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科学政治主义

国际政治斗争ABC -上-

本文试图用一个非常短的篇幅,介绍大国,尤其是西方国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基本原理。这些原理当然不是我发现的,而是我从几本书里看到总结的。想通了这些原理之后,我发现那些国际政治方面的新闻突然间变得简单易懂。

很多大学问家,甚至是国家栋梁,经常因为不懂政治斗争而吃亏,以至于很多人认为政治斗争很复杂。其实政治斗争很简单,关键在于把握基本原理。一旦把握了 基本原理,慈禧那样短见的女人,甚至魏忠贤那样没文化的太监都能成为个中高手。我们不研究什么官场职场,我们只关心国际政治。二战以后的西方国家,尤其是 美国,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两条:民主和强权。这两个词看似简单,但如果不清楚地把握这两个原则的涵义,看新闻就会感到非常困惑。

西方国家为什么那么在意别国民不民主?对这个问题网上有很多错误的看法。比如很多中国左派认为民主就是个幌子,是美国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是挟天子令诸 侯的虚伪道德制高点,是阴谋。我们什么制度关你们什么事?你们有那么无私么?而很多中国右派则认为美国就是这么无私地在世界上推行民主。无邪派右派无法解 释美国为什么跟沙特这样的极权国家结盟为什么扶植皮诺切特,有邪派右派则指出真正的理想国就是要对内民主对外狠。

强权也也不是那 么容易理解。欧盟东扩,俄罗斯反感,我们好理解。但俄罗斯如果想要跟欧盟搞好关系发展贸易,我们也好理解啊?那么俄罗斯在反对欧盟东扩和加强与欧盟关系这 两个冲突的政策上应该如何取舍呢?一般人可能就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了。美国为什么非得确保其军事力量的全球存在?大国为什么那么看重自己的“势力范围”?这 些似乎都不是能够轻易回答的问题。

其实之所以会有上面那些困惑,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往往是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去观察西方国家的国 际政治策略。注意这个角度不同不仅仅是立场或者利益的不同,而是观念的不同。如果你不了解欧美国家国际政治的基本观念,就算让你完全站在西方的立场上做理 性计算,有时候你也无法解释其种种作为。要想理解国际政治,必须掌握现代西方那些搞国际政治的人的思维方式。

观念,或者说思维方 式,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1950年代美国外交和战略家 Louis Halle 曾经说过一段非常发人深省的话。他说所谓外交政策,其实不是对真实世界做出反应,而是对那些有决策权的头脑中的那个“世界的图像”,做出反应。而这些人脑 子中的世界图像,也就是他们的世界观,很可能根本就是错的。

所以现在欧美国家在国际政治斗争中的种种手段,既不是完全科学的计算结果,也不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搞阴谋,而是那些西方政客脑子里世界观的真实反映。为了理解国际政治,我们就必须理解这种世界观。

我们将会看到,欧美政客脑子中的世界观不是随机分布的,而是统一的。他们在同样的大学里学习了同样的国际政治理论,就好象中国古代所有官员都是儒家思想一样。民主和强权,是现代,也就是二战以后,西方政治思想中两条最根深蒂固的原则。

西方国家从内心深处喜欢跟民主国家结盟,排斥不民主国家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道德不道德,而是出于一种信念,那就是民主国家对我们最安全。

1960年代,有人对十八世纪到二战之间世界所有战争冲突做过统计,结论是从1789到1941年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有民选政府的独立国家之 间。人们普遍相信,真正的民选政府不会轻易对外打仗。不但如此,人们还相信,民选政府可能会被极权政府打,所以民选政府应该联合起来。

在2008年 Robert Kagan 的这本书《The Return of History and the End of Dreams》,其核心思想就是现在世界就是民主和不民主这两大阵营。不民主的国家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成为欧美民主国家的真正朋友。而相反,日本和韩国, 尽管其文化背景与中国更接近,却被很多西方国家视为盟友。这种阵营分配跟文化,跟道德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安全!

你可能会举出无数个论据来说明这种按民主来进行阵营划分是非理性的,但这就是现状,因为这就是西方政治的世界观。本文将会在最后部分说明西方政客的这种世界观可能已经落伍了,但此时此刻,这就是事实。

(待续)

注:本文部分素材来自于一本刚刚出版的新书,The Age of the Unthinkable,作者 Joshua Cooper Ramo。这本书不是写国际政治,写的是非线性动力学。挺好看,推荐一下。…

自由主义接管美国

今天奥巴马就职典礼,我仔细研读了一下他的就职演说,这是一篇以知识精英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接管美国的宣言。

布什八年基本上是美 国保守主义和反智思维大行其道的八年。整个自由派非常郁闷,认为共和党利用老百姓对恐怖主义的恐惧心理,宗教信仰,和传统价值观,欺骗选民,滥用自己的全 力。我记得当初布什连任,很多支持民主党的人都流露出悲观甚至绝望的情绪。前不久偶然看电视,Friedman 跟 CNN说,这八年我们算是全浪费了。

现在自由派终于熬出头。美国自由主义者的核心是知识分子,外加Fox News 之外的几乎所有大媒体(称为”主流媒体”)和好莱坞。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的就职仪式搞得那么隆重,有那么多明星助兴,媒体捧场,这是整个美国自由派的狂欢。

这篇演说基本上回应了美国知识分子的所有治国主张:
- 改革医保制度 (而共和党强调私人医保)
- 加强科研和教育 (而共和党人主张在学校教神创论,贬低进化论)
- 监管市场 (而共和党强调自由市场)
-对外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 (而共和党搞单边主义)。尤其是这一句:”To those who cling to power through corruption and deceit and the silencing of dissent, know that you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but that we will extend a hand if you are willing to unclench your fist.” 相当有统战意味。
- 搞清洁能源 (而共和党通过购买中东石油”资敌”)
- 法治 (而共和党通过”爱国法案”,历用反恐之名,行侵犯老百姓人权之实)
- 不玩心理游戏 (而共和党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拉选票)”As for our common defense, we reject as false the choice between our safety and our ideals.”
- 鼓吹多元文化 (而共和党认为只有基督教优越)
- 强调环保 (而共和党认为资本主义可以产生一切,同时人比地球宝贵)
- 限制富人 (而共和党…)

我们可以在过去几年内出版的各种书籍和报刊上看到这些主张。知识分子们呼吁了多年,现在终于可以按照他们的想法做事了。

除此之外,这篇演说有两点我非常赞赏。

第一,没有党争。奥巴马巧妙地避免了正面批评布什当局和共和党人,说了些像”The question we ask today is not whether our government is too big or too small, but whether it works”这样的话,有点求同存异的意思,很大气。如果换纽约时报某些专栏作家上阵,是绝对不会这么客气的。这种语气的高明之处不仅仅是胜利者的风度, 更是在国家危急时刻团结大多数的必要智慧。

第二,奥巴马在推行以上提到的改革思想的时候,巧妙地把这些思想跟美国先贤的理念联系起来,让所有人听着都很顺耳。我估计将来如果有人在中国搞民主,必然也要说,”早在延安时期,我党就坚决实行民主…..”

最后我再谈谈某些中文博客论坛上的几个认识误区。

第一,很多人把奥巴马的当选看成是一个黑人当选的令人感动的故事,甚至为此援引美国历史。这种煽情没有太大意思。我看世界上只有美国黑人自己,肯尼亚 人,和一部分中国人才对奥巴马是黑人这一事实如此看重,这体现了我国很多人有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思想。奥巴马的当选是民主党的胜利,跟黑人没什么关系。

第二,很多人认为谁当美国总统都差不多。其实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差别相当大。这次奥巴马上台,对那些支持民主党的人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不仅仅是精神上,更是利益上的。

第三,很多人认为奥巴马是草根政治,共和党是精英政治。很多美国知识分子的看法是正好相反。

第四,很多人认为美国即将崩溃。其实美国永远都即将崩溃。美国历史就是一个危机接着一个危机的历史。奥巴马能不能干好,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能力问题,更是 整个美国知识界行不行的问题,是精英政治行不行的问题。说美国即将崩溃,和说中国即将崩溃一样,是一种 wishful thinking.

第五,认为共和党一无是处。如果没有共和党,美国就会和欧洲,和加拿大一样。

第六,中国官员讲话废话连篇,美国人演讲字字珠玑,所以美国官员能力强。其实中国说XX主义XX代表,美国说 God bless America。奥巴马也是废话连篇,只不过废话被用于煽情而已。…

宁教奥巴马负美国人,休教美国人负奥巴马

奥巴马真的选上了。在这个国家,没有执政经验的人真的可以当总统,黑人真的可以当总统。每个目睹此情此景的人,都不能不为之动容。

你爸爸曾经是总统,你也可以当总统,而不必担心别人说你太 子 党。你爸爸不是总统,你也可以当总统,而不必担心别人说你出身差。哪怕你以前当过演员,你也可以当总统。哪怕你以前曾经吸毒,你也可以当总统。如果你努 力,什么不可能都可一变成可能,这就是美国梦。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

青年崇祯可以只凭袁崇焕”五年复辽”一句话,就把督师的位 置给他,换在”集体领 导”的今天,此事绝不可能。皇帝的权威就有这么大。美国人民可以只凭奥巴马一句”change”,就把总统大位给他,换在”集体领 导”的中国,此事也绝不可能。人民的权威就有这么大。这就是民主的力量。

首先,与其说这是奥巴马的胜利,不如说这是共和党的失败。只要再看看与此同时参众两院的选举结果,此结论就一目了然。换任何一个民主党候选人上,最后也能取胜。这反映出民主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政 变不用流血。

其次,奥巴马能从民主党半决赛中出线,关键在于充分调动了年轻选民。这是一个 web2.0 时代的点对点的选举技术。

然而我们仍然没有看到奥巴马有任何切实可行的解决美国问题的方案。很多人对其演讲着迷,的确,这些演讲都的非常好。但是其实际内容,跟我国领导人空洞的八股文章没什么区别。

美国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会说漂亮话的总统,而是一个敢于告诉人民你们那种以借钱消费为代表的生活方式必须改变的总统。奥巴马敢于教训黑人,敢于告诉他们 要对自己的家庭负责,但是他敢于教训全体美国人民么?以美国现在的局面,需要一位敢于在第一个任期内就出重手,甚至不顾竞选连任的总统。以奥巴马在参院一 贯的表现,他不像是这样的人。

Bradley 效应没有发生,美国人说到做到,真的选了奥巴马。美国人对得起奥巴马,民主制度对得起奥巴马。现在就看奥巴马是不是能对得起美国人了。…

美国共和党的最先进选举技术

-上-

本文谈美国总统选举的新进展。因为布什搞砸了,所以下届总统宝座必定是民主党的,这是包括我在内大多数人几 个月以前的看法。然而现在形势似乎表明,共和党可能会再次赢得大选。现在网上评论美国大选的文章极多,我打算首先评估一下两党的选举技术,然后从一个可能 是新的角度谈谈为什么民主党这回又不行了。

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有三个基本认识,一般人,甚至包括很多民主党粉丝,可能都不了解。

第一,总统大选,比的不是”当总统的能力”,而是“赢得选举的能力”。这个道理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凡是对此痛心疾首,甚至要反思民主制度的人,都只可能成为专家学者,而不是真正的政客。一个真正的政客应该像一名运动员一样,接受,而不是抱怨,比赛规则。你想治国,你先赢得大选,没本事就别玩。

第二,选举不但不是比治国素质,甚至不仅仅是比个人魅力等非治国素质;选举,比竞选技术。比如你需要了解”信息动力学”,什么时候放什么样的竞选广告,什么时候推出什么新闻,你的副总统搭档是谁,等等。

第三,认为所谓”竞选技术”只不过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下三烂伎俩的人,不但不配当政客,甚至不配当学者。因为竞选技术里面有大学问。这种学问的高深程度远远超过了一般 MBA 学的那些什么市场营销手段。其先进的理论包括了认知科学,行为经济学,心理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因此竞选技术的发展,可以说是到了日新月异的程度。

最有意思的是,拥有这个学问的真正专家,不会像那些所谓”炒股专家”一样,把自己号称无敌的技术写成书给人看。竞选技术似乎是一种 classified 技术,只有极少数人真正掌握。

上面我说的这三点,绝大多数选民连第一点都认识不到。一旦事实无情地让他们认识到第一点,他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愤世嫉俗,认为政治就是肮脏的,搞不好还 成了犬儒主义。这样的态度是不行的。本文不去研究美国民主是不是真民主这样被说烂了的话题,本文试图把总统大选当成一场体育比赛,以冷静地寻找有趣事实的 态度去分析解说一下对阵双方的技战术。

认识到第一点的人,绝大多数会认为既然选举跟治国能力无关,那么美国岂不是”谁当总统都一 样”么?其实谁当总统是很不一样的。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差别,就如同共 产 党和国 民 党的差别一样大。都一样,报纸上那帮专栏作家还争什么?就算是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我估计那些支持民主党的专家学者,甚至包括民主党的一些政客,包括希拉里在内,对美国选举的认识很可能也仅仅达到上面说的第二点。他们理解竞选是一门技术,但是不理解这门技术有多么高深。

伯克利的认知科学与语言学教授 George Lakoff,坚决支持民主党。他反思为什么民主党不能赢得大选呢?因为民主党不屑于使用竞选技术。于是他从认知科学角度分析了共和党常用的一些竞选技术,号召民主党也学习使用这些技术。

有些特别好的女孩没人追,与此同时一些特别坏的女孩却有一大堆男朋友。难道这时候好女孩的策略就是学坏么?

希拉里没听进去,她仍然停留在靠”治国理念”取胜的认识上。可是奥巴马听进去了。奥巴马学会了一套精确到点对点地拉拢选民的技术,他发 表”Change”这种空洞无物但充满激情的演说,他骄傲地以一个基督徒的形象出现。选民们不知道奥巴马说了什么,但是他们就是喜欢听他说。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奥巴马赢了希拉里。赵本山说,”谁用谁知道”。

可是奥巴马能赢麦卡恩么?

我认为,共和党的选举技术,对选举这个大学问的认识,比民主党至少领先四年。奥巴马现在玩的东西,都是四年前布什玩剩下的。

有搞了一辈子历史的老教授,写的书从来都不畅销。看到易中天火爆了,就开始写一些”轻松的”历史书,以为放下架子就能换来金钱。也许在这一点上,他的确会比他的同事成功。可是你还能比易中天本人成功么?

我最近看一本讲对策论的书,其中讲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故事,说,
– 只有领先者才有资格向对手学习。

(待续)

– 中 –

政治的眼光去看,美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国家。可能很多人想不到,全世界最像美国的国家不是英国或者加拿大, 而是中国:只有中美两国拿”爱国主义”和”历史传统”特别当回事。欧洲,只有在足球场上,人们才会想起来自己的国旗。不管是澳大利亚,日本,还是加拿大, 人们对国旗国歌的重视程度都远远逊色于中美两国。

现在很多外国人支持奥巴马,这对奥巴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设想因为现任外 交 部长杨 洁 篪跟布什家族关系好,如果以美国为首的外国都支持杨将来当中国总 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杨绝对当不上总 理。中国愤 青最多上网骂卖国,美国愤 青手里有货真价实的投票权。2004年布什对克里的最后关头,中国通过英文中国时报表态支持克里,简直就是故意毁克里,早算好了布什在台上对中国更有利。

美国共和党所代表的保守势力,其最重要的政治资源就是这个爱国主义。美国人看民主党,就如同中国人看《南方周末》那帮整天”普世价值”的精英和经常行为 不端的”砖家叫兽”一般。所谓”保守”,其一个最根本的思想就是美国是一个于众不同的伟大国家,美国人应该以美国的光荣传统为自豪,美国不应该学什么欧 洲,欧洲学美国还差不多。试想中国将来成了世界最强,必然有极多的人会对中国有同样的概括。因此我估计,若干年后的中国政治光谱,必然也是分为自由派和保 守派两个端点。

再加上宗教信仰,家庭价值,反堕胎反同性恋等等,有相当比例的选民,是任何时候都只给共和党投票的。这里的关键一 点在于,这种”爱国票”跟利益一点关系没有,完全是意识形态。尽管有为数不少的人(比如说大多数在美国事业有成的中国人)出于减税利益而支持共和党,但共 和党的最重要票源,来自利用人们的”理念”,而不是利益。

以上我说的这个理论,说出来谁都理解;但是实际运用中,是否真的能够全力以赴发挥自己的这个长处,而不去跟民主党在他们的长处上,经济,科技等,过分纠缠,就不是谁都敢想敢做能做的了。

共和党的竞选技术之所以高,是因为有一位高人,Karl Rove。中国人可能对切尼更熟悉一些,但 Rove 才是真正的布什之脑。此人从布什竞选州长的时候就是他的竞选经理,其在布什打败戈尔和克里的总统选举中立下了决定性的功劳。戈尔的竞选经理 Donna Brazile 说,Rove 是 “master of the game”,大师。布什在2004年把国家搞的很糟糕的情况下居然还能以明显优势连任,可见 Rove 手段之高。

Rove 2003年有一次跟学习政治学的学生们见面,曾经说自己是 “a complete nerd”。什么是 nerd?如果说 geek 是那种搞技术之外还知道交女朋友的”技术狂人”,那么 nerd 就是那种除了技术什么都不关心的”技术变态”。计算机技术培养出一大堆 geek,也就是最近30年的事情,而现在竞选技术已经培养出 nerd 来了。

竞选技术的 nerd,Rove,已经退休,有传闻说他目前正在写一本有关自己生平的书,不知道这本书里会不会透露一点他的技术心得。不过现在有一位 Webster 大学的教授,Art Silverblatt,已经总结了 Rove 的十五条竞选技术:

1. Take the Offensive
2. Attack Your Opponent’s Strengths
3. Accuse Your Opponent of What He/She is Going to Accuse You Of
4. Go Negative, Then Cry Foul
5. The “Big Lie”
6. Appeal to Moral Values
7. Sell the Bush Persona
8. Sell an Adolescent Worldview
9. Exploit the Media
10. Create Straw Issues
11. Employ Surrogates
12. Use Emotional Appeals
13. Rely on Expert Testimonials
14. Rhetorical Devices
15. Use of Language

以上这十五条来自一个pdf文件,可以在网上搜索到。

这十五条的核心观点,就是不要比治国理念,什么经济议题;要靠摆弄选民的感情,利用选民的愚蠢,来取胜。其实还有更生动的描述,比如2003年纽约时报 一篇专栏指出,『He made the Bush strategy clear: It’s the terror, not the economy, stupid, even if the nation is suffering rolling deficits and relentless unemployment, and despite Mr. Bush’s serial tax cuts for the captains of industry. Democrats may want to talk health care and other economic issues, but they will have to grapple their way through a patriotic blitz of a campaign, if Mr. Rove has his red-white-and-blue way. Democrats can rightly fear an ”October surprise” coming color-coded by Tom Ridge next time around.』经济议题对竞选根本不好使,想赢,要利用选民对恐怖分子的恐惧心理。

然而上面总结的这十五条技术并不代表竞选技术的全部。真正好使的竞选技术一定是非常量化的,是精确杀伤技术。比如说攻击对手,时机非常重要。

9月8号这期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说,共和党攻击民主党,把民主党描绘成软弱,精英分子,和不爱国者,有一个最佳时机:八月。这个八月攻击理论是谁发明或 者说发现的呢?是当初服务老布什的 Lee Atwater。这位竞选技术的天才因为过早死于脑癌而没赶上帮老布什打败克林顿。好在他有一个徒弟,这就是, Rove.

Rove 现在退休了。不过他也有一个徒弟,Steve Schmidt,现正在麦卡恩的竞选团队中担任要职。

麦卡恩并没有让 Steve Schmidt 当竞选经理。麦卡恩的竞选经理是 Rick Davis。难道此人的竞选技术,比 Rove 还高?

用 Rove 十五条来考察奥巴马在民主当初选中的表现,非常令人怀疑奥巴马学会了 Rove 的一套。那么奥巴马队能凭借这一套打败 Rick Davis 指挥下的麦卡恩队么?

(此文没写 -下- 。。。因经济危机,麦卡恩没戏了。)…

李亚鹏打人事件中的共和党和民主党

本文不研究李亚鹏打人事件。李亚鹏,王菲,香港娱记,我统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非常强烈的反对李亚鹏打人的做法,而为什么与此同时又有那么多人强烈的支持李亚鹏,认为打得好呢?本文谈谈认知科学。

李亚鹏打人了。这么一个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件,在不同人的眼中却完全不同:
– 有人看到的是李”打”了人,强调的是”打”;
– 有人看到的是李”为了保护孩子”而打娱记,强调的是保护。

打人这件事是对还是错,就好像有人喜欢古典音乐有人喜欢流行音乐一样,完全是观众的主观意见,而没有什么客观的科学意义。很多人可能会不同意这个判断, 讲一大堆道理来证明是非,然而正如美国关于禁枪和堕胎的是非争论一样,讲来讲去必定是谁也说不服谁。与其研究打人本身的正义性,不如研究,为什么大家对此 事的看法会如此不同?

认知科学是一个近年以来发展极快的科学。UC-Berkeley 的认知科学与语言学教授 George Lakoff,最近出了一本书,The Political Mind, 专门研究人为什么会对社会和政治问题有种种完全不同的看法。最根本的一点,这本书认为,人对事情的看法,往往是无意识和非理性的。也就是说,你对事情有这 样特殊的看法,绝大多数情况下并非因为你做了多少调查研究逻辑推理,而是因为你是一个”人类”,你的人类思维局限性决定了你的看法往往被自己的潜意识所左 右。

掌握了这一点,我们再看网上对李亚鹏事件的争论,就会发现这些争论只是反映了争论者自身的特点而已。就好比有人喜欢红色有人喜欢蓝色一样。

也好比有人支持共和党,有人支持民主党一样。

有人看希拉里是个女政治家,有人看希拉里是个总统家属,有人看希拉里是个为了权力连自己丈夫那么多外遇都能忍着不离婚的女人。客观的讲,希拉里本来是复 杂的。可是为什么老百姓总是倾向于把她简单化,把她的形象模式化呢?更进一步,既然希拉里有那么多模式可选,你为什么单单认同了”这个”特定的模式呢?

这是因为我们对社会问题的直观看法取决于我们大脑中的思维模式,而这种种的思维模式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给我们打下的烙印。

具体说来,存在两种最基本的思维模式:进步(progressive)和保守(conservative)。认知科学认为,进步派思维模式的根本来自于人脑的移情作用(empathy),推己及人,同情心,认为应该关心和帮助别人。而保守派则强调个人要自立,要有责任和纪律,训练,更倾向于服从权威。具体到美国政治,显然这两种思维模式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思维模式。

那么这两种思维模式从何而来呢?认知科学认为,来自于人头脑中喜欢把一切社会问题映射到家庭模式的一种比喻/隐喻性(metaphor)思维:把国家和社会看成家庭。两个思维模式,来自于两个理想化的家庭版本:

第一个版本叫做严父家庭(strict father family),对应于保守思维。这种家庭中,父亲是最重要的角色,是家庭中的道德领导,需要被服从。家庭为什么需要严父?
– 因为世界上有邪恶,需要严父保护
– 因为世界有竞争,严父可以赢得竞争,支持家庭
– 因为你生来不知道对错。严父可以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错了就惩罚,建立纪律,训练。
– 有了训练,你就可以进入市场,赚钱了。你就可以自我依靠,建立自己的家庭,成为下一个严父了。

第二个版本,则称为保育型家庭(the nurturant parent family),对应于进步思维。在这种家庭中,两位家长责任相同,没有性别限制,甚至单亲也可以。抚养(nurture)孩子,并教育他去抚养别人。训练是正面的,教育方法更倾向于赔偿(restitution)而不是惩罚:你做错了什么,你做些正确的事情去补救。

我们看美国西部片,甚至现在的动作片,其中父亲的形象就是严父型家庭的形象:作为一个父亲,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孩子!美国共和党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支持,也 是因为这种思维模式。英雄的父亲显然有权拥有枪支来保护家庭,而孩子一旦长大就应该独立出去,成为另一个英雄父亲,而不能什么都指望政府。内心深处支持严 父主义的人,一方面认为男人当兵打仗天经地义,另一方面对于本国伤兵却不怎么关心:你自己做出了当兵的选择,你就要为这个选择负责。实际上很多美军伤兵甚 至主动拒绝政府救济。对于学校教育,严父们支持竞争,支持让学习好的孩子脱颖而出,反对奶妈主义。

有严父家庭思维模式的人强调的是个人独立,有保育家庭思维模式的人则更强调不能伤害他人,甚至是强调要帮助他人。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喜欢多收税,喜欢提高福利。

如果你认为李亚鹏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打那些该死的娱记天经地义,你如果在美国的话很可能支持共和党。如果你认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打人,你想必支持民主党。

注意,人脑是相当复杂的。一个人完全可以在一些事情上使用保守思维模式,而在另一些事情上使用进步思维模式。一个人倾向于什么思维模式,也不一定是”他自己的童年生活”给他的影响。实际上所有人都有一点严父思维,也有一点进步思维。

但是这里认知科学的关键之处是 Lakoff 认为,不存在什么中间模式。也就是说你不可能在对待一件事情上既积极又保守。

尽管存在这样复杂的混合思维,在我常去的一个论坛,世界军事论坛中,几位网友一致认为李亚鹏打得好。这难道是一个巧合么?

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支持民主党,但是社会似乎也不能缺少共和党。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要认识到,所有人的思维都有非理性和片面的成分。而认知科学说,这是人脑的硬件所决定的。了解了这一点,就会发现跟别人因为观点不同而争吵实在没有什么太大意思。…

全面弱智化的美国选民

『A supporter once called out, “Governor Stevenson, all thinking people are for you!” And Adlai Stevenson answered, “That’s not enough. I need a majority.”』- Scott Simon

半个世纪以前,美国总统的演说词相当于十二年级学生的难度,而现在,美国总统在七年级层次上讲话。美国人民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上大学机会超过 50%)的同时,美国政治的水平却越来越弱智。敢于指出这一点,没什么了不起。实际上小布什时代以来,所有知识分子都在指责共和党愚弄选民,政客们的素质 越来越差。说政客愚蠢,不算皇帝新衣。

真正具备皇帝新衣水平的发言,是敢于指出不仅仅政客愚蠢,是敢于说出谁也不敢说的话:“人民”(The People)愚蠢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一共规定了五条自由权利,只有20%的美国人能至少说出其中两条,都能说全的美国人只有千分之一。相比之下,22%的美国人能把卡通辛普森一家的五个成员说全。最近备受我国青年愤慨的CNN电视台,其在美国的观众平均年龄是60岁。实际上大多数美国青年根本不关心什么时事。连在华盛顿的一个大学学习新闻专业的学生,其中每天阅读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的比例大约也只有10%!还能指望什么年轻人读报?(不用提上网,大多数青年上网也不是为了看新闻)

当年富兰克林说曾经说,所有美国人都是政治家 — 那是200多年以前。现在所有美国人都是消费者。主要通过偶尔看到的竞选广告来投票。

一句话,现在的美国选民越来越愚蠢。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老百姓。与全体人民为敌需要勇气。就连 Thomas Friedman (《世界是平的》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也只敢说”我们”愚蠢。

美国历史学家 Rick Shekman 最近出了一本书,《Just How Stupid Are We?》,副标题『Facing the Truth about the American Voter』。这本书说道:

第一,过去五十年的发展,美国政治水平越来越向着弱智化,娱乐化的方向发展,并且酿成了巨大的错误;
第二,美国人民越来越愚蠢:人民乐于相信”神话”(Myth)而不是”事实”(Truth),人民对政治事务非常无知,人民在做出政治决定的时候,往往是非理性的;
第三,因为政客们越来越多的依靠民调来决定自己的政策,迎合选民,结果是在一方面人民越来越蠢,另一方面人民对政治的直接控制却越来越大。

作者对这一切痛心疾首。决定选举结果的本来应该是政治家对”议题”(issues)的看法,然而现在的选民更关心政治家本身是不是更”像人类”。作者指出,布什土头土脑的样子其实是故意的,他在私下场合的表现要聪明得多。选民喜欢听的不是这个候选人的政策,而是他从底层一步步到顶层,从贫穷到富裕的奋斗故事。人们对真正的政治议题根本不感兴趣。

竞选专家研究电视广告,形象设计。你只能喊口号,而不能试图”解释”你的政治观点 – 因为只要你一开始解释,选民就会换台。不能在车贴上表达的思想基本上就不能传播。

人民愚蠢,人民直接左右政治事物,但是没人敢批评人民。现在是人民最大的年代。当初美国的建立者敢说,”让人民选地方官不等于让瞎子选颜色么?” 敢说,如果人民的权利不被制衡,就会变成暴民,民主就成了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现在再也没人敢这么说了。”精英”(elite)这个词,在中美两国现在都是贬义词。(几周前看一篇纽约时报文章说,在法国,精英仍然是一个好词)

作者在本书的最后,提出了一点希望。他认为在这个新时期,网络博客可以传播思想。他认为应该逼着大学生读报了解时事,每周进行时事测验,成绩与奖学金和毕业挂钩。如果他听说过中国学生考研有一门是考政治,没准还会提出表扬。

讨论当前美国政治的弱智化趋势的新书,我看过的就有三四本,比如戈尔和索罗斯,都专门写书说过类似的事情。实际上,这本书不管是内容还是思想都不新鲜。 尤其是布什第二任期居然能够连任,很多知识分子,包括经济学家,开始从指责共和党向反思整个个美国社会,甚至反思美国的民主制度转化。

被布什骗一次,是布什的错。现在美国人民被布什骗了两次,是谁的错呢?

是这本书的最大贡献是第一次指出,”人民”不是无辜的。民意之所以易于被政客左右,根本原因是人民自己很愚蠢。这本书作者写道,在所有”神话”之中,最 大的一个神话就是”人民”。这个神圣的词汇,其实非常空洞,甚至谁也说不清有什么意义。难道人民就不会错么?难道人民就永远神圣么?

这本书现在刚刚出版不久,作者本人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责难,还经常接受媒体采访,上电视做个节目什么的。显然,看这本书的美国人并不愚蠢,因为愚蠢的美国人都不看书。

这本书的博客地址是:http://howstupidblog.com/
另有一个一帮历史学家谈论时事的博客,History News Network (HNN):http://hnn.us/

另外最近另有一本新书,《The Political Mind》,用过去几十年内认知科学的最新进展来解释为什么人民是愚蠢的。相对于简单的指责人民,从人脑的局限性本身入手显然更有道理。

最后,套用本书前言部分引用的一句俗话: People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 –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