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国是

一国秘书

最近得了一本“旷世奇书”,《参谋助手论——为首长服务的艺术》。这是一本1994年出版仅仅印刷了3000册的小书,被一位达人发掘出来。此书从一个军队干部的角度,讲述怎样当好一个秘书。全书没有任何空话废话,非常实在地讲了第一手的技巧和心得,这是一本秘书秘籍。有人认为是奴才哲学,但这本书讲的是怎么当一个不仅仅对得起 “首长”,也要对得起国家和人民的秘书 – 就算做不到后者,至少也要当一个有尊严的秘书。更可贵的一点是从此书可以透视到一些普通人无从了解的首长们的各种行状,有助于让我们这些...

“稳定部”续:终极稳定

有一种理论认为每一个江湖大佬,不管其功成名就以后的形象多么绿色环保,他年轻的时候都会不得不做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正如共和党说 Freedom is not free,土共也可以说稳定不是白给的。但不论如何,控制言论,任何时候都不是一个可以拿来吹嘘的 asset, 搞不好还是一个永远如影随形的 liability。
  
  有 liability 的感觉显然不是特别愉快,这导致土共有时候进退失据。我认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旦被问到和民主言论自由有关的问题,这哥们基本上就会失去思维能力。去年有记者问“美国一个乐队“枪与玫瑰”发行了一张名为《中国...

“稳定部”与“沉默的大多数”

本文试图理解一个被广泛认为不可理解的事情,这就是中国政府对言论的控制。很多人都认为搞控制言论是野蛮甚至是不可理喻的做法,在你有GFW我有穿墙术的今天,政府的每一次封网行为似乎都使自己看上去更加愚蠢。中宣部,广电总局,这些怪兽机关是不是都疯了?
  
  然而如果我们抛开言论这一块儿看,中国政府在大多数领域内其实是一个很有成就的,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相对高效的一个政府。中国的经济很不错,普通人的生活在不断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搞得都挺好,就算是科技甚至文化方面也在不断进步。有人拿土共跟当年的苏共比较,其实土共比苏共...

无奈民意

最近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杭州撞人,巴东烈女,每天上网看到这些消息心情极其恶劣。我一再告诫自己中国很复杂一定要用理性去思考问题,但是面对这些事情怎么保持理性?最近听说了一句很有感情的话,说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听说了这些事情之后还“理性”,也是野蛮的罢!
  
  今天我就非理性一把,不谈大局,不谈主流,就谈这些民意事件。从当初哈尔滨宝马撞人案到现在,所有这些民意事件存在一个一般规律:
  
  第一,引起广泛民愤的事件往往是“官民冲突”,或者说是权贵与普通百姓的冲突。这些事件之所以成为导火索,根...

不审势即左右皆误

如果我们能暂时把自己的眼界抬高,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现在中国的左右之争,再跟其他国家比较一下,会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现今中国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是“业余”派,他们的争论停留在网络论坛。不管你是“左”还是“右”,反正你无法“左右”执政者。

美国就完全不同,民主党左,共和党又,美国可以左八年右八年。中国左右跟美国左右的唯一共同点可能是经济上的:两国的左派都更强调均富,右派都更强调市 场的自由。除此之外,可能就正好相反了。中国左派更像美国共和党,特别爱国,强调军事力量,强调本国利益至上,强调传统价值,...

魔兽世界与中国的口碑动力学

本文研究最近的一个热门话题,这就是中国的形象公关。我认为中国要想搞好形象公关,最好读一读 Gladwell 2000年的那本畅销书,《The Tipping Point》,因为这本书讲的就是一个品牌,一个东西是怎么成为流行趋势的,本文将之称为“口碑动力学”。不过我更认为,在此之前,中国应该先研究一下 《魔兽世界》这个网络游戏。

魔兽世界游戏里面最高潮的场面,是玩家组队合作打一个特别厉害的怪物。团队合作的最重要目标,就是要 控制怪物,让他只攻击队伍中皮糙肉厚特别抗打的那个玩家,术语叫“坦克”,通常这个坦克的职业是战士。凭什么让怪物只攻击战士?游戏里面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