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好书

上网能避免浅薄么?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0年12月19日)

我国成年人平均每天读书的时间越来越短,去年只有14.7分钟,而上网的时间越来越长,超过34分钟。如果你认为上网也是一种阅读,我们总的阅读时间是逐年增加的。但上网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阅读。

一个典型的上网者通常同时打开好几个窗口,开着聊天工具,每隔一小段时间就查查电子邮件。他很少在任何一个网页停留过多时间,页面随着鼠标滚轮上下翻飞。相对于长篇大论,他更倾向于微博客之类短小的信息。据说曾经有一个资深网民教一个新手怎么使用浏览器,发现那个新手居然在读一篇文章,把他激怒了:网页是读的么...

物理学的逻辑和霍金的答案

(《新知客》,2010年11月)

明星物理学家霍金的新书 The Grand Design (《大设计》) ,和当年的《时间简史》一样受到公众和媒体的热烈追捧,成为又一本能够连续占据畅销书排行榜的“物理书”。很多媒体关注的重点都是说霍金在这本书里排除了上帝存在的可能性,但其实这本书说的是比上帝存不存在更重要的事。它说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恰好适合人类生存的宇宙。

这大概是人类所能提出的最大问题了。宇宙为什么存在?宇宙是怎么起源的?我们这个宇宙的性质非常精妙地符合人类需求,那么它是被“设计”出来的么?很多人认为物理学家跟哲学家和宗教人士一样...

解决全球变暖的简单方案

“一些专家认为人类正处在一个新的,恶化了的全球气候模式的边缘,而且没有准备好怎么应对… 气候变化是对全世界人的威胁”。– 《纽约时报》

“气候变化将强迫调整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和社会活动… 气候学家对政治家们是否有能力应对气候变化,哪怕仅仅是减轻其影响,持悲观的态度。” — 《新闻周刊》

你一定误会了。以上这两段话说的不是最近的热门话题“全球变暖”。这两段话发表于1970年代中期,说的是“即将到来的”,全球变

Super Freakonomics 这本书刚刚出版不久,是 Freakonomics (中文译为《魔鬼经...

经济黑帮的大算计

腐败是个特别容易引起争论的话题。有人认为腐败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没有民主,如果给人民彻底的监督权,就不会有腐败。另有人则认为在中国这样的特定环境中,让高层震慑贪官才是最有效的办法。这种争论其实往往都是空对空,很多人只不过出于自身的意识形态来决定站在哪一边,谁也说服不了谁。可是你还能怎样呢?
  
  现在的经济学家认为 talk is cheap. 为了平息以上争论,世界银行出了(至少)540万美元,给一个叫 Ben Olken 的年轻人去就这个问题去写篇博士论文。他的做法是到印尼找 600 个村庄做实验:给每个村庄 9000 美元让他们给自己村子修路,等路修完...

丹布朗的新书

上周末我在一个超市看到了丹布朗新书的海报。不是此前人们传说的 The Solomon Key,而是 The Lost Symbol。其实 The Solomon Key 对 The Da Vinci Code 对仗很工整,不知道为什么改名了。我记得几年前亚马逊就开始收集读者电子邮件地址,说一但所罗门钥匙这本书一出来马上通知,我还注册了。甚至可能早在 2005年,就有人先写了一本介绍所罗门钥匙的书,来配合读者读丹布朗,也就是说搭一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版但是注定畅销的书的顺风车。
  
  《达芬奇密码》对我是非常刺激的阅读体验。当初读的时候都是在晚上,读到后面书中“揭露”的“基督教真相”,甚至产生了脊...

时势造Outliers

Malcolm Gladwell 是个很会写书的,记者。我感觉他一共就写过三本书:The Tipping Point, Blink,和 Outliers。这三本书的共同特点是一本比一本流行,一出来就成为热门话题。

Outliers 这本书,我们小镇(一共才不到十万人口)的公共图书馆一次就买了8本,因为太热门,借阅一次只给一周时间(一般的书是三周),结果过了两个月仍然有二三十 人排着队等。这本书的书评是铺天盖地,甚至前几天亚马逊推 Kindle 2,也拿它做了背景拍照。

跟每一本记者写出来的书一样,这本书的观点并不新,不是什么科研突破和学术进展。记者强大就强大在,对于不经常看书不经常思考的老百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