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Social Atom

穿越者的赌博

若干年后总结写我们这个时期的文学史,一定会提到“架空历史小说”这个类别。此类小说写一个现代人通过偶然的时间旅行穿越到古代,运用个人能力改变历史。在历史知识全面普及所有悬念都已被剧透的今天,穿越小说可以在不戏说历史人物的情况下实现任何可能的故事,更不用说满足读者对真实历史的扼腕长叹和各种“what if”的意淫。

我是一个窃明众。《窃明》这本书让读者能够以一个现代人的视角去体验明末的中国社会,作者灰熊猫不但表达了反满贬袁的思想,而且颠覆了很多人心目中东林党甚至阉党的形象。从架空小说角度,主人公黄石是一个很特别的穿越者...

喝一口的心理学与喝一瓶的心理学

我有时候特别羡慕“实验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他们常常能以非常直观的逻辑,在大学里找一帮学生受试者做一些特别方便的“实验”,写成一篇简明易懂的论文,证明的不过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然后还能经常发表在 Science 之类的顶级刊物上,并且被媒体和博客大肆报道。相比之下,物理学家们就算投入几百万美元做实验,加上外行根本看不懂的理论推导,结论完全不显然的情况下,也未必能确保一篇 PRL 和十五分钟的名望。

比如2007年 Scinece 上有一篇被报道了无穷多次的论文,“Are Women Really More Talkative Than...

最不需要诚信的时代

今天的中国肯定不是在所有方面都令人愉快,比如一提到社会道德水准,很多人就会很不愉快。中国已经到了需要国家主席在人代会上像小学校长一样谈“八荣八耻”的程度,已经到了在春晚中肆无忌惮地加入软广告拿观众当动物的时代。中国似乎正处于“道德危机”。

美国金融危机,有些人认为是华尔街的“坏人”把事情搞坏了,是“人”的问题。按照这个思路,中国的“道德危机”,似乎更是“人”的问题,是中国人的素质不行了。另有一种观点,则认为美国的金融危机是缺乏监管的结果,是“制度”问题。根据这个思路,那么中国现在如此缺乏道德,也是中国的“制...

一个测量一群人的整体聪明程度的简单办法

本文标题可能有点绕口,需要解释一下。我们经常遇到一类智力题,比如“五个海盗分珍珠”之类,这些智力题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在假定你和你的对手都是充分聪明 和充分理性的情况下,让你选择一个最佳对策。这些智力题对实际生活的指导意义可能并不大,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我们的对手并不总是充分理性的,而且有的对手 也不怎么聪明。

过去的经济学家,包括研究对策论的,都简单假定人是理性的。而最近一段时间,可能是最近10年,风向变了,人们开 始研究人的非理性。本文想说的是,在承认人有非理性因素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可以说不同人的“理性程度”是不...

别人都是俗人

我最近看到 Made to Stick 这本书记载了两个很有趣的实验。
  
  假设有一个公司打算给员工发1000美元的奖金。请问以下三种向员工发这个奖金的方式中,哪一种最能鼓舞你?
  
  1. 想想这1000美元能干什么吧!这可以是一辆新车的首付,或者你早就想做的房子的一个小装修。
  2. 想想把这1000美元存在银行里会给你的生活增加多少安全系数。
  3. 想想这1000美元表明公司对你工作是多么肯定!公司显然认为他们雇你的钱没有白花!
  
  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第3项。1000美元算什么?我难道是为了这点小钱而努力工作的么?
...

公平可能是一种人类的幻觉

《Sway》是一本畅销书,很适合我在上下班的路上听。这本书跟 《Predictably Irrational 》很相似,讲的是人类思维种的非理性局限。此书大约讲了四种非理性思维惯性:
  
  1. 人们总是害怕失去,对失去的恐惧超过了对得到的喜悦。
  
  2. 第一印象决定了人们对事物的一贯态度。
  
  3. 人们对公平的感觉其实是非理性的。
  4. 从众心理。当一群人都执同一个观点的时候,我们会不自觉的也赞同这个观点。
  
  其他三条都乏善可陈,最有意思的是第三点:公平。
  
  人们对公平的感觉其实是非理性的。...