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科研精神

人海战术的数学原理及其与高科技强军的关系

【这篇文章大概写于2004年,当时以Wally的名字贴于“世界军事论坛”,然后有人告诉我这就是兰切斯特方程的平方率。也有人说是我早知道这个方程,又故意说是自己独立推导的,令我有口难辩。今天在看到一篇果壳网的文章,又想起了此文。现在过去这么多年,我又写过不少文章,可是从原创技术含量角度,大概没有一篇能比得上这篇。】

【我认为根据这个理论,以M*Sqrt(p)来计算兵力的话,双倍于敌军兵力应该是最有效率的打法。另外,后面关于F-22和J8-II的比方是错误的,远程攻击不适合平方率,而且如果别人能打到你而你根本打不...

第四个科学发现范式

在你的第十二条染色体上有个叫做 LRRK2 的基因。我们假设,仅仅是假设,这个基因有一个小小的变异。这个变异的结果是使你有30%到75%的可能性在未来患上帕金森综合症。

帕金森综合症的原理大约是大脑出于某种原因降低了对多巴胺神经元的生产,而这些多巴胺神经元对控制身体运动至关重要,结果就是逐渐失去行动能力。很多名人,包括一些特别有学问的人得这个病。大脑为什么会出这种问题,怎么治疗,科学家并不知道。

不用说治疗,甚至连 LRRK2 基因与帕金森症的关系,都是直到2004年才被发现,此前人们甚至认为帕金森症不会遗传。

你怎么办呢?

好...

真理追求者

我们这帮人都有个可爱的毛病。我们往往会为一些跟自身利益比较远的事情,比如说美式民主制度是否适合中国,超弦是不是一个好的物理理论,或者阿根廷队是否能获得本届世界杯冠军这类问题争论。这种争论的结果往往是不欢而散,大家各持立场,很少妥协。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事不对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在争论过程中是真诚的。是么?

诺贝尔奖得主 Robert Aumann 在 1976 年发表了一篇论文 “Agreeing to Disagree”,这篇论文影响深远堪称是传世之作,它说的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两个...

这个宇宙不是 Matrix

我们生活的这个宇宙,它是真实的么?

怀疑客观世界的真实性,是一个老生常谈。最早可能是庄子,说有一次梦见蝴蝶,当他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梦见蝴蝶的庄子醒过来了,还是一只蝴蝶正在做梦梦见自己变成庄子。在《楚门的世界》中,主人公一直到长大成人才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原来都是别人安排的戏剧。卫斯理有个小说《玩具》,最后结局是说人可能只不过是外星人的玩具而人不自知。一直到《Matrix》,这个思想变成我们可能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计算机程序之中,就好像在玩网络游戏。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生活在 Matrix 之中正在打一个大网游呢?

从逻辑角度...

科研的格调

The Big Bang Theory (《生活大爆炸》)是个很有意思的美剧,它说的是四个年轻物理学家的故事 — 或者说是他们的泡妞故事,如果你乐意的话。不知怎么,现在物理学家似乎正在变成令人感兴趣的人群,套用剧中 Leonard 的话,简直是 we are the new alpha males. 在四位男主角中,最有意思的是 Sheldon Cooper,我猜别人也会这么想。

Sheldon 非常聪明,而且他处处要告诉别人他非常聪明。物理学家聪明很正常,但 Sheldon 还非常博学甚至无所不知,他号称对世界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有一个 working knowledge. 这种人存在么?《新京报》曾经...

笔记本就是力量

这几天我在参加一个物理会议,说了听了想了很多物理问题。这个状态下好像不太适合写博客,但我有一个非写出来不可的重大发现。我通过仔细观察,发现所有顶尖物理学家的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有笔记本电脑。

以上是一个可能开的不怎么样的玩笑。本文想说的其实不是笔记本电脑,而是笔记本。达芬奇,钱钟书,和费米,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他们都有一大堆笔记本。

做笔记,似乎不是一个特别酷的行为艺术。学校里一般只有女生才老老实实地记笔记。我的高中物理老师有一次说,他希望得到的最佳毕业礼物是我们工整的课堂笔记 — 这句话降低了他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