game 你得自己去体会你得到了什么奖励。

  • #25 by zkk on 一月 23, 2010 - 7:02 上午

    Reply Quote

    过去的三年我都在玩游戏,现在后悔自己会屈服于这样的“即时正反馈”。
    不过自己真的是很喜欢,也很擅长。
    为此我常常感叹,在选择职业的时候,“最喜欢”“最擅长”“社会最需要(报酬最高)”这三者一般是难以统一的。如果一个人生来这三者就是统一的,那他就很容易成功。

    • #26 by gaoker on 十一月 17, 2013 - 11:34 下午

      Reply Quote

      同意。

    • 打游戏的三个境界

      同人于野

      一位大师给他的新徒弟解释“道”。“道存在于所有软件之中,不管是多么渺小的软件,” 大师说。

      “手持计算器中有道么?” 徒弟问。
      “有道,” 大师回答。
      “游戏中有道么?” 徒弟继续问。
      就连游戏中都有道,” 大师说。
      “那么 DOS 操作系统里也有道么?”

      大师咳嗽一声,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今天的课程结束了,” 他说。

      — 翻译自 Geoffrey James, The Tao of Programming。

      当一个人玩游戏的时候,他玩的是什么?当然,现在中文论坛给的流行答案是“寂寞”。据说是罗切斯特大学的研究结果,说游戏之所以让人上瘾是因为满足了人的心理需要:一个人的现实生活很平庸无聊,而在游戏中却可以呼风唤雨横扫千军。不管是寂寞论还是心理论,根本上都是说,电脑游戏,是 loser 的天堂。

      曾经有过一个调查显示,与中国玩家大都是大中学生不同,美国游戏市场的最大消费人群,是一帮三十岁以上身体超重的宅男。可见游戏玩家的整体形象的确不怎么样。尽管如此,打游戏并不是一个特别愚蠢的活动。

      我一贯敬重那些打游戏上瘾的人,就如同干一项事业一样,他们忠诚于游戏,有 commitment 。游戏为什么好玩?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仅关乎游戏,更关乎我们对事业的追求。打游戏有三个境界。

      游戏的第一个境界是好玩。首先是“现实感”,或者说“超现实感”。一个游戏让人一看就觉得好玩,凭的就是能特别逼真的“做事”。比如说《魔兽世界》的一句宣传口号是“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机会拿一把斧子跟人对砍,从来没使用过魔法,更从来没骑乘过大鸟在天上飞。我从来没指挥过军队,没灭过别人的国家,实际上,我从来没当过英雄。在游戏里我可以做这些事情,如同做了一个好梦。

      但这种现实超现实感只能短期内吸引人,再好看的电影,每天都看一遍也会无聊。一个游戏要做到有趣,要让人一整天杀怪而不觉得烦闷,还有一个诀窍,叫做“随机”。

      杀死一个怪物之前,你不知道它会掉落什么。多数情况下可能只是一点布料和小钱,但存在某种可能性,它会掉落一件精良甚至史诗级的装备。人们沉迷于这种随机性,热爱这种小意外,好赌,真是人的天性啊。

      一个沉浸在这种“好玩”境界中的玩家是快乐的。游戏是他们生活中的消遣和点缀。他们“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但这种浅尝即止走马观花的游戏者并不真正懂得游戏。这种低境界的玩家就好像在海边玩耍的小孩子,他们偶尔被几个好看的贝壳所吸引,而完全不能欣赏身边游戏世界的汪洋大海。

      “被游戏玩”,才是高境界。一个真正热爱游戏的人打游戏并不总是轻松快乐的。真正的游戏玩家有时候甚至是拼命的,因为他们知道不吃苦就永远不会到达顶峰。游戏的第二个境界是追求成就感。

      如果成就感仅仅是为了成为全服务器第一高手也就罢了。但为什么会有人为了凑齐一套装备反反复复地刷副本?为什么有人甚至为了仅仅是为了“打钱”而不眠不休地在一个地方杀怪甚至不惜因为这种纯低端的体力劳动而被人嘲笑?更重要的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精神用在真实世界中的学习和工作上?

      这是因为有两件事只存在于游戏之中:第一,“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回报是即时的。

      打赢一场仗,经验值立即上升,战利品立即到手。这个规则看似简单,在现实生活中却是非常少见的。即时的回报会给做事的人一个正反馈,使他马上更投入地继续工作,这种正反馈一旦运行起来,只有人的身体素质这种生理极限才能限制他的工作强度。我们经常看到一个政府职员在上班时间悠闲地看报纸,而一个小商贩却可能在工资更低的情况下拼命地加班加点地高强度工作,其中根本的技术原因是这个小商贩的每一个动作都立即转化为收益。即时正反馈,就是游戏上瘾动力学。

      这个道理的应用是怎么从管理角度建立一个即时回报的系统。不过我觉得这种系统在很多情况下并不实用。这个反馈会把任何人置于连续的高强度工作,似乎只适合于简单体力劳动。因为脑力劳动者需要自由的空闲时间来想事儿。一个科学工作者如果陷入这种正反馈之中,比如每一篇论文都带来几万块钱奖金的话,将是非常可悲的事情,他会变成只会写论文的机器。而另一方面,体力劳动现在大多都是生产线,需要各人之间的配合,而不希望单独一个人凭借自身素质好逞英雄。

      一个玩家一旦陷入这种即时正反馈系统之中,他就成了游戏的奴隶。我是尊敬这样的玩家,但有人可能会鄙视。另有一种玩家,却是值得所有人敬仰。

      这就是游戏的第三个境界,体育和科学的境界。进入这个境界的玩家不是“玩”游戏,而是“训练”,甚至是“研究”游戏。他们不再对升级和获得装备之类的事情兴奋,他们追求的是技艺。

      几年前玩《魔兽世界》的时候,我看过很多这样的玩家写的技术文章。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技能和魔法的性质,对他们来说都是基础知识。他们对每一次升级后的技能修改都敏感。他们试炼作战过程中的攻击方向和步法。有些暴雪拒绝公布的细节,比如说“威胁值”的计算公式,他们用搞科研的精神,去野外找怪物做实验。然后他们把发现写成一篇论文。

      达到这个境界的玩家把打游戏变成了一个体育运动,甚至是一项科学研究。他们可以反复打某个单机游戏中的同一张地图而不觉枯燥,因为他们追求的不是简单的快感,而是更高的技艺水平,是艺术。他们仿佛在游戏之中,又好像在游戏之外。

      所以打游戏实在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事情。如果你随便玩,你只能体验一点小小的快乐情调。如果你陷入即时正反馈系统不能自拔,你会获得更大的乐趣,和痛苦。只有当你进入更高的境界,你才可能成为游戏界的泰格伍兹,甚至是 Matrix 里的 Neo.


      (31,735 views)
      -------
      Similar Posts:

      43 Comments (and 8 trackbacks)

      • #1 by feng on 十二月 24, 2009 - 4:51 下午

        Reply Quote

        哥们, 给你推荐一个纪录片: the king of kong (http://www.imdb.com/title/tt0923752/). 就是讲一帮玩游戏到达一定境界的人物们.
        对于做任何一件事, 非常投入, 达到极致境界的人, 我都是尊重的, 哪怕是玩游戏(我个人对游戏不是很感兴趣), 烧菜, 玩滑板这种我觉得不值得花很多时间的事情. 我觉得举凡小事, 做到极致境界, 其中成功的道理也都是相通的. 可以引以为启发.

        • #2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5, 2009 - 5:08 上午

          Reply Quote

          这个片看来很好,相见恨晚啊!

          • #3 by feng on 十二月 25, 2009 - 9:22 上午

            Reply Quote

            前一陣子時來發個貼. 最近生活中的 priorities 有所變化. 來的少了.
            你文章開頭的話引起我想到這段:
            【原文】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痀偻者承蜩(1),犹掇之也(2)。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3);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4);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5)。吾不反不侧(6),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
            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痀偻丈人之谓乎!”
            【译文】
            孔子到楚国去,走出树林,看见一个驼背老人正用竿子粘蝉,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样。
            孔子说:“先生真是高水平啊!有道吗?”驼背老人说:“我有我的办法。经过五、六个月的练习,在竿头累迭起两个丸子而不会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已经很少了;迭起三个丸子而不坠落,那么失手的情况十次不会超过一次了;迭起五个丸子而不坠落,也就会像在地面上拾取一样容易。我立定身子,犹如临近地面的断木,我举竿的手臂,就像枯木的树枝;虽然天地很大,万物品类很多,我一心只注意蝉的翅膀,从不思前想后左顾右盼,绝不因纷繁的万物而改变对蝉翼的注意,为什么不能成功呢!”
            孔子转身对弟子们说:“运用心志不分散,就是高度凝聚精神,恐怕说的就是这位驼背的老人吧!”

            • #4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6, 2009 - 2:41 下午

              Reply Quote

              呵呵,我得恭喜你最近的变化:)

              • #5 by feng on 十二月 27, 2009 - 3:24 上午

                Reply Quote

                呵呵. 謝謝. 雖然未曾謀面, 感覺神交有日已. 我現在想到, 思維的樂趣固然無以倫比, 卻還是比之不上談戀愛的樂趣. 而后者輕易便 take over 全部的 processing power, 讓旁人看了仿佛抽瘋. 人 hardwired 本如此. 思維樂趣等后天 derived, acquired 的追求, 在百萬年進化出來的追求面前, 蒼白無力, 不堪一擊.

                • #6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7, 2009 - 4:31 下午

                  Reply Quote

                  完全同意。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人,如果读书读得脱离了人的本性,还不如不读:)

      • #7 by mysky on 十二月 24, 2009 - 5:20 下午

        Reply Quote

        不错,我也在关注网络时代下人们活动的特性。

      • #8 by 同人死忠 on 十二月 24, 2009 - 8:29 下午

        Reply Quote

        我女友知道我最喜欢看你的博客,圣诞节送我的礼物就是把你的博客的文章集合成的书。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 #9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5, 2009 - 5:09 上午

          Reply Quote

          我深感荣幸!

        • #10 by 路人甲 on 五月 30, 2010 - 6:35 下午

          Reply Quote

          请问电子书是怎么做成的?求技术支持。。我也想做

      • #11 by Bo.Z on 十二月 24, 2009 - 11:45 下午

        Reply Quote

        推荐一个文章,讨论为什么Geek们爱玩游戏,角度略有不同
        http://www.randsinrepose.com/

        • #12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5, 2009 - 5:09 上午

          Reply Quote

          多谢推荐!

      • #13 by baopao on 十二月 25, 2009 - 11:17 上午

        Reply Quote

        我没弄明白那个学生提到DOS系统时为何不提道的问题了…请博主释惑一下

        • #14 by feng on 十二月 25, 2009 - 3:02 下午

          Reply Quote

          hehe, 我作為好事者來解釋一下 — 如果我理解你的問題正確的話, 大師終于覺得DOS實在是真的沒有道之所存, 所以左顧言它, 回避了學生的問題.

          當然我們中國人理解這個笑話比老美還要深入一點. 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原是出于莊子: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
          莊子曰:「旡所不在。」
          東郭子曰:「期而後可。」
          莊子曰:「在螻蟻。」
          曰:「何其下邪?」
          曰:「在稊稗。」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
          東郭子不應。

          東郭子凡舉天下卑賤之事物, 以致屎溺, 不能夠問倒莊子, 而學生問倒了大師, 可見DOS之惡其甚! 但這么微妙的理解, 怕只有咱們老中能夠體會.

      • #15 by echo on 十二月 25, 2009 - 6:27 下午

        Reply Quote

        我对计算机一窍不通,谁能给我解释下DOS为啥比屎尿还烂?

        • #16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6, 2009 - 2:46 下午

          Reply Quote

          DOS 出来的时候,实际上早已有了一个相当成熟,而且非常高妙的操作系统,也就是 UNIX。 DOS 是微软为了商业目的(当时 UNIX 不能用于 PC)而投机出来的操作系统。程序员看不上 DOS,我猜除了结构性能等等技术方面跟 UNIX 不可同日而语之外,一个重要原因是 DOS 在商业上太成功了。这就好比说所有真正研读过庄子的人都要调侃一下于丹一样。

      • #17 by 猥琐男 on 十二月 26, 2009 - 1:47 下午

        Reply Quote

        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精神用在真实世界中的学习和工作上?

        这是因为有两件事只存在于游戏之中:第一,“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回报是即时的。

        ———————————————
        我认为回答提出的问题还可以再加上一点:“失败的代价是极低的”。而我认为这是游戏和现实世界最大的区别。“不可以输”是现实世界的生存法则,游戏中却没有,这也是很多游戏成瘾者逃避现实的原因。
        就像我踢足球时进球了就不可能像职业球员那样的兴奋,因为我可以踢不进,但好的职业前锋不行。这种爽是在巨大压力下成功才有的爽。
        像那些把游戏玩到极致的 职业 玩家才也有这种感觉。兽王Grubby一度因为战绩不佳,连与女友的恋情都被诟病,后来的重新登顶才封住了世人的嘴。那时的他有资本向世人宣告:“我们的爱无罪”。
        所以我认为游戏的至高境界就是Grubby的这种境界,面对压力,迎接挑战。恰恰是在压力最小的游戏世界中追寻压力最大的那条路。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游戏天才Grubby从小被炫丽的游戏所吸引,慢慢走过了文中所说的游戏玩家的第一层境界,第二层境界,第三层境界。去追寻游戏中很难提供的高压环境,其实也就是回到了残酷的现实,游戏对他而言已不是一个世界,只是一个职业。

      • #18 by 同人于野 on 十二月 26, 2009 - 2:47 下午

        Reply Quote

        “在压力最小的游戏世界中追寻压力最大的那条路” — 我喜欢这句话。

      • #19 by 左岸读书 on 一月 6, 2010 - 7:18 下午

        Reply Quote

        看竞技游戏,很过瘾,虽然我现在已经不玩游戏了~

      • #20 by 入游魔 on 一月 6, 2010 - 9:28 下午

        Reply Quote

        为游戏而研究游戏,服务的只有游戏而已。
        以上,虽然这篇文章的观点我觉得很新,我很欣赏.

      • #21 by XDash on 一月 7, 2010 - 12:51 下午

        Reply Quote

        这里挺有意思,订阅之。

      • #22 by lupy on 一月 7, 2010 - 2:00 下午

        Reply Quote

        写得真好,虽然没玩过魔兽世界,但经常和同学玩真三,其间的乐趣想来应该差别不会很大,不过还是有区别的,魔兽世界是探索性的游戏,通过打怪获得装备和升级,而真三是对抗性的游戏,五V五很需要盟友之间的配合,完美的配合会带来很大的快感。其实有时候我想,除了游戏玩家之外,真正的高手是设计游戏的人,要设计出一个合乎众人口味的游戏,需要多大的想象力!

      • #23 by Agent_123 on 一月 8, 2010 - 12:13 上午

        Reply Quote

        我觉得游戏和诗歌小说一样,都是美的,美就是值得追求的

      • #24 by Lorenz on 一月 8, 2010 - 10:42 下午

        Reply Quote

        平时的生活中只有自己给予自己估计的嘉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正反馈。但是这种自我的认可有的时候容易受到别人认可的影响(有的时候也可能是别人的反对)。
        或者说,life is a huge game 你得自己去体会你得到了什么奖励。

      • #25 by zkk on 一月 23, 2010 - 7:02 上午

        Reply Quote

        过去的三年我都在玩游戏,现在后悔自己会屈服于这样的“即时正反馈”。
        不过自己真的是很喜欢,也很擅长。
        为此我常常感叹,在选择职业的时候,“最喜欢”“最擅长”“社会最需要(报酬最高)”这三者一般是难以统一的。如果一个人生来这三者就是统一的,那他就很容易成功。

      • #27 by feiqu on 一月 24, 2010 - 10:56 下午

        Reply Quote

        个人感觉玩游戏的三个状态有点类似于求学:
        第一个状态类似于本科,
        第二个状态类似于硕士,
        第三个状态类似于博士及以后,对游戏技艺和内在规律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
        愿我们能以玩游戏的精神来搞科学研究。
        玩游戏到了第三个阶段最值得称道的是完全以技艺自身的乐趣为回报,这对我们这些努力努力就会停下来问自己这么努力究竟意义何在的俗人是多么大的惊醒啊!

      • #28 by Geekgirl on 一月 29, 2010 - 6:52 下午

        Reply Quote

        我处于“好玩”的境界,不会上瘾,知道怎么玩就OK. 呵呵

      • #29 by nature on 一月 30, 2010 - 11:02 下午

        Reply Quote

        文章写得很好,在下受益良多。
        评论也不错,水平都很高。

      • #30 by Laedere on 二月 1, 2010 - 4:56 下午

        Reply Quote

        换个与博主不一样的角度来看,我把游戏看作一种体验性很强的艺术作品。按照玩后所得不同,同样可以划分为三个境界。

        一,感觉游戏,尚在感官刺激阶段。体会各种声光效果。所谓“正反馈”阶段大都也在于此。

        二,感受游戏,开始能够体会游戏作者的用心,能够感受到他们对于游戏内和游戏外世界的理解。就如同一本书的作者,总有要展示给读者的思想和情绪。

        三,感悟游戏,每个游戏都是一个现实世界的模型。通过这些模型,我们可以感悟出一些额外的东西。比如《文明》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一些国际政治的原则。《模拟人生》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反思下自己的日子。

      • #31 by 盒子 on 二月 24, 2010 - 2:40 下午

        Reply Quote

        很好的文章,我一度陷入游戏的正反馈系统中去。

      • #32 by LAN on 三月 31, 2010 - 6:00 下午

        Reply Quote

        丫的你们都应该去玩EVE,还代价小呢,还境界高呢,都让这些通通去见鬼

      • #33 by Evilspark343 on 五月 25, 2010 - 9:00 下午

        Reply Quote

        其实可以这么看:我们中的有些人,他们很聪明,具备成功的要素。但是他们没有去角斗的竞技场。而游戏提供给他们,他们在游戏中才能证明自己,用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来享受成功。他们是自己世界中的国王。对他们,我们应该尊敬。

      • #34 by 路过 on 七月 29, 2010 - 4:52 下午

        Reply Quote

        反求诸己是啥意思?

        • #35 by 同人于野 on 七月 30, 2010 - 2:42 下午

          Reply Quote

          我用这个题目是来自于李敖当年在北大的一个演讲,说解决中国问题有两个办法:反求诸宪法,和反求诸己。

      • #36 by hacker47 on 十月 6, 2010 - 11:37 下午

        Reply Quote

        还有一种打法,
        叫程序员的打法,
        就是边打边想,
        这个功能我怎么去实现。

      • #37 by 永远的幻想 on 六月 26, 2011 - 10:29 下午

        Reply Quote

        正反馈其实还有一个意思:——开始很慢,后面越来越快。学习过程就是这样一种正反馈。

        一开始很慢、很难,但只要坚持下来了,后面越学越容易。

        得法的学习方式是先把书读厚,再把书读薄。

        读厚的意思是,初学的时候不要满足于书本字面上的知识,而是要以书为提纲,把更多知识结合起来学(比如学历史的时候,把政治、地理放进来一起学;读专著时,结合最新的论文读);这时候当然很慢,也很累,但其实比单独死背这些知识要省时间的;

        读薄就是最后自己归纳总结,又变回一个很简明的提纲,只不过这次成了自己的了。就好比学期末老师的考前串讲,一黑板的板书就概括了整学期的内容。串讲的时候很快的,但是这时并不觉得快了。

        等到考试时,或者以后不断使用这些知识,那么就越用越快,越用越熟,这就是正反馈的学习方式。而且记得牢,或者说与其说记得牢不如说是不怕忘。为什么?每个知识点都是和别的若干知识点结成了图模型里“树”甚至“森林”,某个节点挂了可以从别的节点推出来或者绕过去。忘了某个公式,但是我记得之前的引理,推导过程也有印象,于是现场推导出来便是。

        读厚容易,读薄难。刻苦读书容易,用心掌握难。

        • #38 by nut on 七月 12, 2011 - 6:35 下午

          Reply Quote

          说的很有道理,能够真正投入进去的才是最后有收获的

      • #39 by 利涉大川 on 十二月 22, 2011 - 2:14 上午

        Reply Quote

        本来想看到11点就回去睡觉,没想到一直看到现在,背有些小疼了都。再次感谢作者,而且发现这里的回复都比较礼貌而有见地,是个好地方。

      • #40 by luowei1428 on 五月 20, 2012 - 4:56 下午

        Reply Quote

        游戏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规则简单,一起玩游戏的人遵循同样的规则,没有走后门,潜规则这种。

      • #41 by 龙小霞 on 十月 24, 2012 - 5:42 下午

        Reply Quote

        游戏里的即时正反馈机制要能用在学习新知识上就好了!

        怎么没人开发些这种游戏呢?

        国内那些垃圾游戏真的让人很无语…芙蓉苍井就是他们的代号。

      • #42 by 伍盗泽音 on 四月 7, 2014 - 9:18 下午

        Reply Quote

        这文章居然比《游戏改变世界》早两年

      • #43 by on 三月 1, 2017 - 11:45 上午

        Reply Quote

        泰格伍兹 一直处在学习区的男人,挥杆中途还能调整过来,真是厉害。这让我明白,一件事做到索然无味的时候,可以开始下一个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