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科研精神

Myth 和 Truth:什么是搞科研

本文谈一点搞科研的心得。我认为包括很多真正的科学工作者在内,人们对“怎样搞科研”这个问题存在不少错误的认识。
  
  这种错误的认识主要有两个来源。有的人本身不直接搞科研,但是专门研究别人怎么搞科研,比如那些研究科学史或者科学哲学的人。就如同历史学家研究政治人物一样,他们总结起科学进步的方法论来一套一套的,但是完全不实用。
  
  更好的办法显然是听在科研第一线工作的人谈怎么搞科研。但个人的经验往往是随机分布的。比如有人可能会强调多看文献,另有人则可能会强调少看文献。至于大师们的看法,则往往追求...

物理学家干什么

其实我是一个物理学家。

Physicist 这个词,翻译成“物理学家”并不是特别恰当,中文一说“家”就太庄重,这就好比说“练武术的”跟“武术家”的含义完全不同一样。如果效法那本英国通俗杂志 《The Economist》的译法,翻译成“物理学人”,似乎又太秀气。我认为最好的译法应该是“干物理的”,不过我的确更喜欢“物理学家”这个称呼。所以我实 际上是个干物理的,我干的很一般,是个普通物理学家。

不搞科研的人往往不知道物理学家是干什么的,我以前也不知道。我上高中的时 候中国流行一套《第一推动》丛书,我看了这套书之后认为物理学是最好的工作,...

敢说“不”,才是真科学家

多年以前,我最爱看的新闻是体育新闻,中国足球那么差,我曾经都能熟悉甲A各个队的队员名单。后来渐渐对这些东西失去了兴趣,甚至连欧洲杯都看过就忘了。也许一个搞科研的人,应该多看科学新闻。

然而我越来越感到,科学新闻跟体育新闻没什么区别。

就好像你看再多的体育新闻也学不会打蓝球一样,你看再多的科技新闻和科普文章,也学不会搞科研。不但学不会,而且我敢说,科普和科学报道对搞科研能力的 帮助,考虑到浪费了宝贵的工作时间的话,基本上是小于等于零。完全是两码事。缘木求鱼,南辕北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过这个道理不是本文重...

一个非典型科学发现

在的科学似乎已经进步到了这么一个程度,就是每一件普通人在实验室之外可能会遇到的”奇异事件”,背后都有一个早已经不新鲜的解释。因此当我们遇到这些事件的时候,最理性的行为是,与其自己探索争取有科学发现,不如上网直接搜索,或者问人答案。实际上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2004年,有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天空尽头出现了一种很不正常的光线。无数条光线似乎汇聚在东方地平线上的某一点,你也可以说是 东方的某一点发出了这些光线,几乎布满了四分之一的天空。而当时的太阳好好的在西方!...

浅谈现代人怎么搞物理研究

同学认为一个搞科研的好方法是8年潜心,用不重要的课题去养活自己做一个重要的课题,然后一鸣惊人,这种事情我只听说证明费马大定理的时候发生过。对现代物理学来说,这个案例既不典型,更没有推广价值。

物理学科研的特点是所有结果都建立在同时期其他人的结果之上。对我干的这个具体小领域来说,不存在特别牛的天才,到一定程度之后大家能力实际上差不多。 从牛人论文中获得灵感这种研究方法起到的作用不是很大。我现在看论文,最重要的是这些论文的结果是什么,而不是方法。因为方法就是那么几下子,没什么特别 新的。限制结果的主要是知识积累效应...

怎样用统计实验检验灵魂转世假说

『上帝不需要制造奇迹来反驳无神论。上帝平常的工作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存在。』– 培根

灵魂是否存在,人死之后是否可能转世, 对这个问题无论是简单的回答是或不是,都不符合科学精神。科学的态度是检验。然而单个的灵异现象案例总是偶然出现,不具备可重复性,从而无法令人信服。本 文试图根据现有的关于灵魂的传说得到的一般常识,提出一个验证”转世投胎”真实性的可行实验。这个实验不同于传统的”灵魂验证实验”,不涉及任何灵异现 象,不需要任何精密仪器测量,其本质是统计方法。这个实验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研究人员参与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